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师傅糕点加盟 鲍师傅“泣血”打假:300多个体户,集体加盟了另一个鲍师傅!

新闻热点

成为“网络名人”后,包公的一生很容易让人想起《秋菊的故事》中的秋菊:他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维权和打假上,就是为了“讨个说法”。

作为一家热议的网络名人店,从北京起家的包师傅开始南下,上海人民广场店排队事件更是让其成为全国网络名人。

后来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创始人鲍的预料:网上质疑他招人的声音满天飞,黄牛组织当地盲流威胁砸店,假冒的鲍师傅无法脱贫。

真正让宝感到害怕的是,这场打假斗争的对象从个体户变成了一家名为北京的餐饮公司,该公司一年内在全国各地开了300多家假宝师傅店。

这时,鲍意识到,如果他不造假,他打造了十多年的品牌就会被造假者“吃掉”。

就是把打假打到最后!

“说实话,我们浙江人是见义勇为的,江西人可以吃苦,我们不怕被报复,就是一定要和他同归于尽。”包蔡晟攥紧拳头在空里晃了几下,皱着眉头跌坐在椅子上。

鲍真是尴尬。从去年年中开始打假开始,他的生活就完全乱了:没有时间盯着一线的生产研发,天天被调到工商局和法院;一天几个小时睡不着,一睁眼就跑去取证。

鲍抱怨说,在过去两年成为网红后,他老了很多。在此之前,他坚持锻炼身体或者是长跑冠军。经过两年混乱的作息,整个人胖了。前段时间他太累了,在医院住了几天。

这可能是鲍30年来遇到的第一个大麻烦:一个有组织的专业侵权团队正在全国范围内疯狂扩张。虽然宝加紧追赶,在全国范围内开设了30家直营店,但仍难以赶上每年300多家加盟店的开业速度。这些假加盟商,正准备用劣币驱逐良币,把真正的包公赶出市场。

“看,这些都是我们家排队的照片,现在被尚易用作加盟商的宣传材料。还宣传包海兵是美食家。这是什么美食?他开店了吗?你做饭了吗?我包蔡晟才是真正的包公。”

包蔡晟“咣”的一声把防伪材料摊在面前,里面有餐饮侵犯包师傅的证据,侵权的前因后果慢慢开始明朗。

去年3月,上海人民广场包公的第一家店开始装修时,一个陌生男子在仔细观察了店内的装修和陈设后,塞了一张北京尚易餐饮的名片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山寨包世福加盟店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扩张,内部装修几乎一模一样,除了“包世福面点”五个字前面加了一个人像,普通人很难分辨。

据工商局公开信息,宝蔡晟的“宝大师”于2014年注册,商标类别为糕点。2015年,鲍海兵注册了饮料商标“宝师傅”,只多加了一个人像标志。

去年包公全国大火后,北京尚易餐饮有限公司以包海兵的头像购买了“包公”的商标权,开始吸引大规模投资。

北京尚易公司不仅拥有“包师傅”、“包师傅糕点”和“包蔡晟”的商标,还注册了“金牌坊”、“元买封丘”和“沙县小吃”的商标。

“这比个体户侵权,也就是专业打井法空差多了。”

在漫长的维权过程中,对方利用窗口期加入

起初,鲍并不在乎,但当中国的假鲍主越来越多的时候,他慌了。

2017年5月,宝正式开始为北京商标维权。

包蔡晟在这场打假维权的拉锯战中一直处于被动地位。

包蔡晟就饮料商标“保师傅”向工商局提出抗议。结果工商局要等法院判决。对于鲍来说,在漫长的等待判决的过程中,他早就错过了捍卫自己权利的最佳时机。

更让包蔡晟吃惊的是,当与北京尚易的拉锯战陷入僵局时,一个有头像的面包糕点商标“包师傅”于今年1月成功注册。

鲍不服,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然而,结果是北京尚易取得了商标权,并利用这个窗口期开始了更广泛的宣传和投资促进。被鲍举报的个体户纷纷加入,想通过持有的商标“光明正大”地开店。

宝算了一笔账,北京给宝师傅的加盟费从之前的6.8万增加到现在的9.8万,区域加盟费近80万。“300多家店至少赚了几千万的利润。如果你不想阻止我们做生意,你就必须这样做。你努力过的牌子会被砸。”

包蔡晟还专程到江西南昌去打听那些山寨店,发现由于材料和做工不够专业,顾客往往在一段时间的火灾后就停业了。

更神奇的是,当鲍在与争夺他的权利时,另一家公司向他的主人鲍宣布他的商标无效,他的权利陷入了僵局。

其实山寨店的问题从2015年就有了,不过当初都是个体户在做,所以鲍去工商局挨个举报了。结果这些个体户拿起牌子继续卖。没过多久,他们就偷偷挂上了牌子。有的时候激怒了侵权的个体户,有的人直接在店里打电话或者威胁。

去年有5人因涉嫌侵权被公安局拘留。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真假宝大师商标纠纷还是违法率低,维权率高。

去年在天津,鲍为维权奋斗了半年,终于拿到了1.5万的赔款。

“如果能回去,我就不是网络名人了。”

1987年冬天,退伍军人张谢旺和洪涛在江西资溪开了第一家面包店。结果亲戚朋友互相传授技艺,紫溪成了中国著名的“面包之乡”。

三年后,当时十几岁的鲍跟随父母在安徽开了第一家面包店,然后搬到了江苏、河南等地。直到2004年,他才决定去大城市寻找机会。北京第一家店开在传媒大学。

当时的包公也叫包子西点屋。“后来我以为自己终究会老,就改名叫宝二爷。”

2004年包师傅生意不错,但远没有生气。直到小贝的肉松上市,包公第一次爆款才真正做出来。鲍也意识到北京有很多大品牌的面包,在正面竞争中没有优势。想活下来,只能偏一点,专注于肉松和小贝这种特制糕点。

让鲍第一次感到火热的是2013年京菜频道的报道。后来排队的人越来越多。宝趁此机会在北京又开了几家分店,并于2014年开车送宝二爷到天津。

真正让阿宝大师全国网红的是2017年2月上海人民广场店排队事件。在雨中排队四五个小时,让人质疑包师傅搞饥饿营销,雇人排队制造热闹假象。

鲍只是在店门口贴了个通知:如果真的是雇人排队,就把店交给爆料的人。

无论如何,成为网红之后,宝蔡晟至少看到了把宝大师打造成民族品牌的希望。但是,对于鲍个人来说,他需要面对的是质疑和压力:媒体蜂拥而至,鲍不会接受采访;质疑天空,只能在门口贴告示指责;担心人受欢迎,永远是担心食品质量问题。

事实上,包公已经工作了十几年,已经有了一套标准的生产工艺,但包公蔡晟仍然不放心。近600人的团队在前线盯着生产,他可以通过手机随时监控苏州、南京分公司的实时生产情况。

压力也来自宝二爷和牛二爷的较量。

宝大师的牛主要集中在上海。大火开始时,牛雇了当地的盲流在人群中排队。如果店员制止了,牛就砸门,砸柜台,撬玻璃,甚至威胁店员。我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但鲍仍然束手无策。

“我现在每天睡几个小时,怕犯错误。”成为网络名人后,鲍再也不能像往常一样每天两小时的固定跑步时间,作息也不规律。包蔡晟几年前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得多,但现在他渐渐老了。

“如果可以回去,我不想成为网络名人。”

如果它不变红呢?

“如果我去加盟,一个月能开1000,赚的钱花不了一辈子,但是做品控是个大问题。”

鲍·蔡晟仍然没有名片,也不接任何陌生的电话。

最近,鲍找了一个专业的法律团队帮他打假。他想在管理上慢慢卖给职业经理人,但又回到了“工匠”的角色。鲍·预言,维护自己的权利还有两三年的时间,但他决心努力到底。

最新消息是,宝二爷和宝二爷关于饮料的商标纠纷即将宣判。诉讼结束后,与包师傅关于头像面包糕点的商标纠纷将继续。

宝大师的经历不是个案。望京小姚五钢管厂小县城肝小龙坎西岔...当几乎一个品牌火起来的时候,必然会带来假货和山寨货,难以防范。餐厅老板有哪些打击山寨、保护品牌的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