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游泳意外怀孕,父母索赔30万,真相大白后家长羞愧不已

   育儿日记   2019-10-08

“要什么钱,让这个废物去给建业罪坐牢。”

“对啊,这样我们家族少了一个废物,又能省下一百万,两全其美。”
“瞧你这话说的,废物就不是人了吗,你们让他去罪,雨嫣同意了没。我们眼里的废物,在人家眼里可是好丈夫呢。”
江城,家祖宅。
大堂里众人冷嘲热讽,对一位清秀的青年男子指指点点。
“养狗三年,用狗一时。”
“你说的是人话吗,狗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侮辱狗。”
“哈哈哈。”
众人哄笑。
面对所有人鄙夷,洛尘拳头捏的发白。
三年前,他流落到江城,机缘巧合入赘家,曾轰动一时。
不过遭人议论的并非是他,而是江城出了名的大美女雨嫣,嫁给了一个不知名的废物。
此事成为名流圈子里茶余饭后的笑料,而他也背负着废物赘婿的帽子。
三年来,他受尽屈辱,落魄如狗。
当然,比他承受更多的还是雨嫣。
空降了一个废物丈夫,不知道多少人讽刺挖苦她,就连家亲戚也不例外。
可即便外界或是家族的各种讥讽,雨嫣从来没有将气撒在洛尘身上。夫妻两人关系没有势如水火,但也不算很好,维持着不冷不热的状态。
至于现在,
是老丈人建业开车撞死了人,需要一百万私了,三天内钱不到位死者家属就要让老丈人去坐牢,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爸是您的儿子,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洛尘再次恳求。
“你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说话,再者,我刚才不是给了建议了吗。反正你也没什么用,去给你老丈人罪,皆大欢喜。”
说话的是个器宇轩昂的青年,名叫云涛,家的嫡长孙。
云涛,你太过分了。”
洛尘是自己丈夫,屡次被羞辱,雨嫣忍无可忍。
“我过分,可笑!”
云涛眉眼锋利,大声喝道:“建业闯的祸凭什么要家族承担。我们家只是小家族,一百万对家族来说可不是小数目!”
建业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撞死了人,去坐牢天经地义。”有人附和。
雨嫣急忙解释说,“不是这样的。那老人得了癌症,时日无多,为了坑钱故意送死。这本不怪我爸,只能说倒霉!”
“哟,倒霉的事就偏偏给他遇上,其他人怎么碰不到!”
“蠢货都跑一家子了,女婿是个废物,老丈人也是蠢猪。”
“这钱,家族不能出!”
听着众亲戚无情无义的讽刺,雨嫣愤怒又绝望。
今天是老太太的七十寿辰,家所有人都到了。她一家子本想借此机会向老太太要一百万,以为亲戚们会帮他说话。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如此冷
“你们一家子没给家族做多少贡献,反倒让家族倒贴给你,哪有这个道理。再说,今天是妈的寿辰,你搞坏寿宴,大逆不道,还有逼脸要钱!”
一位中年男人开口。
他是老太太长子,云涛的父亲,只见他指着大门口,丝毫不留情面,“给我滚出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大伯,爸爸是你的亲兄弟啊,你怎么能这样。”
“哼,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没什么可说的。家族规矩森严,谁也不能放纵。”丝毫不动容。
亲戚们无情,女儿绝望。
一直没说话的刘香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着头。
看着首座上神情漠然的老太太,一边哭一边说:“妈,求求你救救建业,一百万算是借给我们,我们会慢慢还。”
“是啊,我以后的薪水不要了,免费为公司打工。”
雨嫣也哭诉道。
“笑话,你一个月才几千块的工资,哪年哪月能还上一百万。这一百万家族用来投资,岂不是更好。”
云涛面色揶揄,作为家的嫡长孙,他一直看雨嫣不顺眼。
现在有机会,自然要杀人诛心。
“你们一家子真的是瘤。”
“三年前,你和这个废物结婚,让我们家成为江城的笑柄;现在,你父亲闯了大祸,又要在家族身上刮油,做梦吧你!”
“再说了,我看你们的模样也不像是来求人。”
云涛目光流转,落在洛尘身上,阴阳怪气的说:“看看我们家的大女婿,一直不说话,多冷。那脸色,一点波动都没有;那眼神,多么犀利,感觉看不起我们呢。”
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也跟着转移过来。
“你说够了没有。”洛尘语气冷漠。
“没说够,既然你不愿意去罪,也好。看在同族的份上,给你一个机会。”
云涛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眯着眼睛说:“只要你跪下叫我三声爸爸,我便考虑借给你们家一百万,如何?”
轰!
气氛被引爆。
家年轻子弟暗暗佩服,老太太在场呢,云涛竟敢如此大胆。
可一想到老太太溺爱这个嫡长孙,也就释然了。
“自家人,我也不想做的太绝情,但也不能就这么白白送钱给你,俗话说的好,亲兄弟都还明算账呢。这个机会很难得,就看你怎么做了!”
洛尘怒火中烧,眼眶通的盯着云涛。
“哟,这是什么表情,是要吃了我吗。”
云涛装做害怕的模样,拍着口,斜眼道:“刘婶,别怪我没给你们机会。你这好女婿貌似不愿意啊,这我也没办法,对不住了!”
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希望,怎能就这么飞了。
刘香兰又急又怒,厉喝道:“洛尘,跪下!”
“妈,我……”
“你什么你,你个废物还要什么面子,赶紧跪下来按照云涛说的做。”
看洛尘还不动,刘香兰气的冲过去,狠狠给了一巴掌。
啪。
清脆,响亮。
家儿女津津有味的看着,时不时窃窃私语,奚落嘲笑。
洛尘整张脸唰的一下就了。
雨嫣欲言又止,咬着发白的嘴唇
“三年来你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现在是你为家里做贡献的时候了。你还楞个啥,快点给我跪下。”
刘香兰按着洛尘的肩膀。
“跪啊!”
“你已经是人人眼里的废物,出个丑又何妨,给我跪下。”
刘香兰鞋尖狠狠踢在洛尘的膝盖上,使得洛尘一个趔趄。
“妈,你别这样。”
雨嫣有点看不下去,洛尘怎么说也是她丈夫。
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家丈母娘辱骂殴打,这多么让人寒心。
“你一边去,什么时候还护着这废物。走开,要不然连你一起打。”
大堂里,母女两人拉扯。
众亲戚哄笑,像是看小丑表演津津乐道。
就在这时,云涛戏虐的声音响起来,“哎呀呀,刘婶,真是抱歉,时间到了。”
“啊?云涛,你再给点时间,求求你了,我马上让他跪下来。”
“婶婶,真不是我不帮你。机会只有一次,抓不住没办法。你这个女婿太有骨气了;也可能是故意报复,希望建业叔去坐牢吧!”
刘香兰如遭雷击。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她整张脸变得狰狞起来。
“狗东西。”
又是一巴掌,洛尘脸上出现三道印子。
即便如此,他也没说什么话。
“看看,真是窝囊到了极致。”
“唉,给我们男人丢尽了脸,怎么会有这种没出息的废物。”
“一只狗被打了也会反咬人,他连狗都不如。”
亲戚们叽叽喳喳。
嗑着瓜子,喝着茶水,全然没有一点亲情感。
谁也不知道,洛尘紧握的双拳,指甲深深陷进了手掌心。
“三年了,就算养一条狗也有点价值。你就是蛀虫,浪费粮食浪费空气,你怎么不去死。”
刘香兰流着泪,着眼嘶叫。
“够了!”
突然,一直没开口的老太太沉喝,凌厉的眼神横扫。
大堂,瞬间安静。
这位执掌家大权的老太太有着绝对的威势,家众人都要仰着她的鼻息过日子。
“妈,建业也是你的儿子,你不能这样绝情。求求您,我给您跪下来。”
“出去。”
老太太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面,嘴里蹦出两个字,如同是两把尖刀,插进刘香兰的心窝。
雨嫣脸色发白,摇摇欲坠,被洛尘扶住。
都发话了,还杵在这儿干嘛!”
“快走快走,别碍眼!”
“今天大寿,竟然被三只苍蝇搅合了,扰了的心情没有追究已是仁慈,快滚!”
众亲戚没好脸色,两个妇女推推搡搡,将洛尘三人轰出了祖宅。
街道上。
雨嫣擦擦眼睛强装镇定,安慰道:“妈,你别担心,还有时间,会有办法的。”
“都是他,都是这个杂种。”
刘香兰猛地撕扯洛尘的衣服,怨恨的呐喊:“说,你是不是故意害我老公的。你个王八蛋,我老公要坐牢,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妈,你冷静一点。这跟洛尘没关系,云涛明摆就是玩弄我们。就算洛尘跪下来,他也不会给钱的。”
雨嫣是个聪明人,看穿了真相
刘香兰好似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软在地上痛哭流涕。
“妈,起来吧,地上脏。”
洛尘伸手去扶,但被刘香兰狠狠拍开。
“当年追我女儿的富二代一大堆,随随便便嫁一个,我们家也不至于如此。”
“都是你害的,你给我滚!”
洛尘沉默不语,看着刘香兰带着妻子绝尘而去,心里发苦。
……
回到小区。
他没有进家门,坐在台阶上点了一烟。
屋子里,正在吵架。
“离婚,现在就去和那个废物离婚!窝囊废,没出息的东西,养他三年还是个白眼狼。”
“妈,洛尘不是窝囊废!”
“他的确没有什么工作,但他在洗衣做饭,将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三年来任劳任怨,他可曾有一句抱怨!”
“人心也是长的,就算是只狗一起生活三年也有感情了,何况是一个勤勤恳恳的大活人。”
“死丫头,是那废物重要还是你爸爸重要!好,不离婚是吧。那就按云涛说的,让他去罪!让他去替你爸爸坐牢!”
渐渐的,屋子里没了声音。
洛尘扔点烟头,深吸一口气,看着天空,浑浊的眸子第一次变得无比清明锐利。
他走进家门,来到卧室。
看着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哭泣的雨嫣,心里不是滋味,喉咙动了动,“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雨嫣起身看着洛尘,摇着脑袋,“不,这不怪你。”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不救爸爸,为什么亲戚都针对我们家,为什么我们家多灾多难,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
“不,我们什么也没做错。”
“那为什么生活不善待我们,我不想爸爸坐牢。日子已经够苦了,不能再没有爸爸。”
雨嫣泪如泉涌,前的衣服早已湿透
洛尘心疼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雨嫣,告诉我,你真的想要改变这一切吗?哪怕将来,可能会面临生死危险。”
“嗯!”
“将来的事我不知道,现在我只想要救爸爸,我想要做人上人,我不想被人看不起,我要让那些践踏我们的人后悔!”
“好!”
洛尘坚定的笑了笑,转身出了门。
接着,毅然决然的拨打了尘封多年的号码。
几秒后,电话那头响起激动欣喜、充满沧桑的声音。
“老师,您,终于联系我了。”
老者貌似在哭泣,像个孩子,声音颤抖,哽咽着:“老师,这个电话,我等了足足十年。”
“宏昌,委屈你了。”洛尘微微一叹。
“不委屈,不委屈。”
这一刻,即便有再多的怨言也烟消云散。范宏昌抽泣着,满是恳求的说:“老师,能不能见一面?”
“可以,你来安排。”
“就在星云楼,那是我的产业。老师,我去接你?”
洛尘回绝道:“不必,你身份敏感,我也不能暴露。一切从简,不要张扬,懂吗?”
“弟子明白。”
……
半个小时后,江城最豪华的私人酒店,星云楼。
天字一号包厢外面。
一个美丽的小服务员问向旁边的西装男人,说:“经理,刚才那老头是谁啊,挺气派的嘛。”
老头?
星云楼总经理大惊失色,狠狠瞪了一眼,低声说:“丫头,你小点声,那可是我们星云楼的大老板,江州首富,范宏昌老先生。”
小姑娘长大了小嘴,满脸不可思议。
她即便不懂其他的,但“江州首富”四个字,足以说明一切。
没想到,那老头有这么尊贵的身份。
可是……
小姑娘想不明白,她也不敢问。
刚才她送茶水,出来关门那一刹那,清楚的看见首富大人跪在那个青年面前啊!
包厢里面。
范宏昌激动的说话都不利索,恭敬的站在洛尘身后。
“老师,十年了,你终于肯和我见面。月如梭,老师你还是没有变,弟子却已经苍老了。”
“作为长生者,我怎会有变化。”
没错,洛尘是一名长生者。
有着悠久的寿命,走过了五千年的月。古往今来,潮起潮落,一切种种洛尘都看在眼里。
他都经历过。
古时朝代更迭,现代核武战争,这背后都有着他的影子。
他曾是苍茫大地最巅峰的男人。
然而。
作为长生者也不是永世安稳,每一千年会迎来长生劫。
长生劫到来之时,洛尘会变成普通人。
除了容颜不老之外,他的修为会散尽,神通会磨灭,体质比普通人都要虚弱的多,任何人都可以杀了他。
而这劫难,需要持续整整十年。
十年前,洛尘遭遇了劫难,不得不放弃一切。后来,他逃到了江城,入赘家。
为了不暴露自己,这十年来他忍辱负重,不敢张扬,甚至不敢和最忠诚的弟子联系。
活得不如一条狗。
庆幸的是,他都熬了过来,风雨之后见彩虹。
三天前长生劫便渡过了,洛尘本想继续蛰伏,等实力恢复到巅峰再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如今,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因为雨嫣。
“老师,您和弟子联系是已经恢复实力了吗,是不是要杀回京都,清理门户了?”
范家从古至今都侍奉在洛尘左右,忠心耿耿,到范宏昌已经传了214代。
洛尘摆摆手:“杀回京都还为时尚早,需要时间。这次找你,其实为了一点私事。”
“老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你可以查一下,我老丈人撞死了人,但那人是寻死坑钱,你想办法摆平。”洛尘说道。
“老师放心,我会处理好。”
范宏昌满不在意,作为江州首富,掌握生杀大权,这些小事不过是一句话。
他话锋一转,满是愤怒,“老师,跟我走吧。何必在家做赘婿受窝囊气。只要老师你一句话,我可以顷刻间灭了家,为老师出口恶气。”
“不必,当年我流落到江城,重伤垂死,是家老爷子救了我,并且认出了身份,死活要我入赘的。”
范宏昌脸色一变,厉声道:“家人知道您身份,那更加留不得!”
“不,只有老爷子知道。我入赘家三个月后,老爷子就一病呜呼,带着这个秘密走了。我算是欠家半条命,你不必针对。再说了……”
说到这儿,洛尘嘴角闪过一丝温柔的笑意,“我在家还有要守护的东西,暂时不会离开!”
“好吧老师,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
“你倒是提醒了我。”洛尘沉吟道,“你师娘跟了我三年,当连像样的婚礼都没有,三年来我也没送她什么礼物,你安排一下吧。”
范宏昌笑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我先走了。”
洛尘起身,叮嘱道:“记住,我的身份千万不能暴露,以我现在的实力,被发现绝对死路一条。没事不要和我联系,有事我会找你。”
“弟子谨记,恭送老师。”
范宏昌抱拳,深深鞠躬。
……
悄悄离开星云楼,回到家。
建业已经被放了出来,是警车亲自送回来的,派出所所长亲自上门慰问道歉。
还说坑钱讹人的一家子都受到惩罚,真是大快人心。
洛尘暗笑,自己这个弟子的办事效率蛮快的。
“建业,可把我吓死了,你没事就好。以后可要注意点。”刘香兰将建业全身上下摸了一个遍,生怕在所里被敲打,少了什么零件。
雨嫣擦擦眼睛,终于安心了。
“老婆,话说警察咋突然转脸了,是妈出面的吗?”建业疑惑的问道。
刘香兰皱了皱眉头,冷冷道:“我去求妈,她冷无情,本不出一百万,怎会是她。”
“这你就错了,我毕竟是她的儿子。”
建业一副看穿一切的模样,分析道:“一百万对家来说不是小数目,之所以不出,倒不是心疼钱,而是妈有关系。你看,我这不出来了吗。”
雨嫣也觉得纳闷,听这一番话,豁然开朗。
“妈,我们错怪了。最要面子,当时那多亲戚在场,怎会答应我们。一定是悄悄的通了关系,要不然爸爸不会这么快就回家。”
“对对对,是我糊涂了!”
刘香兰有些焦急,催促道:“快,今天可是妈的寿辰,我之前那么一闹,妈肯定很生气。时间还不晚,寿宴还在进行,我们快去谢罪。”
洛尘一直笑而不语。
他没有跟着去祖宅谢罪,雨嫣三人离开后,洛尘开始打坐调息,想要尽快的恢复实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呐喊哭诉的声音将他惊醒。
“离婚,立刻离婚,让雨嫣和那废物离了。”
丈母娘又怎么了?
洛尘暗暗皱眉,走到房门口侧耳倾听起来。
“老婆,你知道妈最要面子。三年前洛尘入赘已经让我们家成为江城的笑柄。好不容易过了三年,江城开始淡忘了这件事。现在离婚,岂不是又将家推到了风口浪尖!”
“你就是个窝囊废,我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你。要不是你无能,三年前老爷子怎么会将洛尘那废物塞给我们。”
“别人都以为我是豪门太太,谁知道我的苦。这么多年,没过上一天好日子不说,还要忍受屈辱。家其他人住洋房别墅,开着奔驰宝马;我们呢……”
“九十年代的破旧小区,这垃圾屋子时不时的还漏水。就是因为你,我娘家人都看不起我,不和我来往!”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
听着丈母娘的哭诉,洛尘苦笑。
正要出去问问什么情况,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雨嫣赶紧将洛尘推回来,关上门。
“你还是别出去了,妈正在气头上。”
“出了什么事?”
雨嫣神色古怪,说道:“就在不久前,有人送聘礼去祖宅了,整个家都炸了锅。妈是觉得我已经结婚,没有竞争的希望,所以才发火的。”
聘礼?
洛尘有点怀疑,难道是范宏昌送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豪门公子,看上了我们家哪个姑娘。”雨嫣眸子里熠熠生光,说道:“洛尘,你知道聘礼都送了什么吗?”
“说说看。”
“什么金凤钗、金缕衣、夜明珠、绿翡翠、黄金钻石……总之应有尽有,最震撼的就是礼金了。”
雨嫣拍着,依然很吃惊,说道:“足足九百九十九万呢,三个大箱子装着。当时打开来,我的天,祖宅安静了足足一分多钟,所有人都蒙了。”
“没说是谁下的聘礼?”
“没说名字,不过……”
雨嫣话锋一转,看向洛尘,道:“送礼的人说是什么姓洛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