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行板 宜宾李庄 如歌的行板

环球视野

唐朝时,由荣州统治。

宋代为南溪县。

早在3000年前,这里就有人居住,1460年前,李庄是南光县的县城。

李庄位于长江南岸,面积67平方公里,人口4.3万。在中国的地图上,恐怕很难找到第二个能与庄莉竞争的城镇。如果你不相信我,请看:

1940年,庄莉士绅发出“通达迁川,庄莉迎之;一切需要,就地供应”。一条十六字的短信改写了李庄的历史,国立同济大学从昆明迁至四川李庄。

中央博物馆、中国建筑学会、中国科学院人体生理学研究所齐聚李庄。人口不到4000的李庄镇,已经接纳了一万多名外国文化学者。这一举动,空,是一个石破天惊的事件!

这就是:中国的庄莉!

从幼儿园到大学,你可以完成所有的教育,而不需要走出一步。这不是神话,这是真事。

这就是:中国的庄莉!

中国的庄莉一夜之间成为了与渝、成、昆同名的四大抗战文化中心。

沿着同济大学工学院旧址西墙的一条小路上,一家人独立的木屋被几丛竹子覆盖着。这座简陋的农舍是抗战时期中国建筑科学之父梁思成先生的故居。被称为研究中国建筑杰作的《中国建筑史》在蛙声中完成。

在破旧的木屋里,我闭上眼睛打坐。那边的油灯反映了中国知识分子不屈的脊梁。在枪炮声中完成的杰作,会为红尘滚滚的社会,为浮躁的人生,留下许多永远无法探索的话题。

田野里有一些美丽的花朵,相信梁思成夫妇一定见过;老茶馆里坐着许多喝茶的人。相信陶、方逵李、、罗、张地周等大师一定尝过四川李庄的盖碗茶。今天,当人们重新邀请雕像进入寺庙,恢复历史文化遗迹,恢复古镇的原始风貌时,也需要广阔的胸怀。

漫步羊街窄巷,走过历史隧道,沉重的脚步声打在寂静的青石板上,凹凸不平的路面被风雨冲刷得干干净净,古镇里的房屋无助地看着我,如淳朴的山民。

庄莉的白肉是不可或缺的,而那一片片薄如蝉翼的白肉真的不知道如何将它们“切片”下来;鲜豆花不可少,那堆冰雪食品得益于清泉的滋润;有红藤尖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这个能吃吗?”被都市人惊呼,香香被蘸上海椒水送饭;油炸花生必不可少,自制的枸杞酒生动地指出诗人太白了...胃容不下太多诱惑,眼睛却舍不得离开那满是友情的厚瓷碗。当弯腰已经成为过去的记忆,沿河慢慢走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长江沿岸的大坝很长很长,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古建筑傲然屹立在大江岸边,默默地注视着远方的长江。

一抹夕阳不愿照在远山上。在这座山和水之间的大坝上,有着世界上最简单的真理和最耐人寻味的记忆。我知道庄莉看得不够,庄莉对中国革命的特殊贡献必将载入史册。

历史离我们不远,所以我们不需要去寻找。每一个细节都被脚步和车轮定格为一系列永恒的雕塑,用时代的歌声装饰。

中国李庄,东经104° 47′11″,北纬28° 49′9″至48′13″。

螺蛳堂精致独特,魁星阁价值连城,九宫十八庙世所罕见。

太好了。中国李庄。

标签: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