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玲作品 丁玲一生八上桑干河——“永远的丁玲”征文作品

社会新闻

◆◆

《永远的丁玲》第六篇

◆◆

1954年4月中旬在温泉屯果园拍摄的照片

丁玲在给曹禺(勇)明的信中告诉曹永明,她一定要再来温泉村,写一个保护土地的团队,并邀请曹永明,“如果你有机会在我走之前来北京,我会非常兴奋地欢迎你。”然而,在曹永明去北京看望他们之前,她没有给曹永明太长的等待时间,丁玲又迫不及待地来到温泉屯,第四次踏上桑干河看望这里的村民。

在温泉屯,丁玲、陈明和张凤竹书记参观了这里的新变化,拜访了老地主,拜访了土改积极分子。温泉屯的村民拿出农村最好的食物招待打开封建枷锁的开枷人,就像过年一样。这几天,丁玲进屋坐在土炕上。她详细地了解了国民党军队占领张家口后,土改队撤退后地主富农的反攻,以及我们的保地队与地方武装和敌人斗争的细节。

正是这个时候,丁玲来到温泉屯,看到农民业余文化生活落后,文化生活单调、贫乏、枯燥,想为这里的农民办点实事。于是,她自费买了院子,买了各种书籍、报纸、杂志,购买了收音机、留声机、幻灯机和各种音乐器材等。,并在温泉屯村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农民文化站,开创了桑干河沿岸农村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事业的建设。

回到北京后,丁玲立即着手创作《在寒冷的日子里》,以温泉屯村土改后的变化为主题。

1954年7月,丁玲开始在黄山写小说《在寒冷的日子里》

后来为了进一步丰富和完善创作素材,丁玲于1954年5月第五次踏上桑干河,深入李官营村了解当年该地区的土地保护队伍情况。9月和10月,丁玲和她的秘书张凤竹第六次踏上桑干河。他们从北京出发后,丁玲直接去了张家口和张北。10月9日,丁玲给留在张家口的陈明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今天从张北回来。”.....“明天还会留在这里,想和赵振中谈谈他的历史,后天早上去大同。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去淮安,怕拿不到太多。既然谁也不认识,就想在上下葫芦里呆一段时间。对我的书来说,熟悉那个地区更有用。”她还告诉陈明,“给涿鹿县王献委员会写封信,让他们继续转移到朱峰。"

当时,赵振中担任张家口地区地委书记,解放战争时期担任察哈尔省察南地区书记。他对我军撤出张家口后地方武装土地保护斗争的大局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所以,丁玲想找他了解一下情况。至于丁玲在信中提到的“涿鹿县王县委”,是指她在1946年土改时认识的涿鹿县委书记。丁玲在张家口给陈明写了一封信后不久就来到了涿鹿县。15日,丁玲和张凤竹从下葫芦村来到上葫芦村。陈明从北京出发,根据电影剧本《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改编,于下午3点抵达涿鹿县。16日中午,陈明骑着自行车下了葫芦。这时,他才知道丁玲他们已经去葫芦了。当地的一个人告诉陈明,“两个女人都病了,年长的那个失声了。”陈明非常着急,立即赶到上葫芦村。

这个季节,桑干河沿岸,气温不稳定,或高或低,容易感冒。当时丁玲因为家里煤烟量大,采访多,说话多,开始咳嗽。一定是因为她不在家,穿着不合适,感冒了。晚上,王春请老人给丁玲把脉,并开了汤。17号吃了汤药喉咙好了。18日上午,丁玲、陈明、张凤竹步行到葫芦湾村吃早饭。然后,坐大巴去茶坊村。那天晚上,他们住在茶馆村王春公公的家里。19日、20日、21日,丁玲分别会见了王春、周兴龙、屯乡党支部书记张顺等县委书记以及当地干部群众。

1954年,涿鹿县地方建制为8区1镇70乡。丁玲采访的周兴龙是二区下红寺乡的乡长。徐宽是张顺屯乡党支部书记。1946年,该地区划归涿鹿县第八区管辖,王春任第八区党委书记。今年11月中旬,他率领护地队战士活捉了查房村的4名国民党军医和通讯员。第二天,还乡团小分队在下红寺村被俘,队长韩良被活捉。国民党县民政科长等4人被打死,缴获步枪2支、手榴弹40枚、药品4箱。当时这种情况发表在1946年12月14日的《新察哈尔报》上。在这次采访中,丁玲和她的同事们详细了解了地面保护队的作战情况。在其他情况下,由于缺乏书面记录和当事人的死亡,我们很难向您介绍和展示更多的细节。21日晚,丁玲咳嗽加重,难以躺下睡觉。她只能靠着墙睡在炕上。

22日上午,丁玲搭便车到下花园,坐火车回北京。晚上七点半到西直门

丁玲的张家口之行持续了近20天,在涿鹿县的上下湖路、茶馆等村庄,长达一周。丁玲的涿鹿之行,掌握了大量的创作素材。回到北京后,1955年2月,她在国外参加相关会议和外事活动后,前往无锡,并迅速投身于小说《在寒冷的日子里》的创作和修订。

1956年10月,《人民文学》出版了《在寒冷的日子》的前八章。这八章的材料基本上来自温泉屯的真情实感。当时,温泉屯土改骨干张步叛逃,九堡村汉奸王彦投奔还乡团。他们密谋杀害区委书记韩。国民党军队占领张家口后,温泉屯村党支部发生变化,党组织瘫痪。党支部宣传委员到南山区找党组织,加入了聂的部队,后来在战斗中不幸牺牲。汉宫,地主(富农)韩文贵之子,曾在我军张北县某兵站工作,营级干部。土改期间,因为村里的斗争,父亲跑回村里“抢救司机”,开小差走了。后来他投靠了还乡团。丁玲在创作中使用的这些情节是写在小说《在寒冷的日子里》中的。后来丁玲修改了这8章,增加到24章,12万字。1979年7月,她在《清明》大型文艺期刊上发表了这部未完成的半部作品。

1955年4月至6月,丁玲在无锡写下《在寒冷的日子》,摄于梅园公馆

在丁玲充满自信和激情的文艺创作的关键时刻,厄运降临了她。1955年7月,作协指控她犯有“反党集团”罪,并给予她不公正的待遇。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心情继续写了。后来随着各种政治运动的兴起,她的命运变得更加复杂。桑干河沿岸的孩子们再也没见过她。

1979年6月6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国家广播电台新闻节目播出了丁玲当选CPPCC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的消息,《人民日报》也刊登了这条消息。桑干河沿岸的人听到丁玲的消息,都很高兴,争相告诉对方。

6月15日至7月2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刚刚补选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丁玲必然出席会议。6月18日至7月1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与CPPCC会议同时举行。桑干河温泉屯村NPC代表程友志将出席此次NPC会议。丁玲和程友芝会在这个会上见面。正当程友芝准备动身去北京的时候,曹永明去找程友芝说:“程潇,你去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必须先替我去拜访老丁!还为我邀请她回我们的温泉。在这些‘旧土地改革’中,我们都想念她!”

程友志告诉曹永明:“老曹,你放心吧!不用说,我自然会代表你和我们村的人去拜访丁老,我一定会邀请她回我们温泉村来的。”

“两会”期间,程友芝通过会议秘书处与丁玲取得了联系,并通过会议工作人员的安排,程友芝见到了丁玲。相识后,程友芝向丁玲介绍了桑干河上温泉屯村的情况。最后,程友志告诉丁玲:“我来北京开会之前,曹永明和村里的群众都骂我。我必须代表他们邀请你去参观温泉屯。他们都想再见到你的家人!”

程友芝话音一落,丁玲接过程友芝的话说道:“温泉是我的第二故乡,老曹是我的主人。想去看望老朋友,就先去桑干河,第一个去温泉看望曹永明!”

丁玲愉快地接受了程友芝和曹永明的邀请,在“两会”闭幕不久,丁玲于9月5日轻松启程。她和陈明带着女儿蒋祖慧、女婿周良鹏、冯雪峰的儿子冯霞雄等五人,乘车从北京出发,在阔别25年后直接前往温泉村,第七次踏上桑干河。

这次,丁玲在温泉里呆了三天。后来,他们受到了蔚县老书记王春和涿鹿县老县长朱有典的邀请,前者是一位在土改时认识的老干部,现已退至二线,他们在涿鹿县住了一天。之后,他们于9月8日返回北京。在路上,他们还参观了八达岭长城。在温泉屯,丁玲和陈明不仅看望了土改时的老熟人,还深入田野参观了温泉屯的农田水利建设工程,参观了温泉屯的村办企业和被称为“桑干河土壤专家”的程友志创办的种子农场。丁玲被温泉屯的变化深深吸引。看着温泉里的变化,她称赞程友芝是个有远大理想的好小伙子。她高兴地对温泉里的村民说:“能在温泉里遇到这么好的书记,是全村人的福气!”

1979年9月5日至8日,丁玲、陈明与曹永明、农业技术人员韩彩、韩文生、程友芝的儿子赵程合影。

丁玲于1984年11月第八次踏上桑干河。这一年,丁玲已经80岁了,她已经进入了高龄。但她“古板而心强”,从未忘记自己未完成的那一半《在寒冷的日子里》,一心要完成这本书,为后人留下一部完整而优秀的文艺作品。

她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安顿下来,专心创作。在蔚县退居二线当顾问的老县委书记王春得知丁玲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创作,就给丁玲写了一封信,介绍了情况,说蔚县夏天气候条件很好,有空房间,所以创作比在北京的高楼里好得多。有人劝她去蔚县。王春也随新任县委书记去了北京,并亲自邀请了丁玲。

1984年11月24日,丁玲和陈明去了蔚县。大巴早上九点出发,开始了他们的第八趟桑干河之旅。一路上大巴经过八达岭、延庆,沿桑干河穿越怀来、涿鹿两县,下午5点到达蔚县,住在县招待所。他们看到了王春布置的院子,环境真的很安静。但这次只是调查。丁玲和她的家人只呆了一天就匆匆赶回北京,结束了他们的桑干河之旅。

丁明重访温泉屯果园照片

1985年6月,丁玲下定决心要住在蔚县完成这部小说。正要离开,丁玲又去拜访了叶圣陶。她对叶圣陶说:“我以后要去农村,去桑干河,老朋友给我留了房子要去。我躲着人,去那里写点东西。”

去农村前,丁玲去医院检查身体,在协和医院看了内科、外科、神经科,做了一些检查。过了几天,检测结果出来了。丁玲的糖尿病和肾病很严重。医院通知她必须住院。7月13日下午,丁玲住进协和医院304号外宾病房。

7月15日,陈明致信王春,告知丁玲因病住院,蔚县不能去。王春打了个长途电话,说蔚县医院的治疗条件也不错。他哪里知道丁玲的病挺严重的?事实上,丁玲病得很重,没有希望了。《在寒冷的日子里》刚停笔。剩下的只是12万字的一半工作。这第八趟桑干河,在一天的考察中草草收场。至此,丁玲也永远告别了桑干河。1986年3月4日,丁玲结束了她82年坎坷而光辉的一生。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丁玲住院期间,时任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的Xi钟勋密切关注着丁玲的情况。据蒋祖麟《丁玲传》记载,Xi中讯在医院看望丁玲,并致电医院领导和办公室主治医生,询问丁玲的病情。Xi中讯说:“今天早上看到作协的报道才知道我的病情这么严重。为什么我之前连疾病报告都没有?”

Xi中讯在听完医院的回访后说:“丁玲同志是一位为党和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老同志。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一定要全力抢救,继续治疗,但一定不能放弃。”语气透露出他对这两天的处置并不满意。医院还报告说没有特效药,头孢菌素(可能是现在的头孢菌素药,当时很少见),需要血液过滤进一步抢救。医院只有一个血液过滤器,两三天就用完了,要进口。Xi中讯有点不高兴地说:“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汇报?先锋霉素,马上去药厂;打电话给新华社香港分社,马上买个血液过滤器,尽快从飞机上带回来。”这时,一位医生说:“我们不知道要用这么高的规格来治疗。”她可能会觉得有点委屈。Xi忠勋看着她,然后转向每个人说:“中国有多少丁玲?!"立即,指示继续救援。

Xi中讯与医护人员见面后,迅速将药送来,并使用了血液过滤器。在香港买的血液过滤器,短短一天就运回来了。

丁玲去世后,中央书记处审定《人民日报》发表的《丁玲同志的一生》说:“丁玲同志的一生与祖国人民的命运息息相关。.....在近六十年的革命文学道路上,她创作了许多思想深刻、深受人民喜爱的作品。在新文学的几个转折点上,她的创作体现了党所倡导的文学发展方向。”由于丁玲的创作“体现了党所倡导的文学发展方向”,她是中国文学发展的领军人物。早在西柏坡,毛主席就把丁玲与鲁迅、郭沫若、茅盾并列于中国文艺界。可见,丁玲的地位是党和国家给的很高的。她一生能踏上桑干河八次,是我们桑干河儿女的骄傲,值得永远铭记。

作者简介:

李兆生,退休乡干部,河北省涿鹿县温泉屯镇人。张家口京基民俗文化研究会会员。现在我住在涿鹿县城关镇包杨社区。

编辑:惠

审计|邹红

标签: 丁玲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