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承恩 于承惠:即墨走出的武术宗师

娱乐八卦

核心内容:于承恩物资,于承恩人,1964年出生于河南省单城市一个书香门第。他从小继承了父亲的教学,热爱书画,注重工笔花鸟,也当过山水,注重传统的继承和新思想的创造。现就职于单城文化局,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杂志副主编,郑州大学商学院兼职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政府拔尖人才,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和国家一级演员、著名武术家余是同一个曾祖父。

7月5日下午,78岁的于承恩摇着蒲扇,悠闲地在小区的树荫下乘凉。他是市农业广播学校的退休干部。儿子打来的电话,带着轻微的哭声,打破了他的平静。“爸,我在上网。看着程徽叔叔的死!”老人心里咯噔一下。上次见面的时候,他哥哥的声音和笑容无处不在。此时阴阳分离。

和国家一级演员、著名武术家余是同一个曾祖父。于世英爷爷去青岛做生意之前,全家住在同济街西北关村,然后用做生意赚的钱在青岛买房产。解放前,余就读于西北关小学。在他去世前的几年里,他经常去,他的弟弟于每年正月初五回即墨探亲。

于承恩的退休生活平静而安宁。偶尔前同事打电话。“老伙计,看某站,玩玩我哥的少林寺!”此时,他心里总会生出一些自豪感。他拿起遥控器,切换到同事说的电视台,慢慢看。虽然他不记得看了多少遍少林寺。

武术大师的西北关

1939年8月16日,于出生于即墨。据回忆,余在西北关小学读小学二年级,后随家人来到青岛。每年冬天生意不景气的时候,俞程辉一家回到即墨疗养,第二年春天又回到青岛,即墨成了他们家的“大后方”。

在程恩的印象中,余程辉从小就喜欢运动,参加各种体育活动,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这些运动中,他特别热爱武术,喜欢一切有刀有枪有棍的东西,尤其是练剑。“我不想在家练武术。他偷东西,练习。家人知道后,他又追又打。他爬到门口的大树上,下不来了。我放学后从家里偷吃的。”

勤奋好学的余程辉很快在武术界崭露头角。1960年参加青岛武术比赛,一举获得全能冠军,入选山东体育学院武术队。1963年参加华东武术比赛,以一套高超的“醉剑”征服评委,获得冠军。

正当全家人为余的成就感到骄傲的时候,他在一次训练中不慎伤了腿,不得不忍痛离开武术队,进入山东皇太造纸机械厂。即便如此,他对武术的兴趣并没有减少。在工厂里,他在业余时间致力于武术,他练习了十多年,掌握了非凡的武术。

俞,原为螳螂门传人,在观察螳螂时受到启发,用双手剑完成了“螳螂过林”的构思,创造了螳螂剑法。一位专家曾经这样评价他的动作:于先生的剑法是先用腰,再用步,用带、臂、臂、手、剑。可以说剑身合一,身法绝世。

1979年春,于应邀到宁夏武术博物馆担任武术教练,为步入影视圈奠定了基础。

因为武术而对电影着迷

说到余的经历,我不得不提到功夫片《少林寺》。这部电影一上映,就在电影界引起了轰动。年仅16岁的李连杰一下子成了大明星,而演反派“大刀子王仁泽”的余留着胡子,两把长剑,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实当时他对演戏电影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走进少林寺剧组。

据媒体报道,1982年,少林寺枪击案发生前,济南正在举办全国武术比赛,因为当时国内武术界很多人都不认可他的“双手剑”,于是想在比赛中展示一下。少林寺的导演张鑫炎碰巧来山东找演员,也在观看比赛。当他练完剑后,张鑫炎导演很高兴地对他说:“我这次来山东找你,是因为以前很多人向我推荐你。我想邀请你加入少林寺。”

在电影中,余给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武术功底。少林寺和李连杰打了三场,最精彩的是第二场,余喝醉了。这种形意拳,看似模拟人类的拳法状态,其实需要稍加熏制才能带出借力的功夫。余行云流水,破绽百出,却总是偷工减料,这才真正体现了他的武功。

随着少林寺的成功,俞程辉一夜之间风靡全国。这对保罗的家庭来说是极大的荣誉。“少林寺首映的时候,我正在济南出差。程徽给了我三张票,说:‘我玩过了,你去看看。’"一提到看《少林寺》的首映,于承恩就兴奋起来."电影在演,程辉去我们座位找。他看到我就喊了一声‘哥哥’,把周围看电影的人都吓了一跳。他是余的哥哥?!”于承恩回忆道,面对周围观众羡慕的目光,真是非常自豪。

同年,俞程辉应邀参加山东电视剧《宋武》的武术设计,引起轰动。随后,他连续参加了电影《少林寺》的延伸作品《少林小子》和《南北少林》,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1988年,他在张鑫炎和张子恩导演的电影《黄河英雄》中扮演黄河英雄马毅。这是他主演的为数不多的几部电影之一。电影《黄河英雄》的武打风格和表演特色,奠定了余程辉在银幕上的“英雄”地位。

一代宗师,武林绝色

在随后的30年里,余参与了大量影视作品的创作,其中绝大部分都塑造了绝世高手和武林高手的形象。比如的风,李小龙传奇里的叶问,神雕侠侣里的黄,屠龙记里的张三丰等等。他最后一部与观众见面的作品是去年由范冰冰、黄晓明主演的《白发魔女传》。他在片中饰演“紫阳”,成为“一代宗师”的代名词。

但在保罗看来,这已经成为过去,现在他只能看着哥哥的照片而感到难过。当时我们还住在装修前的房子里...“因为他不会上网,他接触外界新闻的来源是报纸和电视。记者发现,他保留了所有报道余消息的报纸,这位78岁的老人能清楚地说出余演过的电影。

余去世后,全国各地的各种媒体、演员和导演也纷纷对“武林高手”、“武林名人”、“一代武林风”进行评论。曾与余合作多次的导演说:“他的演技在中国电影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作为一名武术大师,他能编出大部分古代门派失落的双手剑,让实战武术为竞技类所接受,并传承下来一套翻跳套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田七导演这样评价余程辉:“大江东去,永远是个浪漫的人物。余程辉先生留给后人的不仅仅是电影和双手剑术的技艺,更是对中国武术和民族文化传承的奉献。”

“知少林寺,身怀绝技,从不轻视他人,江湖风情十足;裴雄笑傲江湖,胸中有德,待人接物,以礼相待,以泪悼念英雄。”导演听到了余死后为写的挽联,基本上概括了他的一生。

黄晓明也回忆起那位老先生:“之前有幸和于合作过多次,每次都能从老师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与所塑造的经典反派形象相反,余的人生导师绝对是艺术的德性与艺术的大师

余的一生可以说是,但后人很难模仿他流畅的双手剑法和令人印象深刻的造型和演技。“三尺黄冢魔”,余程辉带走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本事,更是一代失落的武林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