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轮 冰雪长津湖 88师穿插失败 吴大林、张仁初和宋时轮谁的责任最大

环球视野

1950年11月27日,著名的长津湖战役打响。由于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不如对手,宋制定了分割包围、互相歼灭的作战方针。战斗打响后,第27军以极快的速度包围了隶属于美国第7师的北极熊团,经过5天5夜的苦战,敌人全军覆没。与此同时,第20军还包围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所属的第5团和第7团,但由于缺乏重武器,这场硬仗打得特别艰难。

北极熊团崩溃后,被第20军包围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两个团突围,以逃脱被包围的命运。依靠强大的火力和机动性,它最终突出了第20军的包围圈,逃到了角落里。宋命令第20军追尾,命令担任预备队的第26军立即南下,在敌人面前抢占下角,彻底堵死了陆战1师的退路。26军军长张仁初将此重任交给了武大临第88师,但第88师未能穿插,损失惨重,很快被撤回。那么武大临、、宋谁对88师的失利负最大责任呢?

先看看宋对的责任。第88师失败,宋唯一的责任就是轻敌。在长津湖战役打响之前,第9兵团从未直接与美军正面交锋,认为即使美军再难打,也应该足以以两个军对付敌人的三个团。于是,26军5万多人成为预备队,安置在距离战场100多英里的地方。战斗打响后,发现单靠第20军无法吃掉第5团和第7团,于是紧急命令第26军参战。在气温零下20多度的长津湖地区,26军确实很难在短时间内到达预定的作战区域,仅靠士兵的双腿就要按时完成任务。如果第26军的位置离战场近一点,结果可能会更好。

看看张仁初的责任。12月2日晚,26军接到兵团命令,要求他们立即南下,于3日凌晨进入进攻阵地。那天晚上,筋疲力尽的角落里的敌人发起了进攻。当时,第26军各师的位置距离夏洛里45至70公里不等。张仁初认为那天晚上似乎不可能到达目的地,所以他向兵团解释了这一情况。最后,宋同意将到达时间推迟一天,改为4日凌晨到达,并于4日晚向美军发起进攻。经过研究,张仁初把穿插任务交给了88师,当时88师位于德什里和雄东,是26军各师中距离夏洛峪最远的。当时78师离下涓里最近,但张仁初更进一步,要求88师完成这一穿插任务,多少有些不可理解。

最后,看看吴大林的责任。已经是12月3日晚上,第88师接到了军事命令。命令要求他们于4日凌晨插入夏洛里以南的都秀峰线,构筑阵地,配合兄弟进攻夏洛里,切断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的逃跑路线。当时88师与都秀峰的距离是70多公里。12个小时完成旅程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38军113师穿插三个实验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但88师师长吴大林担心部队在雪夜行军时容易掉队迷路,所以没有命令部队立即出发。直到3日下午3点左右,吴大林率领第262团、263团作为第一梯队南下,第264团和师作为第二梯队跟进。这一时间比军方要求的起飞时间晚了15个小时,严重延误了飞机。吴大林为了赶时间,命令部队沿大路行军,但途中遭到敌机密集轰炸,损失惨重。

吴大林的吉普车也被炸毁。他只受了点轻伤,但他和部队失去了一整天的联系。直到12月7日凌晨,第88师先头部队才到达都秀峰。但是,海军第一师的第五团和第七团已经在6日上午和在下曲峪守敌一起撤退了。第88师随后发起追击。由于严寒和物资缺乏,部队人数严重减少。战后撤销了第88师的番号,剩下的人员缩减为第26军特种兵团。88师的吴大林老师,责任最大。如果他在3号晚上准时离开,部队就可以避免被敌机轰炸。如果他能像113师那样准时到达作战区域,美军的退路将被切断,我军将取得更大的成功。然而,由于他的犹豫和指挥失误,这一切都失败了。战后,吴大林被撤职,很快回到了中国。1955年,他被授予大校军衔。

标签: 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