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有多少集 花千骨分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娱乐八卦

华为救父亲而生,偶然遇见白

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有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叫花莲村。华生于花莲村。一天晚上,一盏白光路过空,花莲村一个女婴哭了。天眼空也引起了蜀山清虚道长的注意。原来,这个女婴的生活很奇怪,不仅杀死了她的生母,还使方圆数英里内的植被枯萎。最重要的是,她天生的身体所带来的香气能够吸引周围的怪物。在小屋四周设下结界,给女婴御魔锦以掩香,取名华,并特别指示华府让千谷十六年后去蜀山师从。

十几年来,神仙世界一直处于幸福的状态,恶鬼横行天下。长流派教主欲退位,放贤者出。杰出的学者白,在五仙中脱颖而出,成为理想的人选。事情变了。前五仙难聚。五仙东华失踪,无规模退休。剩下两个仙人是紫熏与白的爱恨纠葛,还有一个是谭帆的仙人。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十六年过去了。华已经成长为一个美丽的女孩,但这并不能消除花莲村民对她的厌恶。这时,即将接班的长流仙界新掌门白开始下山体验。五仙之一的莫言对哥哥的举动感到困惑,而爱着白的紫烟也很难理解他的意思。

一天晚上,华府病重,华钱毂抑制住恐惧,独自去找村里的医生吃药,但他不想让医生死在家里。华也遇到了妖怪的纠缠。幸好白此时赶来救她。村民以医生报仇的名义烧了华的房子。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越烧越旺,因为他无法使用法力。紫熏出现了,解决了燃眉之急,华府却因为病得很重而无法返天。白,又名莫冰,答应华和她在一起三天,陪她过十六岁生日,并送她一把剑作为生日礼物。

三天后,白不辞而别,与华踏上蜀山之路。然而,华被蜀山的魅力挡在了山外,饥民们几天没吃东西,发着牢骚,找了些吃的。看着一路上的美景,清澈的小溪让华宽衣洗澡,但他不想被正在赶考的东方玉清看到。东方玉清因为愧疚想和华订婚,而华一直想逃避东方玉清的纠缠。在东方余庆口中,华得知蜀山被附魔包围,非蜀山人不得入内。然而,我们可以从山脚下的瑶歌城徐溢馆的主人那里得到一个解决方案,但我们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正当华侥幸脱险之时,自称蓬莱郡主之女的倪曼天,提着一箱珍珍走了进来。因为无法获得许可,倪曼天只能在努力失败后回去。这让华非常怀疑,他不过是几个萝卜而已,哪能真的帮他。被迫推进怪腐馆的华,误看到了怪腐馆的秘密。怪腐王取了华一滴血,教华入蜀山。华因墨冰失踪向阁主告别的那天,异腐王告诉华,只要他待久了就能见到墨冰,这个问题的价格暂不收取。

华剧照

妖王杀阡陌,天下大乱,单春秋主动出击后,手下攻打蜀山帮寻找上古秘籍。华顺利进入蜀山后,发现蜀山此时已被七杀门所杀,清虚道长也受到弟子的伤害。清虚道长临终时,将蜀山宫羽、六界全书、蜀山剑谱交给钱古保管,同时指示他下山去找云隐,云隐可能是蜀山派的首领。当他们看到华的《六界全书》时,他们不得不交出成千上万的骨头。当华生命垂危时,白赶来救华,却被上古神器天链困住。白想通过硬拼摆脱铁链的控制,但他不想铁链越拉越紧。华开始挖洞穿过地面。第二天,由于铁链收紧,两人不得不采取强攻措施,但效果甚微,只好躲进华挖的洞里求生。华伸出双手,却发现洒出来的血已经把铁链弄断了。

白在华安顿下来后,就去《山春秋》和《云》夺链。正当《山春秋》被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时候,七杀寺圣阻止了白的进一步行动。杀阡陌毫不犹豫地杀死了他的几个手下,以换取单春秋的生命。铁天连也被送回了白。之后,白带着华到山下给她买吃的,而华因为白的话,让白收自己为徒。

花千骨第2集

白的徒弟石显远见华报名长住

白拒绝了华的长期居留请求,但告诉华,她将帮助她传达蜀山的故事。华拒绝接受,声称自己将被录取长期留校。长流学校有严格的规定,每五年才招生一次。华三年后决定参加长流学校的招考。安置华的白回到长流,开始与各门派的掌门讨论神器。在讨论过程中,白看到各派自私自利的一面,就想自己照顾神器的保护,根据莫言分析的情况,决定尽快突破十天劫。哥哥不同意,想让莫言说服他,但莫言说他对白华子的决定无能为力。

华又回到蜀山,不想在路上遇见东方玉清。为了摆脱东方余庆的跟踪,华告诫自己,自己的命不好,一直跟着他会带来灾难。然而,东方玉清依然无情地追随华,要对华负责。白在绝世寺打坐修行,按照师傅的教导,试图突破十重天时,因内心波动而不得不放弃。这时,莫言发现白华子的试石突出了视野,向绝世寺冲去。莫言把这件事通知了,白结合他刚才练习时的情况,推测他的生死可能已经出现,决定立即按照师的命令下山。

这时,华从破庙里走了一夜,看到了准备好的席子和柴火,猜到了东方玉清要来,就藏在香案底下。白按照石头的指示来到了破庙。华在桌布的缝隙中看到白的到来,心里很高兴,但他对那幅白色油画凝重的表情感到不解。哗啦一声,从桌子底下跳了出来,因为白在他面前施展他的魔法时,他胸前的坠子闪闪发光。白在这里见到华,就知道他的生死劫就是华。只要华一死,“生死劫”就散了。华并没有发现白有什么异常。他只以为白来这里是因为他抓到了一个恶魔。这时东方余庆出现了,华对东方大臣的出现感到很无力。东方玉清说了一通话后,华介绍白和东方玉清认识。在他们的谈话中,白无意中听到东方玉清称呼华为淑女。华连忙解释,东方玉清则希望白做他们的证婚人。白生气地拒绝了,离开了。

华不愿东方玉清自称淑女,但坦白了自己的姓名,东方玉清则安顿华,到寺外歇息。半夜时分,白回到庙里,按照师父的吩咐,要用断剑杀死华。当剑离华只有一寸时,他来不及出发,白又走了。住在寺庙外的东方玉清,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雨而醒来。他从窗户往庙里一看,只见面前的吊坠一闪一闪的,很快就把华叫醒了。华急忙摘下坠子,仔细观看。他发现里面有一只虫子,就把它扔掉了。扔到远处的吊坠孵化出一只绿色的虫子。从东方余庆口中得知,这种虫子是精神虫,是用自己的血和精孵化出来的。华给它取名叫香娃。可爱的小甜娃也认定华钱毂是他的妈妈,东方玉清是他的爸爸。

白回国长期居留后,因生死抢劫受到哥哥的训诫。白为人正派,不忍心通过杀人来破解命中数。四面八方的神仙长期聚集在神仙世界,有办法破生死劫。白回到神仙世界,问一个神仙家庭如何破生死劫。神仙一家对这种罕见的生死劫无能为力。看来破此劫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了华,却没有别的办法。

想逃离东方玉清的钱谷,因为意外受伤,不得不留在东方玉清身边。

郁闷的白在长柳的一座山峰上弹琴,被紫熏熏得愤愤不平的谭帆对这幅白画进行了嘲讽。白从谭帆那里知道,紫熏会把断心虫杀个半死。紫熏想让白出来见自己,再抓一个人,但他被救出来,并没有见到白。谭帆冲到荀子,对荀子施加法力,迫使她安静下来。当被谭梵带回住处的荀子醒来时,她并不欣赏谭梵的建议,并告诉谭梵他是否对自己这么好。谭梵告诉她,只有她放下白,他才能放下。

  花千骨趁东方彧卿熟睡之时留下一封书信带着糖宝离开了客栈。长留为对抗七杀殿改变五年招收一次新生的规矩,准备提前招生。异朽阁阁主得知消息后想办法送花千骨进长留(注:异朽阁阁主也就是东方彧卿与白子画有杀父之仇,他自己对付不了白子画,而他又探知了花千骨是白子画的“生死劫”,就提前布局想通过花千骨毁了白子画)。逃离了东方彧卿的花千骨也看到了告示,却因为答应清虚道长找云隐之事未做到而惶惶不能心安。找到花千骨的东方彧卿看到花千骨此时的为难,便答应自己在山下帮她等待云隐,让她安心上山对付长留考试之事。正在盯着验生石思考的白子画被前来报告新生之事的十一拉回了思绪,不料在翻看新生名册时看见了花千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