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避暑山庄在哪 承德避暑山庄的文物究竟去了哪里? 真相原来是......

教育资讯

作为中国最大的皇家园林,过去地图上的避暑山庄面积已经明显大于承德市。这还不算周围的外八庙。1933年,日军占领承德。100多名日军占领省会热河的当天,避暑山庄东宫的“胡安娜盛京”大殿被烧毁,只留下现在的废墟。很难说是日本防火还是唐玉林抢劫。

绿色部分是避暑山庄(承德城市地图的旧版本)

在鼎盛时期,别墅里有几十万件文物,是清代北京以外最大的皇家宝库。清末,同光宣布三朝。由于财政问题,清廷多次废除热河陈设,不少文物被运往北京。直到民国成立,虽然文物只剩下一半,但数量还是很大,但保护情况不容乐观。

避暑胜地,1909年由英国人威廉·博多姆占领

清朝灭亡后不久,熊希龄担任热河总司令,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整理别墅里残存的文物。整理好的文物打包存放,经内务部批准后运往北京。同时,熊希龄还组织人对别墅进行了修缮。这两个措施值得肯定,但熊希龄很大方很真诚,对收藏没有兴趣。当时有军阀觊觎山庄宝物,想带点文物,熊希龄同意了。比如他随便给了蒋贵体一幅乾隆皇帝的书法作品。所以山庄文物的流失其实是从熊希龄这里开始的。

《大唐盛世图》原藏于山庄,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被台湾省评为“国宝”

1914年,“古物研究所”在北京成立,从热河运来的文物成为展厅内重要的文物来源。(当时热河的文物被贴上了“老粗”的标签。x”,沈阳的文物被贴上“封号”。x”。如果看到博物馆里的热钱,说明这个收藏是承德的)

上图为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清代李宗万著作《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画》。封面右上角贴有“Re 110号”的标签,表明此文物来自热河,是民国初年运至北京的一员。

1933年,当日军逼近华北时,平金形势危急。为了避免混乱,民国政府将古物展览中心和故宫博物院的一些藏品搬到了南方。1949年蒋介石打败台湾省,许多文物被带到台湾省。当然也有以前山庄的藏品。没有南迁的古物留在北平,存放在故宫。解放后,故宫调拨了许多文物来丰富山庄的收藏,承德文物也逐渐修复,并组织了一个博物馆。

熊希龄之后,热河的都城相当疯狂。姜桂缇(1913-1921年统治热河)和唐玉麟(1926-1933年统治热河)是山庄最厉害的猎人。别墅内大量文物,如匾额对联、挂屏、宫廷陈设、书籍档案、佛器等。,已成为他们的个人财产并被他们占用。这两个人不仅拆毁了别墅里的大量建筑,还洗劫了数千件文物。唐玉林的儿子在沈阳开餐厅的时候,为了吸引客人,直接把禹岩大厦的牌匾递到了别墅里。唐玉麟家在天津意风区意大利军营附近,挺大的。当我访问天津时,我不禁感慨良多。

山庄燕玉楼美景

1933年日本人进入承德时,别墅里有很多文物。满洲国皇帝溥仪认为他继承了清朝的法制。日本人虽然视他为傀儡,重要的傀儡,但在文化上给了他敷衍的态度,派日本的学者考察承德的古迹,制定修复计划。但是,资金一算,日本人就把山庄变成了军营。

日军进入山庄,孙中山的“天下为公”牌匾还挂在德惠门上

山庄成了军营,日军以“月光河声”为马厩,岛上到处堆马粪。在尤勇寺附近驻扎部队,练习射击。1943年日军在前线行色匆匆,缺乏战争资源,日本人就记住了山庄的“青铜堂”。

今天的朱元神庙只有破损的墙壁

铜殿的正式名称是朱元寺的景宗亭,它是仿照颐和园万寿山的宝云亭建造的。它由纯铜制成,重220吨。日本人拆了宗敬阁,把铜运到奉天兵工厂做弹药。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石觉部在承德驻扎了两三年,军部设在山庄。散落在山庄平原区外的古建筑大多被拆毁修筑工事,对山庄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解放后,热河省和承德市部分机关落户避暑山庄,80年代迁出。1976年,国务院《避暑山庄和外八庙十年改造规划》开始实施。山庄内的工厂、机关、医院、部队都要搬出来。当时驻扎在万树源的承德军师以“地方不给地盘”为由迟迟不走。1983年,河北省政府的一份红头文件突然送到承德文物局:“根据省委领导同志的意见,省政府决定研究同意承德军师不出宫,但可以划出六和塔,由承德军师建墙。向东开个门,交给承德市文物部门观光。”这份文件震惊了文物局的所有人。

当天晚上,承德的文物和古建筑专家付了钱,赶到北京,要求恭王府的一位主任给一封他写给副总理顾牧的长信。国务院高度重视承德的《群众来信》。过了一会儿,专员被送到承德调查,然后明确命令承德军师必须搬出避暑山庄。山庄也得到了充分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