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发的股票 精选层开市首日出人意料 机构称或因新老股东博弈激烈

社会新闻

7月27日,新三板迎来“高光时刻”。上午九点半钟声敲响,选股层正式开盘,首批32家企业挂牌交易。新三板自去年10月开始全面深化改革以来,仅持续了9个月,新三板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开市第一天,首批32只精选股票中有21只收盘,破股数量达到65%,近70%的股票成交量不到1亿。如何看待新股破发?未来选层趋势如何?

第一天过得怎么样?

超过60%的股票已经崩溃

第一天,所选层级的股票没有限价,但设置了30%和60%两条临时停牌线,单次临时停牌时间为10分钟。开盘当天,首批32只股票全部高开,其中桐乡科技和永顺生物均涨幅超过100%。共享科技高开129.67%,永顺生物高开101.14%,两支股票均于27日上午停牌。

但高开之后,大部分股票下跌,甚至有部分股票引发跌停。

截至27日收盘,首批32只选股中,10只上涨,1只持平,21只下跌,破股数达到65%。32只股票平均涨跌为-4.37%。

其中涨幅最高的股票是桐乡科技,收盘上涨55.4%。其发行价为10.18元/股,开盘价翻倍至23.38元/股,最终收于15.82元/股。此外,永顺生物收盘上涨39.86%,森玄医药、银途网络链接和背叛上涨超过10%。

四只股票跌幅超过20%,包括泰翔、亨托开元、建邦和末世浪漫。其中,发行价格为16.42元/股的泰翔股份有限公司,在27日开盘后不久下跌63.28%。该股停牌,复盘后跌幅收窄,最终收于13.00元/股,下跌20.83%。

从周转率来看,增长率越高的股票周转率也越高。其中共享技术的离职率最高,达到46.28%;森轩医药和三友科技的周转率均超过40%。但12只股票的换手率不到10%,占近40%。32只股票的平均换手率为16.79%。

从交易情况看,32只股票开盘当天总成交额为36.09亿元,平均每股成交额为1.13亿元。其中《背叛》的成交额最高,达8.46亿元。成交量超过1亿元的有10只,成交量低于1亿元的有22只,占比接近70%。成交量最低的股票是AVIC TEDA,2932.47万元。

从收盘总市值来看,背叛在32只股票中总市值最大,达到221.37亿元,背叛也是32只股票中唯一总市值超过100亿元的股票。32只股票市值中位数为10亿元。

如何看待初一放假?

发行定价过高的新老股东博弈

其实破费是市场化定价的正常现象。去年科技创新板开市后不久,也出现了新股破发的现象。新三板选择层实行市场化发行定价,市盈率不受约束,破发问题无法避免。

开源证券中小企业服务部负责人彭海告诉新京报记者,选择层分化更严重,打破集中度的主要原因是市场短期博弈加剧,增长较好的公司离职率也更高。所选股票公开发行后,投资者持有自由流动股票的结构不同,前期市场博弈成分较大。此外,早期市场投资者对新三板有强烈的观望气氛。第一批企业筹集资金超过94亿元。此外,前期老股流通约150亿元,开市第一天所选层成交量相对较小。

选股公开发行后,部分老股不限售股,投资者持有自由流通股票的结构与主板市场不同。上市公司在进入选择层之前经历了创新层的公开转让,股份已经分散到一定程度。公开发行前持股不到5%的非高级股东(以下简称“老股东”)与参与公开发行的新股东享有同等的交易权利。老股东之间、老股东与新股东之间在持股成本、投资目标和估值标准上存在差异,这导致了选股的初始博弈因素

银泰证券股份转让系统业务部总经理张科良告诉记者,第一天就有更多的股票停牌,这反映出发行定价仍然过高。他认为,选股的理想市盈率应该在15倍到25倍之间,第一批企业的平均市盈率为31倍,相对较高。很多投资者还是参考a股市场的估值体系。

另一方面,大部分新投资者,尤其是a股私募基金,对新三板市场还比较陌生,开盘第一天市场的买方势力并不强。从市场来看,交易规模小且分散,机构资金较少。张科良指出,这也为后续投资者提供了机会。这些上市公司都是比较优质的公司。目前很多公司的价格已经有投资价值了。比如泰翔股票净利润近7000万元,目前市盈率只有11倍,估值优势明显。“我相信,未来新三板的选择会逐渐回归合理的市盈率,走出慢牛市场。”

投资者需要放弃“不败新股”的思维

价值投资回报

从其他市场来看,在市场化的定价机制下,个股的破发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去年11月6日,科技创新板首次破发。只上市2个交易日的九新彩和上市6个交易日的浩海盛科,当天就破了。此后破股数量有所增加,一年内共有13家公司破股。其中,去年12月4日上市的剑龙微纳,上市第一天就破了。

香港股市也有休整。比如小米集团2018年7月9日在港交所上市,上市第一天就破了。此后,小米集团近两年一直处于跌停板状态,直到今年7月10日,小米集团才首次以高于发行价的价格收盘。

据统计,2019年,港股上市新股122只,美股上市新股311只,其中首日突破比例分别为33.6%和16.7%。

所以从市场发展来看,允许股票破发是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也是新三板符合国际标准的表现。随着发行的规范化和登记制度的加快,市场将在发行定价中发挥进一步的作用。分拆的出现对后续公司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将进一步考验中介的专业能力和压实责任。

另一方面,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新股的破发揭示了市场化定价机制下新股的风险,这也要求投资者摒弃“不败新股”的固有思维,更加注重价值投资。此前,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力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指出,过去中国资本市场的大量案例似乎证明,只要是新的,就一定会涨。现在大部分投资人还抱有“傻”的预期,认为只要是新的就一定要参与,以后卖给别人,这是错误的。从新三板的遴选到未来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的注册制度,资本市场逐渐成熟后,投资者不要指望自己“傻”。

张科良表示,新三板的选择层将重构资本市场的估值体系,改变a股市场一级市场市盈率过高、新股在二级市场被炒的顽疾,这将极大地改变资本市场的投资逻辑。股票的二级市场价格将是公司价值的体现,而不是讨价还价的筹码。价值投资将在与价格投机的较量中逐渐占据上风。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顾志娟主编徐朝边张彦军

标签: 破发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