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博爱及焦作的暴行!

   关注博爱   2019-07-12

博爱和焦作人不能忘记的历史


1938年2月18日,日军攻陷修武,2月19日攻陷焦作,2月20日至3月5日又相继攻陷博爱、沁阳、武陟、孟县、温县。国民党第四专署及各县党政要员纷纷南渡、西逃,焦作地区广大平原地带全部沦陷。在焦作沦陷期间,日本帝国主义在焦作进行血腥的法西斯统治,制造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惨案。今年是七七事变八十一周年。在这一时刻我们把当年日军的暴行告诉人们,以警示后人。


焦作市人民英雄纪念塔的前身——太行四分区抗日烈士纪念碑


先来看一组数据

19382月至19458月,日军先后在焦作地区杀害群众162万人,烧毁房屋285万间,造成的其他物资损失难以数计。为光复沦陷区国土,拯救受苦受难的人民,八路军及各地方武装部队奋勇对敌作战,先后毙伤、俘虏日军5800余人、伪军168万人。在对敌作战中,仅太行军区第八军分区19439月至19452月就有1000余名指战员献出了宝贵生命。1939年至1945年,日本侵略者先后在焦作掠取的煤炭达477万吨。

日军在焦作制造的惨案
金城惨案

1938221日,日军来到博爱县东金城村,在该村,日军对村民实行了大肆的屠杀,仅21日这一天就杀害无辜群众143人,烧毁房屋190多间。凄惨之状随处可见,恐怖之声到处可闻。

十八孔桥惨案

1938315日,博爱县上屯村农民魏守法、魏全等18人,从焦作李封矿推煤回来的途中,经过铁路十八孔桥时被日军截住,强行把拉煤车架在一起,用火点着,将这十八个人一个一个地往火堆里扔,看着这些人在火中挣扎叫骂之声,这邦丧尽天良的日军围在火堆旁拍手狂笑。就这样这十八个青壮劳力全部被活活烧死,无一个得免。

秦庄惨案


秦庄惨案纪念碑


秦庄坐落在太行山南麓的焦作市东郊(今),在当时是一个只有196口人的小村庄。1938年农历七月二十三,两股日军从东、西两头入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秦庄惨案,全村196人有88人被杀,342间房屋被烧毁206间。


这次屠村,村民秦褚栋家有十几口人被杀。当时他的妻子已怀孕七八个月,日军强行脱光她的衣服进行侮辱,后用刺刀挑开她的肚皮,扒出胎儿,挑在刺刀尖上,围观胎儿颤动取乐。等胎儿不动了,日军就把胎儿扔给旁边的狼狗吞食。秦褚栋拖着一个被日军杀死的村民躲在里屋床下不敢出声,日军看到床下有人就用刺刀戳了几下,幸好死者挡住了刺刀,秦褚栋才幸免一死。


日军离开他家时,一把火把房子点着。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秦褚栋不顾一切奔出屋外,这时日军已到别处杀人放火去了。在村民秦绪廉家,丧心病狂的日军搜出了十几个儿童,他们把孩子们赶到村西头的打麦场上,点着了一个麦秸垛,所有的孩子都被推进大火活活烧死。


杀红了眼的日军还不肯罢手,又将在全村抓到的数十名男女老幼驱赶到一座空房子里,先用机枪扫射,继而把房子烧着,被抓者全部葬身火海,无一生还。据老人讲,日军屠村时把杀死的十几个人推进村东头的一口水井里,井水都被染红了。幸存的村民害怕日军再回来杀人放火,全部逃到太行山上去了。


北睢村惨案

1942年4月11日,日本侵略军袭击修武县北睢村(今示范区文昌街道北睢村)。在该村分三个地点同时杀人。他们用机枪扫射、刺刀戳刺、大刀劈砍,一次就屠杀了当地群众竟达800多人,伤者不计其数,其中有20多户被杀绝。似此类惨绝人寰的暴行,古今中外实属罕见。

王村惨案

1943年3月,日军窜入修武县王村(今修武县王屯乡王村),在村口遇见农民王喜成,一个日本士兵将王喜成捉住后,一刀将王喜成的头劈为两半。他们还抓住农民赵三光,先用冷水灌满其肚子,再用杠子压出来,然后再灌再压,反复多次。最后又用刺刀戳进被折腾得死去活来的赵三光的肛门,将其活活挑死。然后又窜入周流村,杀死农民30多人,烧毁房屋40余间。

付村惨案

付村惨案纪念碑


1939年夏秋之交,阴雨连绵,沁河暴涨,驻木栾店(今武陟县城)的日军为防止沁河水北溢,淹没他们的军事运输线——平汉·道清铁路,在919日于沁河南岸上游的五车口扒口放水,致使沁南广大地区一片汪洋,数万民众流离失所。 同年1214日,国民党当局征集1000余名民工,在傅村囤土堵挡南岸河口。消息传出,驻木栾店的300余名日军于当日夜间将傅村包围。他们进村后,见人就杀,遇房就烧,两小时之内,杀害村民997人,烧毁房舍880余间,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傅村惨案。


日本兵把村民赶到村西头董存芳家门前,把他们的衣服全部撕破,看有无枪支。后来,日军又从其他地方押来几十个人,强迫男女老少分两边跪下,用双手捂住眼睛。之后,日本兵先朝人群中扔了几颗手榴弹,接着又用机枪向人群扫射。顿时几十号人成片的倒下,只有吴休身和董存良还有他13岁的孩子因为趴得低,未被子弹射中,逃过一劫。


在吴仁学的家门前,日军将100余人集中在一起进行屠杀。在王来义家门前,日军把100多名青壮年包围起来,用刺刀将他们全部杀害。在村外王家坟里躲着200多名群众,被隐蔽在吴家坟的日军发现,一阵疯狂的机枪扫射过后,200多人无一幸存。


村西南场上的一垛玉米秆里隐藏着100多名民工和傅村群众。日军发现后将草垛团团包围,一把火点燃了草垛。 日军走后,傅村村里村外尸骨累累、血流成河、烟火弥漫,部分幸存者一连五天也没有把死人埋完,一个好端端的村庄转眼之间变成了一片废墟。

麻掌惨案

麻掌村是中站区王封乡王庄村的一个自然村。1939年农历九月十三的清晨,日军调集了约一个团的兵力,准备袭击麻掌村北高寨岭的抗日部队,由于部队提前得到情报,迅速向太行山深处转移,日军扑了个空。返回的路上,心有不甘的日军又派出60余人包围了当时只有11户人家78口人的麻掌村。日本鬼子荷枪实弹,将男女老少统统逼到该村南边的打谷场。在打谷场上,日本兵杀气腾腾,用刺刀对着每个在场的无辜百姓逼问抗日部队的下落,村民们则以沉默相对。一个小时过去了,失去耐心的日本鬼子终于开了杀戒,日军的刺刀首先戳进76岁的老人武兴盛的胸膛,随后老人被踢到山崖下。日军又将刺刀刺向武兴盛的大儿子武永文。武永文年轻精灵,挣脱日本鬼子的刺刀后奋力向崖下跳去,并大声喊:“乡亲们,快跑。”村里的几个年轻人趁机跳到崖下,朝村外的山上跑。由于没有经验,逃跑的几个人无处藏身,最后被日军开枪杀害。日军看到有人逃跑,更加没有人性,连刚刚出生的婴儿也不放过,将婴儿全部用刺刀戳死,并扔到崖下。山崖下,70多名无辜群众倒在血泊之中,呻吟声在山谷里久久回荡。日军还烧掉54间民房,赶走6头牛、5头骡。日军走了以后,附近的村民们从山崖下救出28名身受重伤的麻掌村村民。在随后的两天时间里,麻掌村附近的几个自然村共有147人被害,30人受伤,其中14户村民被杀绝。

老城惨案

193936日拂晓,在武陟县木栾店盘踞的日本侵略军,分两路向县城(老城)进犯,一路从莲花池西渡,一路从沁河北南渡。国民党97军闻讯后,向西南乡撤退。日本侵略军一进老城东门,见人就杀,先打死2人,烧死2人。在杨庄村把赵俊德一家5口打死,又在西关村把藏在地窑内的李群一家5口打死。同时,还在西关村堤上架起机枪扫射,打死8人。又在南门口城下,老堤口进行大屠杀,共杀害民众28人

涧沟、草亭惨案

1939423日,武陟县民国县政府组织沁河西岸的方陵、草亭、涧沟一带民众在方陵堤上挖堤放水。这时,驻武陟县沁河东岸南贾村的日本侵略军出动一个小分队进行骚扰,国民党县抗日自卫队开枪还击,在双方激战中,挖堤民众慌乱逃跑。第二天清早,日军偷袭草亭、涧沟、马后庄等村,将20多名群众,以及抗日自卫队战士20多人,全部杀害。

交斜铺惨案

19421213日,天降大雪,一队100余人的日军偕同皇协军冒着大雪出发,悄悄来到武陟县交斜铺村,将该村团团围住。然后挨家挨户搜查,将青壮年廉利贞、王锡温等20余人赶到廉作茂家的南屋内,还把30多名妇女关在廉老虎家的一个草房子里,由皇协军看守。日军将看守的房屋门全部堵塞后,便放火烧房。一时间,被关在屋子里的人们的惨叫声哭喊叫骂声不绝于耳。屋外是日本侵略军的狂笑声的枪声。廉得成冒死由楼窗口往外跑时,被日军开枪打死,王得亦冒死从窗口往外跳时也被日军打死在窗口。屋中之人全数被烧死,无一人幸免,惨不忍睹。

古城村惨案

1942年1123日,日军出发扫荡,窜拢到武陟县古城村时,将农民褚芳田、褚崇贵、原克已、阎石头、原虎头等26人和温村的2人,司马岗村的1 人关在村民阎在瑶的屋子里,外面日军架着机枪看守。当日军把门封闭后,纵火烧房,霎时烈火熊熊,房中的人全被烧死。同时,日军又将外村的3个农民拉到庙后活埋,共计被惨杀的农民达32人之多。

南张羌大庙惨案

193896日,日军安田部在温县古贤、林村一带被抗日部队全力阻击,于杨门寺激战至晚被重创后,抗日部队向县城东转移,安置伤员于南张羌大庙内。日军组织兵力对其进行反扑,迂回至沁河南岸。97日拂晓,包围南张羌村。到了村里后,先是架起机枪封锁村口与街道,对居民横扫滥射,见人就打,一时南北街里血肉横飞。随后,日军又结队挨门逐户抓人,将未逃出村的1750岁左右的男性村民一一捆绑抓进大庙。前后庙门严岗密哨。庙内日兵则荷枪实弹,枪上刺刀,戒备森严。其中,选出数十名彪形日兵为刽子手,将被抓群众和抗日伤员分数十人一批,分批带到后殿月台下,以刺刀戳杀,戳死一批再带来一批,一时庙内呼救声,叫骂声和惨嚎之声骇不忍闻。在日寇惨无人性的屠刀下,庙内尸体重叠,肠肚迸泻,喉断膛开者随处皆是,凄惨之状不忍目睹,鲜血流到庙外,汇集成了一条小河。此次被杀共计159人。直到中午前,日军撤离南张羌村,被抓而得以逃脱的仅有4人。村民任新乐,被刺入喉部倒下后,被其他尸体压着,因其食道未断才得以幸免,但是却也造成了终身残废。李印和上作村人孙某,被刺于肋骨之间,倒于血泊之中,未致丧命。任全贵因未被捆绑,在日兵分批拉人的动乱中,伺机钻进西廊房,蹬门俯于二梁之上,幸免于难。

黄河滩大屠杀

1942422日,在温县黄河滩受到抗日军队重创后的日军,为了报复,遂对手无寸铁的四乡村民进行大肆屠杀,把无辜群众赶到黄河滩边,远的则进行枪击,近的则用刺刀捅刺,同时又纵火烧村,制造了一次血染黄河滩的大惨案。据当时的不完全统计,是日,惨遭日军杀戳的村民达余人,烧毁房屋904间,抢去粮食700余石。不满200人口的小单庄,当日被烧杀的计有54人,56岁的白冯氏因躲避不及,被日军洋狗活活咬死,至今村人谈及,仍如历目,无不切齿。

温县县城惨案

1938年初,日军侵占温县县城。在维持会的协助下,征集青年妇女300名为其充当慰安妇,以供其发泄兽欲。然而,这还不够,侵占温县县城的日军还在城内大肆奸淫妇女。一时间,温县城内的妇女,凡在12岁至50岁之间的,被其强奸、轮奸者难以尽数。就连汉奸眷属,虽然有所凭恃,但是日寇仍以亲善为由,也都一一轮奸。乡间的所有鸡子,尽被杀吃一空。日寇所到之处,房屋被毁者不计其数,所有物品尽皆被其虏掠一空。妇女未及逃脱者,则尽被轮奸。最残暴者,当其大肆奸淫时,其家人若有为之跪地求饶者,即一枪打死。奸淫人妻子时,若其丈夫在家,即拨枪将其击毙后,再行奸淫。凡遇到有女子剪发、男子穿制服梳公头者,一律杀之。日军在温县暴行累累,罄竹难书。

捏掌惨案

19397月,盘踞在沁阳的日寇出扰捏掌村,除了在村外杀死没有来得及逃跑的群众100余人外,还在村内杀死避难的群众不计其数,村内村外顿时尸体遍地,被害者的鲜血与涧水流在一起,把整个小河水都给染红了。村民范狗吊等27个小伙子被日军赶到王振家的大院里,用火烧死。范玉贤一家被日军杀死3口人,其妻被日军用刺刀捅死,哥哥被杀,弟弟范成功被剖腹挖。

柏香惨案

1940117日,日军来到沁阳的柏香镇。日军一次性抓来40多名男女群众,强迫跪成一排,用机枪打死。在街中城墙根,有数十名群众躲在村民王景云家,被日军发现后,竟搬来干柴,浇上汽油,堵住门窗,纵火连房带烧成灰烬,在镇西南角,日军挨门逐户搜出39群众,赶到村民赵振中院内一个墙角,用板凳、柴草围住人群,泼上汽油,放火全部烧死。在西关南后共抢杀、刺死和烧死无辜群众48人,其中极为残忍的是,贾凤桃的小姑怀孕近期临产,来娘家走亲戚,也被日军从楼上拉下来,用刺刀捅死在屋门口,未生婴儿的头露在母体之外。这一次在柏香镇日军共屠杀群众350多人,烧毁房屋730多间,抢劫各种物质不计其数。

82年岁月,一晃而过

卢沟桥上的硝烟早已散去

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个充满生机的中国

一个充满希望的中国

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

而是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经历过战争的中国人民

更加懂得和平的可贵

更加明白“落后就要挨打,

发展才能自强”的道理


无论你身在何处

请向所有

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

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

而英勇捐躯的先烈致敬


勿忘历史,振兴中华

缅怀先烈,吾辈自强!

大家都在看换一换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