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清 葎草记:致人痛痒也可治人疾病,小小绿植却也有大大来头

新闻热点

葎草又叫截藤、锯藤、虎藤、拉拉藤、五爪龙、蛇截藤、勒草等。从这么多葎草的绰号可以看出它的“威力”是巨大的。

作者徐永清

我从小就认识葎草。小时候,孩子们经常去河滩玩耍,如果他们不小心,他们的手和脚会被葎草割伤。因为葎草的藤蔓布满了又短又细的钩子,它造成的伤口就像被无数绣花针扎了一样;疼痛是自然的,伴随着一种奇怪的痒感,让人无法抗拒抓挠。有了这个抓痕,伤口越来越大...小学的时候,我学过一篇课文,讲鲁班上山伐木时手被杂草割伤,启发了鲁班,发明了锯子。割鲁班手的杂草是什么,文中没有说明,也没有人考证。也许这草是葎草。葎草是最常见的杂草,生命力最顽强。能长出之字形倒刺的杂草中,只有葎草最接近文中描述的那种。

葎草是一种多年生缠绕藤本杂草,它的叶子像棕榈,更像海星,它的裂片是独一无二的,有五到七片花瓣。就它的成长而言,最好用“狂野”、“疯狂”来形容。它蔓延散开,就像升起的烟,溢出的河水。它用咄咄逼人的气势让周围的花草感到无地自容,一点颜色都没有。

葎草擅长爬行和攀爬。在地面上,它几乎长得离地面很近,有很强的抓地能力。葎草所有的藤本植物都因其细小的倒刺而可以相互缠绕。一有机会爬,它马上就上去,一路唱;"但是你走上一段楼梯就能把视野扩大300英里"-它必须知道高处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葎草爬坡是定向的,从右向左爬。无论是风里还是雨里,顺境还是逆境,都不改变初衷。爬的时候也隐藏着一定的杀机——除非是高大的树木,苍劲的灌木,柔弱的花朵,包括农作物,只要被葎草缠绕着,绞杀造成的窒息就会“壮烈”。

在扬州,葎草被称为“多年生黑麦草”。这个词用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就是植物花的时间少,人花的时间多,有贬义。有的人爱管闲事,好争论,天生“能说会道”。他们会告诉抓到的人。这些人的特点和葎草的藤蔓一样,可以纠结,但纠结的是文字;一旦被包围,暂时不要脱身。《罗》可以从张的父母和李的家人那里谈论国际新闻,而且是没完没了,笑骂天下。空消耗别人的时间等于为了钱杀人。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人,最好敬而远之。如果你躲不过他们,你只能找机会逃跑。

其实作为一种植物,“罗罗藤”并不像人群中的“罗罗藤”那么可恶。既能绿化荒山荒坡,又能起到水土保持的作用。它也是一个很好的牧场,允许它生长繁殖或大面积生长,并放养牲畜作为食物。葎草也可以用于庭院的垂直绿化。比爬山虎和常春藤好。难得,粗糙。用葎草做花园的围栏,让它既能保护花草,又能充当护花使者,可谓扬长避短,充分发挥自身优势。

葎草的药用价值也是相当值得称道的。其叶、茎、果、根均可入药,治疗范围从肺炎、肾炎、肠炎到感冒发热、咽喉肿痛、无名肿毒。就治愈而言,不仅可以单方面作为药物使用,还可以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达到更好的疗效。

我记得我一个朋友腿上有湿疹,每年夏天都有。他去过很多医院,看过无数名医。他用了很多内服外用的药,但断不了根。湿疹不是什么致命的疾病,但是很顽固。痒一旦忍无可忍,就会被抓伤,出血往往很痛...久而久之,湿疹成了他根深蒂固的心病。古语云:“穷则金,病则方。”朋友有困难时,好心人告诉他一个偏方,就是用新鲜的葎草烧汤,在汤半热半冷的时候,把患处洗干净。过了几天就好了,再也没有复发。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有两面性的,只要是形势引导的,都可以为我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