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天鹅集团 重庆小天鹅商标侵权?

科技数码

[裁判要点]

虽然非商标所有人在被指控的侵权商品和公司网站中使用的企业名称与商标所有人的注册商标含有相同的文字,但非商标所有人规范完整地使用企业名称不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注册商标使用,因此不构成商标侵权。

[案件简介]

重庆小天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小天鹅公司)享有第769865号注册商标的专有权,涉及的商标为中英文结合(上部为“小天鹅”,下部为“小天鹅”),经批准的服务项目为第42类:餐厅、宴会、快餐店、自助餐厅。自2011年8月底起,成都如口生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口生鲜有限公司)未经重庆小天鹅公司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重庆麻辣烫基料包装上使用了“小天鹅”字样,在其公司网站上也使用了“重庆小天鹅”字样。重庆小天鹅公司认为如口贤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请求法院责令如口贤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礼道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

被告如口县公司辩称其没有侵犯原告的商标权。被告经重庆小天鹅(集团)成都小天鹅饮食文化有限公司授权,在争议商品外包装上宣传使用公司名称。争议货物外包装背面的描述中确实有“重庆小天鹅”字样,但并非孤立使用,与重庆小天鹅(集团)成都小天鹅饮食文化有限公司的名称连用,被告在公司网站上公示的内容为:成都如口生鲜有限公司是重庆小天鹅(集团)成都小天鹅饮食文化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被告在争议货物外包装上使用的注册商标为“如口鲜”,与原告商标无相似之处,不构成商标侵权。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中,被告生产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的商标是“如口鲜”,而不是“小天鹅”。虽然被告在被控侵权商品的外包装袋背面和公司网站的公司简介中使用了“重庆小天鹅”一词,但他没有单独和显著地使用“重庆小天鹅”一词作为商标。被告与重庆小天鹅(集团)成都小天鹅饮食文化有限公司就企业名称的使用达成协议后,使用上述公司的企业名称,以说明其生产销售的重庆麻辣烫基地是上述公司育成的另一品牌产品,被告是上述公司的子公司。他的主观意图是介绍被告公司的情况,但无意使用“重庆小天鹅”一词作为标识。从被告使用行为的客观表现来看,被告侵权产品外包装袋正面印有“如口鲜”商标,未出现“重庆小天鹅”字样。外包装袋上醒目地使用了“如口鲜”商标和被告企业的完整名称,向相关公众充分传达了商品来源信息。从相关公众的普遍关注出发,不会导致混乱。同样,被告在网站上使用“重庆小天鹅”一词时,也只是出现在公司简介中。其目的是解释被告的公司,该公司没有起到确定货物来源的作用,也不会在相关公众中造成混乱。因此,法院判决驳回重庆小天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对法官的评价]

由于商品包装越来越复杂,判断是否使用商标法意义上的图案、文字不是简单的事实认定,而应该属于客观效果的判断范畴。在商标侵权案件中,使用图案或者文字不应当视为商标使用,应当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审查该使用是否起到了区分商品和服务的作用。

第一,商标功能是认定侵权的基础

商标的主要功能是商标的标记功能,它使消费者能够将使用商标的商品或服务与其特定来源联系起来。区分商品或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现行商标法)第九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应当具有显著特征,易于识别。”使用商标的根本目的是在商品和服务的来源之间建立一对一的对应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必须是为了公众,必须与特定的商品或服务相结合,才能起到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包括识别商品来源和区分商品来源。商标权的边界是由其功能来设定和限制的。商标功能是确定侵权标准或划定侵权界限的重要依据。

二、国外立法中“商标使用”的定义

许多国家的立法界定了商标的使用。例如,美国《朗廷法》第32 (1)(a)条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任何人“为销售、许诺销售、经销或宣传任何商品或服务而在商业中复制、伪造、模仿或欺诈性模仿注册商标的标识,可能造成混淆、误解或欺骗”,应向商标注册人寻求以下救济。第(b)条规定,侵权行为还包括“复制、伪造、假冒或欺诈性模仿注册商标,并将其应用于与商业中商品或服务的销售、销售承诺、分销或广告有关的标签、招牌、印刷品、容器或广告,可能造成混淆、错误识别或欺骗”的行为。再比如法国《知识产权法》第L.713-3条,禁止下列未经权利人许可,可能混淆公众意识的行为:复制、使用或者张贴商标,对注册商标指定的相同或者类似商品或者服务假冒或者使用假冒商品。欧盟《商标指令》和《商标条例》规定了可以构成商标侵权的使用方法,包括:(1)在商品或者包装上使用标识。(2)使用标志促销商品,将含有该标志的商品投放市场或以此为目的进行储存,或者使用该标志进行促销或提供服务。(3)有标识的进出口货物。(4)在商业文件或广告上使用标识。

三、我国现行法律中“商标使用”的定义

我国现行《商标法》没有采用“商标使用”的概念,但现行《商标法》第52条第(1)款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相同或者近似的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规定商标侵权的构成要件之一是使用;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条所列的商标使用方式,“商标法及本条例所称的商标使用,包括在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商品交易文件中,或者在广告、展览等商业活动中使用商标”,列举了商标使用方式,认定了商标使用在商标侵权责任中的地位。

四、本案被告的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使用争议商标“小天鹅”是否构成商标使用。被告在其商品外包装上使用的商标是被告的注册商标“如口鲜”,商标醒目,字体较大,颜色鲜艳,与包装袋背景色反差较大,起到识别作用。虽然货物外包装袋背面和公司网站的公司简介中有“重庆小天鹅”字样,但“重庆小天鹅”字样并不是作为商标单独显著使用,而是介绍被告公司的规范完整的声明。经广大公众关注,可以区分出被告侵权商品的商标为“如口鲜”,被告侵权商品来自成都如口鲜食品有限公司,与原告商品不同。同样,被告在公司网站上使用“重庆小天鹅”只出现在公司简介中。其目的是客观陈述被告公司的情况,不起到认定商品来源的作用,不构成商标使用。因此,被告使用“重庆小天鹅”一词不构成对原告商标专用权的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