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荒地 关于最新农村开荒地国家新政策

教育资讯

首先要明确待复垦的土地属于国家还是集体。

就填海造地而言,国家有法律规定填海造地对填海造地有使用权,可以用于耕种,但不能用于建房。对于土地复垦,一般是维护原土地复垦工人的使用权。但如果原开荒人在开荒后弃地,后续开荒人能否取得土地使用权,取决于原开荒人是否构成弃地事实。种植一年生作物,两年后无人照管,可视为废弃。

所有权属于村集体荒地的,村集体可以依法收回荒地使用权。但根据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村集体必须对农垦工人进行补偿。

在土地征收的情况下,目前土地复垦中土地征收的补偿标准确实是法律空。但原则上,土地复垦的补偿应该与农用地的补偿相同。

村民想取得复垦土地的承包使用证,可以与村集体协商。先与村集体签订相关合同,再向政府申请认证。

虽然现行法律对取得土地复垦合同使用证没有特别的法律规定,但依据可以从其他相关法律中推导出来。应该鼓励向土地复垦工作者发放土地承包证书,因为这符合中国的国情,有利于充分利用中国日益稀缺的耕地资源。

农村的四大荒地是什么?

“四荒地”是农村丰富的土地资源,包括中国农民集体合法使用、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的“四荒地”,具体是荒山、沟壑、荒山、滩涂等未利用的土地,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没有得到充分、合理、有效的利用,但却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四荒地”可以家庭承包,也可以通过招标、拍卖、公开咨询等方式承包。;可以承包给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也可以承包给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人。

目前,国家鼓励利用“四荒地”发展休闲农业,倾斜中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建设用地指标发展休闲农业。此外,将加快制定农村居民依法利用自有住房或其他条件从事旅游业务的管理办法。

大众观点

第一,认为“土地复垦的土地补偿费归村集体所有”

首先从赔偿性质来说。土地补偿费是对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消灭的补偿,应当由集体经济组织全体成员共同所有。土地复垦属于集体所有制,土地复垦只享有承包经营权。土地征收后,土地补偿费归被征收土地的所有者所有;作为承包经营权的所有者,农垦工人的权益从青苗补贴中得到补偿。

其次,从法律法规的规定来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不动产和动产,属于本集体成员的集体所有。下列事项由集体成员按照法定程序决定:...土地补偿费的使用和分配办法;..... "虽然第五十九条没有明确规定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但根据该规定的立法意图,土地补偿费归集体成员所有。如果是承包方所有,物权法没有要求土地补偿费由集体成员确定。《海南省征地补偿分配使用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自治组织没有条件将同等数量、质量的土地调整给被征地农民继续承包经营的,征地补偿按照不低于70%的比例支付给被征地农民。“根据其立法意图和司法审判实践,本规定所针对的对象应理解为“家庭承包地”,不包括“其他方式承包的土地”,如土地复垦。

再次,从三亚的地方性法规来看。2013年3月25日,三亚市人民政府发布《三亚市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安置管理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村集体土地承包权取得的土地,征地补偿原则上归村集体所有,用于发展集体经济、村庄建设或者公益事业。被征收土地投资于土地复垦和承包经营促进土壤改良的农民或经营者,村集体可以支付一定比例的安置补助费,支付比例必须经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会议成员或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会议同意。代表同意决定。”该条明确规定,对于以其他方式承包的土地,被征收的征地补偿费原则上归集体所有。

最后,从审判实践来看。2013年,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上诉人三亚市崖城镇南山村委会高山村组与上诉人胡亚庄发生纠纷,纠纷金额400多万元。案件的焦点是土地复垦被征用后土地补偿费归谁所有。经审判委员会充分调查、认真审理和反复讨论,中级人民法院确认了荒地征用后青苗补偿费归产权人所有,土地补偿费归集体所有的原则。此后,大量类似案件按照这一原则得到了正确处理,避免了集体财产被挪用,维护了广大村民作为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

二、认为“土地复垦的土地补偿费应归村集体和土地复垦者所有,村集体占很大比例”

划拨开荒土地补偿费应当符合法律规定,并兼顾国家优惠政策和特定历史原因妥善处理。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国家鼓励村民开荒,并免费提供土地让村民经营使用。根据双方形成的事实,村集体鼓励村民开荒,村民不需要缴纳土地承包费,免费使用土地,享受单独经营土地带来的利益。事实上,村集体和村民之间已经建立了不规范的合同法律关系。但无论村集体与村民之间定期或不定期的荒地承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民集体所有,先锋队对开垦的土地没有所有权,只有使用权。因此,在征收村集体土地时,土地补偿费当然会归村集体所有。但基于公平合理的原则,村民长期耕种使用土地,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土地复垦,努力经营管理,很好地保护了土地资源,大大提高了土地生产能力。村民获得补偿的权利不是基于土地的所有权,而是主要基于土地投资带来的土壤肥力的提高。《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三条规定:“承包方投资承包地增加土地生产能力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依法转让时,有权获得相应的补偿”。从立法本意来看,这一规定可以理解为承包人在承包经营期内对承包土地进行了较大投资,使承包土地的使用价值得到了较大提高和提升,承包土地经营权依法转让时要求相应补偿的权利。所以在征用荒地的时候,承包荒地的村民也应该得到补偿,但是这个补偿要适当合理。既符合199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治理和开发农村“三废”资源进一步加强水土保持的通知》的规定,又符合2004年《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第三条的精神。

总之,土地复垦被征用后,除了村集体享有分配补偿的权利外,承包荒地的村民也应得到适当补偿。补偿可以参照土地使用年限、土地目前耕作情况、投资损失等进行。

第三,认为“农垦土地补偿费应由村集体和农垦工人共同承担,农垦工人占很大比例”

第一,国家政策和法律鼓励土地复垦,保护土地复垦工作者的权利。鼓励开荒和保护开荒人权利的政策由来已久,但都是原则性规范。1963年8月5日,财政部转发《国务院关于农村人民公社、社员储备和土地复垦免征农业税的批复》,证明国家为了鼓励土地复垦,对土地复垦免征农业税。1963年8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民事政策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个人成员应当停止侵占集体土地和开垦土地,并责令其归还原主。他们的工作费用可以通过协商解决。可见,即使是占用的土地,也是补偿生产成本的。1996年6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治理开发农村“四荒”资源进一步加强水土保持工作的通知》规定,实行“谁治理、谁保护、谁受益”的方针,规定“四荒”上的土地归省长所有,新增土地所有权归集体所有。在约定期限内,州长应有权使用和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1998年《土地管理法》只规定了国有荒地使用的审批,没有规定农村集体所有荒地。现行的2004年《土地管理法》第38条规定:“国家鼓励单位和个人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在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防止水土流失和土地沙化的前提下,开发未利用的土地;如果适合作为农用地开发,则优先作为农用地开发。国家依法保护开发商的合法权益。”从以上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可以看出:一、建国以来,国家鼓励开垦荒地的政策从未改变;二是垦荒保护政策从无到有,从不规范到逐步规范。然而,对于具体的权属仍然没有明确的规定,导致荒地复垦工人的权益受到侵害,纠纷日益增多。

第二,土地复垦权属争议不是出于国家利益和集体利益的保护。其中一种情况:村委会或村民小组的决议对开荒人造成侵害。根据《土地管理法》、《物权法》、《农村土地承包法》、《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有关规定,涉及集体重大利益时,特别是征地补偿是否以及如何分配,需要以村委会或村民小组会议的形式进行讨论决定。在实践中,由于不熟悉国家政策法规,土地复垦时间长,村委会或村民小组有时不清楚土地复垦的时间和具体条件,在讨论过程中,也没有明确决定是否赔偿土地复垦人员。有的甚至是村干部说了算,有的给,有的不给,严重侵害了农垦职工的权益和国家政策支持艰苦创业和农垦的积极性。

案例二:开发商为谋取私利而征用土地,对土地复垦者造成侵权。当开发商开发一块土地作为民用或商用住宅时,他们通常通过政府批准获得土地使用权。在很多情况下,土地是以国家规划和为公共利益征用土地的名义征用的。利用法律法规的不完善,对征地开荒者给予不合理补偿或根本不补偿。比如海南省地方法规规定,1996年前清理的土地,从2006年开始要签订合同,集体经济组织拒不签订和支付租金的,有权收回土地。很多农垦工人并不知道有这样的规定,根本没签过合同。开发商或其他经济组织利用此类条款向土地开垦工人无偿或低补偿地收回土地。笔者认为,过去使用过的、经过两轮土地承包后仍未改变状况的农垦劳动者,即使未经批准没有签订合同,也应考虑建立实际的合同关系。根据实际情况,综合考虑土地用途、市场价格、农垦工人投入的资金和精力数量、农垦后土地使用年限、合同资金支付情况、当地经济情况等因素。,农垦工人应得到适当补偿。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国家法律法规政策,还是从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角度。大部分权益应该在征地补偿中给予耕种者。少数利益属于集体,因为毕竟土地属于国家或者集体,需要向集体缴纳一定的管理费或者税费。俗话说,不劳无获。一个人或一个家庭,在一片荒芜贫瘠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多年,把这片土地变成了沃土,更何况是响应国家政策,其精力和汗水自然要得到补偿,才能体现一个国家的完整和一个社会的公平正义。

第四,认为“填海造地的土地补偿费应归填海造地工人所有”

根据微观经济学,资源配置的优劣直接影响一个社会的经济效益。衡量其利弊的标准是将有限的经济资源分配给社会最需要的方面。同时,既要考虑短期利益,又要协调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关系。资源配置的目标是经济效益最大化。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建立一套资源配置体系。对于土地,要使土地等自然资源达到最优配置状态,减少资源配置中的浪费。土地作为一种生产资料,适合于满足人的欲望的经济要素。生产资源价值的实现取决于它的利用,以实现效率,完成从低效率到高效率的演变。“四荒”土地不利用就没有效率,荒地被承包人以虚假的借口利用,使承包人和土地所有者都从中获得利益,反过来又带动社会各阶层新的社会利益变得平等,有利于增加国民收入,符合福利最大化原则。

根据现行法律,《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原则上只规定了土地补偿。根据各地现行的耕地征收土地补偿标准,土地补偿标准与土地质量和年产值有关,大部分是按照被征收土地分类确定的统一年产值的6-10倍确定的。但法律授权各地对包括荒地在内的其他土地征收确定土地补偿安置补贴标准。耕地、林地、草地等土地都有相对固定的年产值,而荒地没有稳定的年产值。如果不使用,肯定没有输出价值。即使投资巨大,也不一定有产出。以年产值作为荒地土地补偿费参考标准存在一定的技术障碍。如湘乡市规定,荒山荒地上征收土地的补偿标准按被征收土地相邻水田补贴标准的20%计算。在我省范围内,《海南省土地征收补偿安置管理办法》或《三亚市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安置管理条例》均未规定荒地土地补偿费。

让土地废弃是对日益稀缺的土地资源的极大浪费。如何优化土地政策,对于提高荒地利用率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对于集体经济组织来说,获得荒地征地补偿费只是一种短期利益,具有概率性和不可复制性,不能成为集体经济组织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但是,承包荒地利用给集体经济组织带来的效益要可靠得多,承包资金的效益有短期效益也有长期效益,所以要提高承包人利用荒地的积极性。从这个意义上说,集体经济组织要考虑如何合理确定荒地承包基金,荒地的土地补偿费由承包人取得,作为承包人使用荒地投资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