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奸未成年,牙签穿乳房:这个人渣一定要死刑!!!

   她读精选   2019-11-26
【点蓝字置顶她读精选,每晚9点30分陪你阅读】
作者:三十九
来源:南鹿夜谈(ID:nanlu-YT)

何处污秽盘踞,我必将之清除!

01

云南恶霸孙小果案终于告一段落。

今天,云南法院就孙小果涉黑案二审维持原判25年,强奸侮辱妇女案将于近期宣判。

虽然最终审判还未出来,但我相信所有知道孙小果干了什么事的人,都会希望他死刑!

那是在1997年的昆明,17岁的少女张苑因表妹张婷与孙小果产生纠纷,而被对方带走“审讯”。

在一家名为“温州”的KTV中,张苑被孙小果及其同伙进行了极其恶劣的拳脚殴打,因为不知道表妹张婷的去向,张苑便成了孙小果发泄暴力的对象。


在KTV中,张苑被孙小果吊起来殴打腹部至昏迷,又被筷子夹指弄醒,指甲缝中被刺入牙签,在张苑的惨叫声中,这群人又将剩余的牙签刺入她的胸部,用烟头在她的手臂、腹部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狰狞疤痕,KTV的包间中,少女的惨叫,恶徒的淫笑,嘲讽着ktv墙壁上的安全标语。

但事情至此并没有结束,他们又强行把张苑带到街上,说是找她表妹。

没找着,这几个人又围着张苑一阵拳打脚踢,张苑瘫倒在地上,满脸是血,挣扎着欲爬起来,又被一人飞起几脚踢在头部。

随后,几人又把张苑拉到某娱乐城二楼的一间啤酒屋里,他们令张苑用牙齿咬住大理石桌面,然后用肘部猛击张的后脑勺,致使其牙齿破损、脱落,血沫飞溅。然后又拉到桌子另一边,重新折磨。

在张苑昏迷之后。他们叫服务员拿来一杯酒,浇在她脸上,又打了两耳光,少女醒来。这伙人又挟持她下楼。来到大门口,又围上来对她施展拳脚,张瘫倒在地,再次昏倒。

这一伙人竟然解开裤子,用尿浇在张苑的脸上,浇醒她后欲拖起来再打,但可怜的少女已经呼吸微弱,生命垂危。他们慌了,才叫车将张苑送到昆明延安医院,扔在医院后溜之大吉。

在暴行发生的整个过程当中,不少服务员、顾客、路人都眼睁睁看着。没有一人出面干涉,说是不敢。其中110警两次经过,也没有干涉,据说是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1998年南方日报《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

恐怖吗?可笑吗?

更恐怖可笑的还在后面。

02

事发三天后,张苑父母前去报警。

两天后,专案组在月光城迪斯科舞厅一举抓获孙小果等8名犯罪嫌疑人。

在这种恶行之后,他们照样逍遥,丝毫没有想到要逃避。

被抓获时,他们开着一辆公安0A牌照的警用轿车,审理时,公安人员更是发现孙小果居然还是在押人员(即在狱犯人)

1994年,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

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刑期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然而,孙小果没有进过一天监狱。

案发之后,记者去医院采访受害者张苑。

经过医院抢救,张苑脱离了危险,但长达七八个小时的非人折磨,已使她头部重伤,脑内淤血,右额叶挫裂,胸骨骨折,手臂烧伤,乳房刺穿,大小便失禁,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住院治疗一月有余,双腿仍无法正常行走,记忆失常,语言逻辑不清。

当记者问及她胸部的伤时,少女的屈辱感无法控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张苑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遇害后,老实巴交的父亲望着女儿,悲愤交加。他不敢告状,直视寸步不离地守着女儿,怕她再受伤害。他听说那伙人太厉害了,连公安都拿他们没有办法。他是一个下岗职工,既无权,也无钱,他生命中所拥有的,只有这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儿。一个多月来,他几乎没有离开医院一步。——也有人告诉他,离开医院,他自身的安全也难以保证。

—1998年南方日报《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

云南当地的一家报纸义愤填膺,对案情作了详细报道,并将矛头直指“孙小果的某些背景”。该报还配发了一篇短评:

应该看到,这股邪恶势力,这些十恶不赦的团伙,其头面人物往往自以为有“保护伞”庇护,虽作恶多端,罪行累累,却能逍遥于法网之外,“严打”不及其身。如果没有在一定范围内握有重权的人姑息、迁就、纵容、包庇,他们能如此这般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吗!

几天后,该报又在头版刊登了一篇题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的文章,为孙小果洗地。

显然,报社也遭遇到了无法抗拒的压力。

这股压力来自于哪里呢?

身为云南市公安局主要干部的母亲和继父,以及不可说的生父。

那么这次严重的犯罪之后,孙小果如何了呢?

1998年,孙小果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8年,一名叫孙小果的的申请人曾就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申请国家专利。

2015年,M2酒吧玉溪店开业庆典,身着一身花衬衫的孙小果出席并多次与人合影留念。

2016年,M2酒吧庆祝3周年之际,孙小果和友人在酒吧合影,身穿花衬衫的他坐在最中间。

20年过去了,死刑犯不仅没死,反而继续着自己的逍遥生活。

03

2008年,孙小果获得减刑之后,本该是2012年出狱的,但2010年,孙小果就化名李林宸出狱活动了。

李林宸入股了多家娱乐公司,转身洗白为成功商人。


而在其背后的靠山,除了继父昆明五华区城管局局长之外,还新加了一个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局长涂力均。

沉寂5年后,李林宸改回原名孙小果,继续当着自己的土霸王。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刊发《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昆明开展督导工作》文章。文章称,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均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外界愕然。

原来,孙小果一直活跃在身边。

5月1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通报称,已退休6年的云南省高院原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梁子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协助孙小果骗取减刑),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月16日,微博热搜曝光此事,全民皆惊,全民皆愤!


5月17日,官方表示彻查孙小果案件,绝不姑息。


7月18日,孙小果案再次开审。

10月14日,案件开庭。


20多年前,曝光孙小果的记者余刘文在一篇文章中写过这么一段话:“我见过的黑暗确实太多。即使这样,有些事情仍然超出你的想象力。

确实,黑暗是这个世界上无法彻底消灭的东西,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这黑暗中点起一束束火炬,让光明降临。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往期精选:

江歌遇害3周年忌日,刘鑫被告上法庭:你造的孽,是时候还了!

北大女生因“非处女”被嫌弃自杀:“对不起,我不是处,配不上你!”

“杨紫,你快滚出娱乐圈吧!”


-END-
作者:三十九,首发于南鹿夜谈(ID:nanlu-YT),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