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人均gdp 广州2015年GDP总量超越香港 人均仍只有一半

科技数码

随着大陆经济的崛起,大陆南北三大城市的GDp已经超过了香港和新加坡。mainland China很多省份的经济总量也超过了台湾。但在新的经济常态下,这种追赶效应会逐渐减弱。

差距还是很大的

近日,广州CPPCC召开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第十七次常务会议,会议透露,2015年广州经济总量有望达到1.8万亿元,赶超亚洲“四小龙”新港。而且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进入高收入地区行列。

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表明广州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了与国际领先城市相当的水平。虽然衡量一个城市的指标很多,但经济总量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因为只有达到一定总量,才能进一步揭示城市的辐射力。

但是,虽然广州的经济总量超过了香港和新加坡,但广州与两者的差距仍然非常明显。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鹏鹏在接受《中国商业新闻》采访时表示,由于人口基数不同,广州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仍然只有香港的一半。此外,更重要的是,与香港和新加坡相比,广州的收入分配差距仍然要大得多,无论是基尼系数还是户籍人口与非户籍人口的差距。

特别是广州的GDp是基于大量的外来人口。目前广州常住人口1600万,但登记人口只有800多万。鹏鹏说,在教育、经济适用房、医疗和养老等社会保障方面,非户籍人口和户籍人口之间的差距仍然非常明显。这些差距迫切需要通过系统设计来解决,这也是未来需要突破的难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1月4日,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广州人来广州融合行动计划》,其中指出,广州市计划在5年左右的时间内开展全方位的专业、个性化、高质量的融合项目培训,加快广州人来广州在文化、经济、政治、生活等领域的融合。努力实现“岗位培训、劳动合同、子女教育、生活改善、政治参与、生活维权渠道”,切实推进“个人融入企业、子女融入学校、家庭融入社区、群体融入社会”。

广州市来穗人事服务管理局局长曾张凯汇报说,这是广州率先全面规划户籍与非户籍人员融合,探索解决我国特大城市大量流动人口服务管理问题的一项切实措施。这是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和国家中心城市的重大创新,将使广州的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形成一个相对完整和系统的体系。

超车效应降低

中国商报记者发现,本世纪初,香港的经济总量相当于北上广三个城市的总和。现在上海和北京的GDp分别在2009年和2011年超过香港,广州在2015年超过香港。天津、深圳等城市近几年GDp有望超过香港。

在省一级,台湾曾经让很多大陆省份难以匹敌,但近年来逐渐被一些省份超越。经济大省广东在2007年超过台湾,江苏、山东也在次年超过。目前台湾GDp排在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之后。

这种格局也是大陆过去十几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写照。到了八九十年代,大陆经济才刚刚起步。当时,率先进入发达社会的港澳台地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中国大陆城市的20至30倍。但改革开放后,大陆沿海地区以土地和劳动力优势吸引了港台地区的产业转移,经济发展迅速,与港台地区的差距日益缩小。

但未来大陆城市的GDp总量是追上香港和新加坡,还是各省的GDp总量超过台湾,会越来越难。这是因为,在过去,中国经济处于上升和起飞阶段,加上4万亿投资等强有力的刺激政策,许多省份经历了10%以上的快速增长,但现在这种持续的高增长难以重现。

厦门大学经济系副教授丁分析《中国商报》发现,追赶其他省市的比较优势逐渐消失,尤其是劳动力成本和土地成本正在接近发达国家和地区水平,东南亚等地区承接了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我们的土地、环境和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这使得我们不可能依靠高投资和依靠扩张来扩大驱动力。”

丁表示,在目前中国工业产能过剩、房地产库存高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将不再采取“漫灌”和“强刺激”措施,即使采取“漫灌”也不会有太大效果。以前很多省市都是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础上赶超港台的。“现在整个开发的传统动力机制已经被切换,原来的传统动力源已经不工作了。以前是因素驱动,现在是制度和创新驱动。结构转型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那么快。”

他说,港台进入发达国家后,经济增速明显下降。按照这个规律,大陆省市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增长,像港台地区一样,经济增长会放缓。

另一方面,进入发达国家后,许多地区在产业结构升级和优化方面做得很好,居民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良好,公共产品供给充足。相比之下,包括广州在内的内陆省市,在社会保障和收入分配方面都相差甚远。比如,虽然很多地方的GDp持续上升,甚至达到了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水平,但普通人的收入增长缓慢,人均收入与人均GDp之比远低于国际水平,这也正是很多公民被诟病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