各省经济排名2019 浙江各市经济排名及GDP数据分析

娱乐八卦

浙江各地的经济数据备受关注,GDp一般是经济数据好坏的指标。那么2019年浙江城市的经济排名和GDp数据如何呢?这篇文章带你了解关于浙江经济数据的最新知识。

由于浙江城市2019年经济GDp至今未公布,以下为浙江城市2018年经济数据,供参考!

在27日开幕的第十三届省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省长袁家军宣读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8年全省GDP将增长7.1%。根据省统计局的数据,经过初步核算,2018年全省GDp为56197亿元,位居全国第四,增速比全国高0.5个百分点。

那么,具体到浙江11个地级市,他们2018年的经济成绩单是什么?今天,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一个

2018年浙江省各地级市GDp初步数据

什么时候是见证一城一地真正实力的最佳时机?当然不是好的时候,因为好的时候你好,我好,大家都好。逆境中,市场很不好,其他地区明显萎缩的时候,还是可以大踏步前进的。这才是真正的本事。

这里我们分享一组2018年中国经济规模最大的前四个省份的名义和实际GDp增长率数据。

第一名,广东,2018年GDp总量9.73万亿元,名义增速7.81%,实际增速6.8%;

第二名,江苏,2018年GDp总量92595.4亿元,名义增速7.26%,实际增速6.7%;

第三名,山东,2018年GDp总量76469.7亿元,名义增速5.02%,实际增速6.4%;

第四名,浙江,2018年GDp总量56197亿元,名义增速7.88%,实际增速7.1%;

谁的表现明显一目了然,最好的还是广东大哥。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已连续30年占据全省GDp首位。这30年,江苏省与排名第二的GDp差距虽然偶尔缩小,但总能及时转型升级,然后再拉开距离。

2018年广东省距离经济总量10万亿的门槛只有一步之遥,2019年超越毫无悬念。要知道能达到这个经济总量的国家只有十几个。广东不仅要超过澳大利亚和韩国,还要超过俄罗斯和加拿大。

2017年,这些国家的GDp增长幅度基本集中在1.5%~3.5%,都处于中低速发展阶段。同时广东还能保持接近7%的高速发展,这是一个奇迹。

浙江的表现仅次于广东。与改革开放之初作为改革开放帝王之窗的广东不同,浙江的发展更具后发特色。在创新勇气和气魄的道路上,这三十四年与广东距离最近的不是江苏和山东,而是浙江。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与江苏、山东等省相比,浙江是旧经济体制中负担最轻的,其改革思路和行动更为深入和具有前瞻性。

在经济总量相同的省份,比如与长期与浙江为邻的江苏、山东、河南、四川相比,浙江要轻一些。这种轻盈感体现在浙江经济的方方面面,不仅体现在“大船还容易掉头”的宏观整体经济层面,也体现在微观层面,浙江企业创业时明显更倾向于“轻模式”。

比如同样在做电商的JD.COM和苏宁,都是重磅模型;阿里和品多多,浙江出来的,都是轻款。其实这种区别和变化是一致的,是深入到两省商业基因的东西。

2

攻打浙江:逆势双位数增长的5个城市

2018年,全国GDp实际增长率为6.6%,名义增长率约为8.8%。这个数值不低,随着各省市GDp数据的分析会陆续感受到。2018年陷入中国宏观经济紧张趋势、能够超过全国平均GDp增速的城市数量将较往年大幅减少。

2018年GDp的实际两位数增长率几乎完全成为过去。截至目前,在已公布省级GDp增速的30个省级行政单位中,西藏是唯一一个实际增速为两位数的,具体数值仅为10%。在明星省份贵州,过去几年,2018年实际GDp增速也放缓至9.1%。除上述两个省外,2018年没有其他省级行政单位实际GDp增速超过9%。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我们看看2018年浙江11个地级市的经济表现,必然会感叹浙江经济的韧性和潜力。

2018年,浙江五市名义GDp增速达到两位数,分别为温州10.99%、台州10.60%、嘉兴11.23%、衢州10.47%、丽水11.50%。

如果只有一个城市是这样的,那就是大概率的偶然事件,没有很强的参考性。然而,在11个地级市中,近一半的省份在经济逆势中保持了快速发展,这是真正的经济硬实力。

此外,杭州的7.19%,宁波的9.18%,湖州的9.81%,舟山的7.93%,在今年的经济环境下还是很不错的成绩。

即使是省内GDp增速最低的两个城市,绍兴6.67%,金华6.54%,和全国相比也不算难看。这一点我们后面会提到,这里暂时不多说。

改变趋势:宁波终于回归快车道

2018年,浙江省区域经济增长亮点明显不限于最多5个地级市的名义增长率,保持两位数的高速增长。

另一件值得所有浙江朋友欣喜的事情是,宁波这几年经历了一定程度的经济下行,终于在2018年触底。

2018年杭州经济总量领先宁波近2800亿元。但两省GDp名义增量差距很小,处于900亿初期水平。看名义GDp年增长率,一目了然宁波领先杭州近2个百分点。

作为经济发达的东部沿海省份,双核驱动早就是标配。比如广东的广州和深圳,江苏的南京和苏州,福建的福州和厦门,山东的济南和青岛。相比单核驱动,双核驱动省份经济活力更强,模式更健康,抗风险能力更强。

但是对于所有双核驱动的省份来说,都有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平衡两个驱动核心之间的利益和资源配置。如果两个核心之间的经济总量和增长率明显拉大,就要采取措施及时修复。如果任其发展,极有可能造成一核日损,逐渐沦为一核驱动的省份。

江苏和山东是最突出的沿海省份。好在这两年,两省都采取了明显的行动,弥补各自省会的核心实力,进一步平衡省内的城市环境。在浙江方面,在过去的五年里,随着杭州的名气,宁波的风头被掩盖了很多。

这也导致了这几年很多人开始在网上讨论宁波是否被边缘化。要知道,如果区位优势优秀,比如宁波,就开始被边缘化,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浙江区域均衡发展中的一些问题。与杭州近年来快速转型为第三产业导向型城市相比,宁波在城市定位和产业转型上有些犹豫。

无论是学习杭州模式,也冲淡了工业城市的定位,从事第三产业的成长;还是充分考虑自身港口区位优势,投入精力和资金进行高科技制造业转型升级,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这种迷茫和摇摆,其实是中国很多强势二线城市在向新一线城市转型时必然会面临的问题。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往往局限于一个城市发展成为二线城市之前的路径。要想进一步上升为新的一线城市,成为具有一定区域经济影响力的城市,定位就变得至关重要。

未来两年,如果宁波还能保持和杭州一样的增长速度,就意味着宁波成功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宁波时代。

江浙是彼此的镜子,也是彼此的知己

江浙两省地理相近,文化相通,唇齿相依。

今天说浙江,就很有必要把前天刚推的江苏拉出来对比反思。

记得前天在2018年区域经济恢复系列中,我明确指出2018年江苏经济表现不好,特别是镇江和徐州。

长期经济总量全国第二,部分被誉为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江苏朋友自尊心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一时无法接受。这是可以理解的,就像一个常年成绩优异的校长,很难接受某次考试成绩出现意外情况。

孤立地看问题往往主观上被忽略,但对比起来,就一目了然了。江苏之友可以手动返回本文第一章,将浙江11个地级市2018年的经济增长数据与本章江苏13个地级市2018年的经济增长数据进行对比。

首先,整体表现谁表现更好。在2018年各市名义GDp增速中,浙江省11个地级市平均增速为9.28%,江苏省13个地级市平均增速为6.65%。注意,这是名义增长率,全国平均值是8.8%,而不是6.6%。差距大吗?

那么,现在谁的发展更均匀呢?在2018年GDp名义增长率中,浙江省最高增长率为丽水11.50%,最低为金华6.54%,相差4.96%;江苏省增长率最高的是南京的9.43%,最低的是镇江的0.99%,相差8.44%。问题严重吗?

最后,谁的尖子生更优秀。我们来看看2018年江浙地区名义GDp增速前五的城市。浙江这边:丽水11.50%,嘉兴11.23%,温州10.99%,台州10.60%,衢州10.47%;江苏这边:南京9.43%,南通8.95%,无锡8.82%,淮安8.18%,盐城7.96%。“绑心”够不够?说实话,这不是最揪心的,但如果把最后五个拉出来才是最揪心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在图表中找到答案。

要想成为全国第一省,必须有第一省的尺度和格局。不能提广东,也不会比总量更平衡;提到浙江,就不拿总量和均衡比了。长此以往,自尊心自然得到满足,但差距在不知不觉中拉大。什么时候,我们能打得过广东总,打得过浙江平衡,这才是真正的第一省。

目前,江苏最大的隐患是产业结构转型不够快,国有企业仍然存在偏差,民营企业仍然不足。此外,老龄化已经成为阻碍江苏未来十年经济发展的障碍。如果在江苏全面老龄化到来之前,江苏仍未能建成具有较强区域人口吸附能力的强势新一线城市,那几乎是一场灾难。这也不是省会南京的事情,而是江苏13个城市的共同责任和义务。在这个任务之前,任何私利都是微不足道的。

这几年广东只有广州和深圳,年均新增流入人口40-50万;另一方面,江苏这边的苏州和南京,年均流入人口不足10万。

隔壁杭州,近几年的总人口流入量和年轻人口流入量在长三角地区排名第一,有能力反过来吸引上海的人才和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