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债务脆弱性正上升 许多国家对下一次衰退准备不足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2019-10-1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更新的全球债务数据库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球债务总额(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达到188万亿美元,比2017年增加了3万亿美元。2018年全球平均债务占GDP的比重(由每个国家的GDP加权)微升至226%,比上一年高1.5个百分点。尽管这是自2004年以来,全球债务比率最小的年度增幅,但仔细研究各国/地区的数据就会发现,脆弱性正在上升,这表明许多国家可能对下一次衰退准备不足。

图/视觉中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更新的全球债务数据库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球债务总额(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达到188万亿美元,比2017年增加了3万亿美元。2018年全球平均债务占GDP的比重(由每个国家的GDP加权)微升至226%,比上一年高1.5个百分点。尽管这是自2004年以来,全球债务比率最小的年度增幅,但仔细研究各国/地区的数据就会发现,脆弱性正在上升,这表明许多国家可能对下一次衰退准备不足。
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债务比率有所下降,但没有明显迹象表明它们在大力削减债务。在新兴市场经济体和低收入发展中国家,平均债务比率进一步上升。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底,中国的总债务比率达到GDP的258%,与美国相同,已接近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水平(265%)。

2018年无大变化

IMF此前提到,2017年全球债务比率的下降并未标志着下降趋势的开始。2018年,全球债务比率仍略高于2016年的水平。
从总体趋势来看,有两个不同的组:
· 发达经济体。2018年,大多数国家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债务比率均下降。值得注意的是,一半的发达经济体在2018年实现了财政盈余(也就是说,它们的收入多于支出)。与上一年相比,三分之一的国家减少了财政赤字或增加了财政盈余。但是,从总体上看这组国家债务时,平均总债务比率的变化相对较小,下降规模仅相当于GDP的0.9%。
· 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发展中国家。总债务比率的上升趋势在这两组中都没有停止或减缓的迹象,主要的增长来自公共债务。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平均公共债务比率增加了2.5个百分点以上。

脆弱性在增加

详细查看这些数字可发现以下动态。
· 在大多数国家,按历史标准衡量,公共债务比率很高。除了一些明显的例外(例如美国和日本),发达经济体已经开始减少全球金融危机后积累的一些债务。即便如此,近90%的发达经济体中,公共债务比率仍高于2008年之前。其中三分之一国家的公共债务比率甚至比2008年危机前的水平还高出30个百分点。在新兴市场,平均公共债务比率已升至上世纪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危机期间的水平。近五分之一的国家的公共债务比率超过70%。与此同时,作为一个整体,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债务一直在稳步累积,全球五分之二的发展中国家面临或陷入债务困境的高风险。
· 私人债务的发展——尤其是公司债务——在不同的国家有很大的不同。与公共债务不同,过去10年全球私人债务的增长分布不均。在发达经济体,企业负债率自2010年以来逐渐上升,目前与2008年的峰值水平相同。但它们之间存在巨大差异。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在一些大型经济体(例如西班牙和英国)中,公司部门减免了大量债务。在美国,公司债务自2011年以来一直持续增长,并在2018年底达到历史新高。几个主要经济体的共同模式是,越来越多的债务被用于承担金融风险(为分配股息、股票回购、并购提供资金)和高度投机级债券。但如果企业(选择)违约或决定通过削减投资或裁员来减少债务,这可能会加剧冲击。与此同时,与2008年相比,发达经济体整体家庭负债率下降,美国和英国大幅下降,但有三分之一的发达经济体是呈上升趋势。自2015年以来,在除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平均公司债务比率有所下降,目前比2009年高出4.5个百分点,但这些国家并未幸免于其公司信用质量恶化。家庭债务比率一直在稳步增长,但仍只有发达经济体的一半。
· 中国在2018年继续控制企业债务2018年,中国企业债务下降,而主权债务大幅增加,家庭债务持续上升。这是在过去10年企业债务不断增加的背景下出现的,在全球企业债务增长中,中国的企业债务贡献了一半以上。
与全球金融危机之前不同,风险不仅集中在私营部门,而且还集中在公共部门,部分反映了全球金融危机尚未解决的遗留问题。正如2016年10月的《财政监测报告》所讨论的那样,过多的私人债务水平增加了遭受冲击的脆弱性,并可能导致突然而昂贵的减债程序。但是,如果产出下降导致收入下降,或者企业违约引发银行亏损并抑制贷款,那么减少私营部门的债务也可能成为本已负债累累的公共部门的负担。因此,在下一次不利冲击之前减少这种脆弱性是很重要的。(完)
更多原创前沿资讯,请移步路闻卓立app: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