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网红 庞麦郎:过气网红如何度过中年危机

环球视野

5年前,庞麦郎和《我的滑板鞋》突然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引发热议。

走红背后,是他签约的华数唱片组织团队运作的结果。对于这个说法,庞麦郎一直不认,他坚信自己成为了现象级网红是因为才华。

庞麦郎成了这其中的少数派。外围观众散去这几年,从半空坠落的庞麦郎没有停止过挣扎。

他一直坚持“歌手”的身份,抗拒对自己做过多商业开发。

人到中年,庞麦郎松动了些,他同意做滑板鞋、出周边,但没有像反对他的人期待那样,摆出梦醒的姿态。

 

庞麦郎演出散场后和工作人员在一起。

滑板鞋尚在设计中,它最终会否被生产出来,又能制造多少营业额,我们不而知。但在这之前,滑板鞋带来的收益将作何用,庞麦郎已经有了美妙构思:“我们做鞋子是实现我们的商业计划,然后用更多的钱去做音乐,投资。”

一如既往的跳跃式幻想,这几乎是意料中的事。庞麦郎的人生哲学更像孔乙己,旁人的质疑和劝阻无所谓,只要说服了自己,就相当于说服了全世界。

演唱结束后,庞麦郎伏在音响上一一给观众签名

面对音乐,他仍旧不明就里,会被同行看出破绽。在知乎上有人问“你遇见过的最让你心疼的过气网红是谁?”一则高赞回答提及庞麦郎,原因是他有一次在livehouse排练演出,让调音师把音频调高,试好音后,工作人员默默地把旋钮旋了回去,音效一点没变,庞麦郎并未察觉。“他好可怜。”答主说。这个答案获得了超过2万个赞,网友觉得这个故事可悲又可笑。

只要停止唱歌,庞麦郎就不必经历这些审视和嘲笑。但庞麦郎自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依旧不相信自己才华平平,有人请他去歌唱,他就去了。

庞麦郎演唱中

5年来新歌默默发,没有一首像《我的滑板鞋》那样横扫话题榜,听众中,取笑和质疑的声音占绝大多数。这些反而让他更认定自己音乐天赋超乎常人:“我创作的一种风格,我觉得是比较前卫性,就是我们做出了超时代的音乐。”

外部世界没有停止告诉他,你只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而作为对立面,庞麦郎很少再摆出对峙的姿态。

他不再像刺猬一样,对想要走近他的人亮刺驱赶。庞麦郎不再执拗地维护他为自己编造的某些人设,不再强调自己是“台湾基隆出生”,默许跟拍者到他农村的家中拍摄。镜头拍到了庞麦郎跟父母一起在家中干活的场景,他也没有公开反对。

看客散去5年后,庞麦郎在无人关注时已走近中年。他依旧靠演出收入坚持着他的音乐创作,虽然表示会尝试售卖滑板鞋赚钱,但物质生活依旧贫瘠。

对于庞麦郎来说,人生至高处或许早止步于《我的滑板鞋》疯红的那一年。即使再无法重回视觉中心,但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他已从喧嚣中走过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