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开花墙外香 陆金所、信也科技获印尼P2P牌照

   网贷天眼   2019-10-15

国内遇阻,P2P平台出海欲开启新篇章。

印尼金融服务管理局(OJK,下称“印尼金管局”)近日分别颁予中国互金企业信也科技(原拍拍贷)和中国平安旗下陆金所P2P牌照。预计该P2P牌照将于今年年底前正式发放。

而拍拍贷刚刚转型升级为信也科技,并把开拓国际业务作为下一个十年的发展目标之一;陆金所母公司中国平安也刚获得消费金融牌照。

有业内分析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印尼P2P牌照的加持,加之中国互金行业监管趋严和出清加速,对于中国互金企业开展国际化业务和继续开展P2P业务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中国互金平台出海印尼

本报记者了解到,此次不是印尼金管局第一次给互金企业颁发P2P牌照,但还是以印尼本土企业居多,很少见到中国互金企业的身影。

2016年12月28日,印尼金管局颁布了第一部P2P在线借贷监管条例,规定P2P在线借贷公司若要获得印尼P2P牌照,必须先在OJK进行注册,审核通过后拿到注册号,进入为期不超过一年的监管沙盒,才能下发正式牌照。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7日,在印尼金管局OJK注册和经过授权的金融科技运营商总数为127家。新注册的15个金融科技公司分别为qazwa.id、bsalam、onehope、LadangModal、Dhanapala、Restock、 Solusiku、 pinjamdisini、AdaPundi、Tree +、Assetkita、Edufund、Finanku、Tunasaku和Uatas。而在第4次下发P2P牌照之前,获得OJK颁发的牌照的平台仍旧是7家,分别为Danamas、Investree、Amartha、Dompet Kilat、KIMO、Tokomodal和Uangteman,且多数为印尼本土互金企业。

另外,有知情人士称,获得P2P牌照的互金平台不少与印尼财团金光集团(Sinar Mas Group)有关。其中,Danamas就是金光集团旗下直属的P2P借贷公司,是最早一家获得OJK颁发的牌照。

今年10月,OJK再次为6个P2P借贷平台颁发了金融牌照,分别是Modalku、KTA Kilat、Smart Credit、Maucash、Finmas和KlikACC。这也意味着到目前总共已经有超过15家金融科技公司获得了正式牌照。

随着牌照数量的增多,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的身影也渐渐显露。本报记者通过查询发现,KTA Kilat属于上海哈杜公司旗下,于2016年12月在印尼启动金融科技贷款业务,并于2017年10月获得了来自君联资本的数百万美元投资。

还有刚刚获得2019年以来中华区金融科技最大融资案的WeLab,Maucash隶属于WeLab旗下,在印尼上线一年获得超过60万注册用户。此前,WeLab与大型综合集团Astra合资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AWDA”。

中国高榕资本、新加披淡马锡控股旗下兰亭资本以及金沙江创投、元璟资本、领秀资本和毅园资本等参与新加坡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创新公司ADVANCE.AI(领创智信)的8000万美元C轮融资,其合作客户包括出海东南亚的中国互金公司掌众金融、洋钱罐、Rupiah Plus、唐牛等以及印尼本土互金平台Kredit Pintar、Ayopop等。

根据印尼本地监管要求,在印尼当地经营P2P业务需成立有限责任公司;外国公司需通过建立合资公司的方式进入当地市场,持股最多不能超过公司股份的85%。

值得一提的是,能在印尼获得P2P牌照和中国互金平台背后的资本背景不无关联。

为什么选择印尼?

按照2016年12月的条例规定,从2017年开始申请注册的P2P在线借贷公司需要定期上报主要的业务数据,自此之后OJK开始不定期公布行业数据。有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4日,OJK公布2018年前4个月放贷额为55,000亿印尼卢比(约合25亿人民币),放贷人数为150万 人,折合人均贷款金额为1667元人民币。

彼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数据显示,2018年4月,印尼人口为2.62亿,也就是说,P2P在印尼的渗透率为5.72‰,处于较低水平。

但有数据显示,印尼2.62亿人口中,34岁以下人口占比超过70%;超过1.4亿人使用互联网,占比超过50%。近年来,印尼的经济增长一直维持在5%及以上的水平。

凭借其年轻的人口和快速的城市化,印尼预计将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拥有1.35亿消费阶层成员。随着消费能力增强,贷款需求也会逐渐强烈,互联网金融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2019年7月,印尼金融科技平台贷款交易量就达到了49.7万亿卢比(约合4.9万亿人民币),较上月的44.8万亿卢比有进一步提升。

随着印尼对金融科技的需求日益旺盛,在线借贷行业乱象也层出不穷,监管也采取了行动。OJK仅在今年就已经关闭826家无牌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印尼和中国一样,要求金融科技公司持牌经营。且今年3月印尼OJK发布的新规对申请运营执照的金融科技公司提出了六项要求,包括借贷平台必须使用电子签字;必须从印尼IT部获得许可;和小额保险服务商合作;和银行合作;和拥有OJK牌照的信用评分公司合作;和催收公司合作,而催收公司需要在印尼金融科技协会(Indonesian Fintech Association)注册,进一步加强了对印尼当地线上借款平台的监管。

另外,OJK称,会将提供借款服务的金融科技服务分为三类:一是有闭环生态的公司;二公司有开放的生态,但只服务特定的客群,比如只向农民和渔民提供借款;三是提供消费贷和发薪日贷款 (payday loan) 的公司。OJK还表示会向第一类和第二类公司优先发放牌照,且目前申请注册的公司中,有30%的公司提供的是消费贷。

上述业内分析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互金平台出海印尼的原因,一是国内行业发展前景不被看好,二是印尼市场大”。印尼的监管方向已经明确,且当地具有巨大的潜在消费市场,而中国的P2P仍以退出为主,有的转型有的等待备案试点,未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早在2017年,就有大量的中国现金贷平台涌入印尼市场,不过最终折戟,当然这和行业存在714高炮、砍头息等现象有关。现有的现金贷平台又准备复制到13亿人口大国的印度。


来源:华夏时报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