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嘉云 待岗协议约定不明,员工索要工资差额会获法院支持?| 实操派

球探体育

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不享受年终奖的条款是否有效?

案例介绍1

毕于2013年7月1日加入北京链家云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链家云控股有限公司),担任高级开发工程师,与链家云控股有限公司签订了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2014年11月10日,联佳云控股有限公司、联佳云贸易有限公司、毕某签订《劳动合同变更协议》,协议约定:“因甲(联佳云贸易公司)、乙(联佳云控股公司)被迫停业、歇业,丙方(毕某)同意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开始候岗。丙方在等待期间的工资为北京市最低工资的70%。在等待期间,公司有权随时要求员工实名举报。如果他们没有按时报到,公司将把他们视为旷工,这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劳动合同和劳动合同变更协议可以立即解除;丙方在原公司工作的年限累计到新公司,即在计算丙方在新公司的工作时间时,丙方在原公司工作的时间也视为在新公司的工作时间。”

案例介绍二

2015年2月27日,毕某以联佳云控股公司未按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未依法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和公积金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

之后,毕牧以联佳云控股有限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朝阳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支付拖欠工资差额和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

朝阳仲裁委员会支持毕的请求。

联佳云控股公司不服仲裁裁决,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用人单位称,我公司已按照三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变更协议》及《北京市工资支付条例》规定的条件,向毕支付了劳动报酬。

毕无权因解除劳动关系要求经济补偿。

工人辩称,他们不同意联合嘉云控股公司的索赔,并同意仲裁裁决。

案例介绍三

2013年5月1日,鲁牧进入一家房地产公司,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其中鲁牧被任命为副总经理,工资25000元/月。

2014年6月23日,房地产公司向鲁木发出《员工待岗通知书》,其中写明:“你的岗位没有工作任务需要执行,公司通知你从2014年7月1日开始。等待工作期间,等待工作期间的工资依法执行...在第一个工资支付周期,按照合同约定的标准支付工资;工资支付周期超过一个的,按照地区最低工资标准1300元支付...当公司发出“录用通知”时,会及时到达。”

6月24日,卢谋回复,称不承认。

2014年8月和9月,房地产公司给鲁谋发了月薪1300元。

卢谋认为单位的待工决定违反了双方的约定,侵犯了双方的合法权益,于2014年9月30日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房地产公司根据双方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于2014年8月和9月向其支付共计5万元。

扫码听力案例分析

讲师介绍

标签: 联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