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武术大家薛颠,因何解放后被枪毙?

   中华武术搏击联盟   2019-07-30


薛颠


1887年,薛颠生于河北束鹿县理顺井,在他出生的这一年里,天灾人祸世道乱,想安定地活着都很难。薛颠本想读私塾,走仕途,可是几年下来,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他一咬牙,弃文习武,投李存义门下,学习形意拳。他是李存义晚年最得意的弟子,李存义经常在人前夸赞他,认为他日后可以继承他的事业。


形意拳可是内家三大名拳之一,用之对敌,相当厉害。形意拳最露脸的一次是在民国七年(1918年),韩慕侠用形意拳的绝招,在北京击败了俄国大力士康泰尔,一时间,形意拳名声大震,全国各地学形意拳的武林人士络绎不绝


薛颠心高气傲,学习形意拳后,自认为功夫无敌,有一次他和师兄傅昌荣夜宿山东客栈,晚上讲论武艺,被傅剑秋指出他不足的地方,薛颠不服,要求比试。他们在客栈房间中比试,薛颠被傅剑秋一掌打中,撞破了窗子,从二楼摔下去。

薛颠对这次比武的失败,认为是莫大的耻辱,于是不告而别,离开了天津,四处寻访名师,到了山西习武。薛颠到山西之后,拜李振邦和薛振纲为师。又至五台山上潜修,最后在五台山南峰,在一位一百三十岁、法号灵空上人的指点之下,薛颠学得了“象形拳”绝技。


这十年之中,同门都不晓得他的下落。直到李存义过世,薛颠才回到北京,指名要与傅剑秋挑战,但李存义的大弟子尚云祥出面制止,阻止这场同门之间的比试,并由他作主,让薛颠接掌天津国术会。


当时薛颠为显示武功,他还当着尚云祥等人展示了步法,步法走完,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薛颠的身体展示出了野兽般的机敏,极其自然的协调,他做虎形的时候,俨然就是一头斑斓猛虎,他做蛇形的时候,就是一条矫健长蛇,他做燕形的时候,就是一只倏飞羽禽,甚至有武术高人说,薛颠的武功已达到惊人的神变程度。

薛颠接掌国术馆之后,变得非常和气,致力于教育形意拳的下一代。薛颠当时确实是非常牛,他任天津县国术馆教务主任时,曾经写过一本书,书名叫《薛颠武学录》,在这本书中,他不仅写了形意拳,而且还重点写了象形拳法。


《薛颠武学录》


一些民国名人曾给此书写序题词,从这些名人的身份,你就会发现薛颠在当时究竟有多高大上。


曾任中华民国国防部长的徐永昌题词:炼修并重,仁勇且智。北平警备司令张荫梧题词:刚勇和平。


曾经的民国大总统曹锟,还为他写了一篇序言,在序言里,曹大总统这样写道:吾知拳术亦有益于我国民者,非浅鲜也,顾乐薛君之书之成,而为之叙。

薛颠有一善于相面的朋友,他曾经说薛颠不仅能出大名,而且还可以得福寿深远,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934年,薛颠加入了一贯道。因为他名为颠,与自称济颠活佛的张光璧相同,为了避讳,由张光璧的小老婆孙素贞为他改名为薛洪,道名武德明。1938年,成为点传师。1939年,张光璧派他负责山西的传教事务,以太原为基地,领关帝下凡衔,任山西总柜总掌柜。


解放后,散布迷信和进行反动宣传的一贯道被政府取缔,薛颠亦被定性为“拳霸”,而受到了通缉。薛颠有武功在身,据说身形之快,已经达到了“神鬼莫测”的程度,虽然战士们几次抓捕,可都是望影而叹,空手而归,奈何他不得。但最终,薛颠还是遭到逮捕枪毙。

尚云祥

李仲轩


2003年,形意拳大师尚云祥先生的弟子李仲轩撰《逝去的武林》一书,文称:

我见了薛颠,一个头磕下去,薛颠就教我了。薛颠非常爱面子,他高瘦,骨架大眼睛大,一双龙眼盼顾生神。他第一次手把手教了蛇形、燕形、鸡形。他是结合着古传八打歌诀教的,蛇行是肩打,鸡形是头打,燕形是足打,不是李存义传的,是他从山西学来的。

第二次见薛颠是在1946年的天津,我在他那里练了一天武,他看了后没指点,说:“走,跟我吃饭去。”吃饭时对我说:“我的东西你有了。”——这是我和薛颠的最后一面,薛颠没有得善终,我对此十分难过。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