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小说 国产轻小说平台饮鸩止渴,最终还是难逃关闭,为何如此?

环球视野

2019年9月23日《大光死了》。

自2015年9月底轻小说创刊以来,可谓是它最好的写照。经过一年的发展,轻小说在百度、360等各大流量渠道的关键词数量依然停留在两位数的水平。比起起点等几万个关键词的龙头老大,就连同样是国产轻小说网站的SF轻小说也高出100多倍。

直到2018年春节,一部后来被中国观众广泛称为“移动人”的日本轻小说《用智能手机在不同的世界旅行》被引入到轻小说原版中,在站内掀起了阅读日本正版轻小说的热潮。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5月30日,一部名为《在异国他乡探索第二人生》的日本轻小说因动画新闻而引起关注,使大量读者意识到其中的侮辱情节。最后,动画项目被终止,HJ图书馆宣布将停止出版这部小说。

轻写作和轻写作小说也因为《在不同的世界里探索第二人生》的推出而遭遇滑铁卢。尽管他们反应很快,删除了小说,并宣布终止所有合作,但轻写和轻写小说仍被关闭。

轻量级文学和轻量级小说网站的最终关闭是否与“在不同的世界里发展第二人生”这一事件有直接关系尚不可知。诚然,轻小说直到最后一刻才成为国内行业巨头,但网站的关闭还是给了国内相关创作者一记耳光。几个月前,在自己的“耀星节”发放20多万奖金的网站倒了,至少有上万粉丝的官方微博连再见都没说。

至于轻小说的尴尬局面,用户有目共睹。从内容和曝光度的不足,到市场的大小,国内网文对读者的垄断,以及消费者付费阅读的合法意识的缺乏,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轻小说乃至所有国光网站的运营。

国家轻是不争的事实。毕竟国内读者的认可度还不如动画观众。

中印关系非常微妙,这反映了中国ACG市场的现状。我们不妨从光和漫射来谈这一点。

上世纪末,日本的原创电视动画比现在难得一百倍,因为当时日本动画市场的共识是“动画离不开原创基础”,所以轻小说、漫画可以说是动画的“前辈”,这种产业链模式依然不可动摇。

回头看看国庆和郭曼,他们之间的关系很淡。比如近年来风靡中国的郭曼《全职大师》和《魔道祖师》,都是诞生于中文网文。今年6月开始发行的《变态生物笔记》更接近日本流行的网络小说,但本质上还是中文网文。

是的,视野扩大后,中国网络文学和日本网络小说都属于网络文学的范畴,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已经是一个庞大完善的生态圈,而后者则是一个由轻小说衍生出来的产业。

由此可见,两者的“根”是有本质区别的。Web是日常明度的延伸,而国民明度更像是中国网文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虽然国庆和中网不是完全吃同一块蛋糕,但注定国庆需要独自形成生态圈才能生存,这无疑显得有些痴人说梦。

轻读小说不是不能支撑场面的国光作品。其中一部就是上图的《一派之主老而不被尊重》,但它的单曲最终通过众筹计划成功地结识了读者,这是民族轻工产业链缺失的最直接表现。

不开放市场是个大问题,反过来作用于解决这个问题的手段。

首先,“国庆”这个词让很多读者感到陌生,反映出读者不认同国庆。如果中国读者的印象是逐渐常规化、同质化,那么国庆可能就是山寨,甚至不上台面。

“一个学校老了,不尊重别人”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恶搞故事书里出现的“蓝发女神阿雅”,到漫画版的“没人说你穿得像博丽灵梦”,充满了一种娱乐的感觉。在这种创作模式下,读者很难想象这样的作品应该如何向图书馆版和动画轻工业路线靠拢。

也许国光不一定需要这些产业链的支撑,但读者需要一个不看淡天而看淡国的理由。

那么,日本的ACG作品中没有“跳戏”或“跑错台”这种说法吗?不是。

抛开那些频繁恶搞、直接ACG行业题材的轻小说不谈,就连在《命运》系列的动画《埃尔梅罗君主二世事件本》中,有一个叫哈特勒斯的角色也邀请了福山润为其配音,并跳演了一部《代码Geass叛陆璐秀》的剧。

恶搞、耍梗、耍花招在日本ACG作品中并不少见,问题的焦点在于处理此类桥段的专业水平。

比如上图的哈特勒斯通灵剧,用神韵时的手部动作和醒目的构图都是和福山润的声音结合在一起的,但是看过Code Geass叛逆的陆璐秀的人都会得到消息。

这部跳剧桥的特点是,无论它的“寓意”多么直白,本质上还是观众的主观判断,其次是这部短小精悍、给人印象深刻的剧,对剧情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这“任何”到什么程度?如果一个没听说过《码Geass叛陆璐秀》的观众看到这一幕,心里肯定没什么波动。

这是在一部不卖梗的作品里玩梗最纯粹的形式。知道的观众会笑,不知道的观众会无意识。

虽然这只是两国轻小说的共性问题之一,但也真实地反映了两国轻小说的水平差距。之所以在这里说轻小说作品不是轻小说作家,是因为大部分日本网络小说的质量其实是参差不齐的。而网络小说改编成图书馆版,专业编辑会提出建议让作者修改,最终成为大家熟悉的轻小说出版物。所以不能说都是作者的问题。

上至《记录地平线》,下至《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下至《带着智能手机的异世界旅行》和《圣贤孙》,都是从这条路走来的。

《我想吃你的胰腺》也在日本网络小说投稿网站“小说家になろぅ”上连载

简单来说,国庆的市场环境还处于用爱发电的水平,所以吸引的作者大多是感兴趣、缺乏经验的学生,这反过来又限制了全民国庆作品的水平和与之挂钩的市场收入。

那些同样处于起步阶段的国光作家,往往同时受到中国网文和日本轻小说的影响。由于他们对轻小说的向往和对中国网文的熟悉,很容易产生带有强烈山寨感的半时作品。另一方面,在编辑人才匮乏、市场需求不一的大环境下,中文网文的运营模式成为了中华之光的第一参考对象。

这样一来,相比一年一两卷的图书馆版轻小说,各大国家更倾向于让作者向中文网文方向靠拢,要求签约作品每月更新5万到8万字,每天要有章节更新,进一步加重了国光的精简程度,最终影响作品质量。但在国民光收入的来源只是小说本身的前提下,这种做法很难否认,于是逐渐变成了无限循环。

其实无论是国庆还是日本网络小说,他们本质上都是对线上投稿模式低成本、低风险的优势感兴趣,读者筛选出来的作品具有“稳赚不亏”的巨大吸引力。

两者的区别在于,日本的网络小说可以说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过程,也是它在业界的产物,而郭庆面对市场完全饱和的中文网络文本,更像是被时代推着走,最终被迫吞下慢性自杀的毒药,才找到合适的运营模式。

然后,四年后,轻小说成了“毒人”之一。

文本:锁定

标签: 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