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 韩国电影《白小姐》:黑暗与光明的人性泥沼

新闻热点

有意义的,在感情上可能没有意义。你想的和你内心想要的不一样。有时候我知道是对的,但我在心里抗拒。有时候我知道这是错的,但我拼命想为它正名。互相磨合,互相妥协,把不满敲成小块,让这些不满嵌入日常生活,只在诺诺生活。

作者:Natsuhiko Kyougoku

人性黑暗与光明的泥潭

世界是黑暗与光明的混合体,看样很正常。这并不能说明你有多沮丧。对于已经知道结果的人来说,担心和快乐差别不大。剩下的就是奢侈的狂欢,自焚,说起来容易,被尘世羁绊,往往还是别人想象出来的。

我经常劝那些把食物放在楼梯拐角的好人,猫是不能喂的。这和由内而外的敬畏无关。他们和我们不一样。市侩的投机和精致的食物也是施舍。如果不能永远施舍,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开始。

对于世界上的混乱,我们无能为力。把自己变成重型武器需要时间和努力。又不是一天的工作,不如避开。韩国电影,属于亚洲电影,属于爱恨范畴。相对于香港电影,韩国电影人性比较深,大陆电影坚持悲情不说什么。

韩国电影,属于人性的范畴,值得一遍又一遍的刷,心灵的煎熬,不能老是旁观。也许电影的语言就是在一个虚拟的假设中折磨观众生老病死,结束阳光。

中午下着大雨,从小区东门走过去,前面后面都是车,赶紧躲开,知道他们的焦虑心理,家里有80个妈妈,饥饿的孩子,两个孩子。进入房间,忍不住在社区微信群留言。下雨天,小区里走在路上的老人、妇女、孩子,不都是其他家庭的父母和孩子,可以开车,可以珍惜。

看完《白小姐》,我已经去Java睡觉了。虐童虐老的场面,剧里剧外都受不了。当初白小姐淡然面对母亲的去世,姓张的民警煞费苦心的将消息告知了白小姐。

然后就开始眨眼了。另一个小女孩,吉恩,被她的生父和他的女朋友间歇性虐待。韩国电影似乎把苦难当成了家常便饭,或许他们身边的现实比电影的集中爆发还要糟糕。

当我们一点一点地看到小女孩的痛苦时,我们和白老师在镜子前痛苦万分。年轻的父亲没有父亲的准备,觉得小姑娘累赘。他的女朋友对这个与自己无关的孩子充满了深深的仇恨。虐待儿童已经成为他们释放压力、避免冲突的唯一途径。

没人爱的小女孩智恩,胆小又聪明。她每天只穿一件又薄又脏的初秋睡裙,蜷缩在阳台或阴暗的浴室里。挨打时的污言秽语,以及不断被冷水淋到的饥寒交迫,让画面暂时停滞,就像一个小女孩为了没有出生而向不停挨打的父亲道歉。

直到白老师和小姑娘智恩相遇,缝隙中的黑暗才露出了一些光亮。然后白老师的人生故事就陷入了生命周期的错觉。在白小姐的记忆里,她母亲是个喝醉了酒的恶魔,不停地打自己。她妈妈甚至故意把白老师弄丢了,让她一个人住福利院。

其中两个深陷家暴,一个还活在过去家暴的阴影里,不敢爱,不敢活。记忆中,白小姐的命运刺伤了她,改变了她对富二代近乎性侵的态度。她出狱后,很难逃脱母亲暴政给她的阴影。幸运的是,在一个寒冷的夜晚,白老师看到了小女孩智恩孤独无助的影子。

年轻的你是我们老年时的过去式。帮助这个小女孩成为白老师最好的自我救赎。哪里会有救世主?所有油盐酱醋的锅碗瓢盆都要自己清洗。除此之外,还要经历很多磨难,别人顶多是稍纵即逝的看客,甚至是不耐烦的看客。

人性慢慢开始绽放,家暴,惯性思维,家家鸡毛,敷衍警察,社会缺乏严肃性,救助只意味着拨款。小女孩的妈妈跑了,爸爸把小女孩当负担。最恐怖的是她爸爸的女朋友,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在她面前装模作样,崇拜善良,爱狗。她转过脸,一边杀着自己的孩子,一边消耗着政府给孩子的救助资金。

剧情变得有点老套,算是缓解了紧张的心理。白小姐一次次扮演小女孩的母亲,几次帮助小女孩逃出围栏,差点被诬告拐卖儿童。姓张的警察不断要求白小姐原谅死于抑郁症的母亲。

雨停了,我想起了白老师和小女孩是否从法律上逃离了他们父女的邪恶影响,白老师是否接受了张姓警察的爱。一切似乎都毫无征兆地结束了。晚上还是像往常一样明亮,但是黑暗已经开始了,不是在路上,只是在路上。

[剧照:《怀特小姐》]

标签: 白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