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老爸从天而降给我一千亿,曾经对我百般羞辱的校花又该如何跪舔?

   育儿教子百科   2019-07-22


第一更 亲爸找上门

江北高中,一个身穿校服、身材孱弱的男生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秦平,你等等。”刚出门,就被班里的老师喊住了。

“秦平,学校里的助学金申请失败了,并且对你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再交不上学费,你..下午就不用再来了。”老师一脸为难的说道。

“我知道你学习成绩不错,可你家的情况,老师也清楚,现在的学费,老师可以帮你垫上,可以后上了大学呢?那可是一大笔费用。”

“上大学我可以勤工俭学...”秦平似乎有些不甘心。

老师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她摇了摇头,便走出了教室。

班里很多同学看向秦平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怜悯,但更多的还是鄙视。

秦平心里异常绝望,他家很穷,父亲在自己12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母亲因为伤心过度,眼睛看不见了,只能在家里摸索着做一些零活。

对他来说,上大学是唯一的机会,可现在连几百块钱的学费都拿不出来。

所有的亲戚都已经借遍了,没有人再愿意和他家有半分关系。

“秦平,这都啥年代了,你家连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班里的赵勇嘲讽道。

“你爹妈也太没用了吧?我听说你不是还有个妹妹吗?不如让你妹妹去卖吧,这个年纪可是能卖个好价钱哦!”赵勇笑嘻嘻的说道。

这时候,秦平的妹妹秦雨刚好走到了教室门口,她听到赵勇的话,不自觉得低下了头,小手捏紧了衣角。

秦平的脸色一变,他转身对赵勇喊道:“你怎么不让你妈去卖?”

赵勇顿时大怒,踩着桌子跑过来一脚就踹在了秦平的肚子上,尔后指着秦平骂道:“你敢骂我是吧?你TM的活腻歪了?”

秦平咬紧了牙关没有还手,他不敢还手,不是怂,是因为打架要花钱。

“怎么不吭声了?”赵勇在秦平的脸上拍了两下,贱兮兮的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助学金申请失败了吗?我告诉你,不只是你申请失败了,你妹妹的申请也失败了。”

听到这话,秦平猛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赵勇。

赵勇哈哈大笑道:“我爸是校董啊,有没有助学金,不就我一句话的事儿?”

秦平浑身几乎都颤抖了起来,有些绝望的问道:“赵勇,我到底怎么惹你了,我只是想好好读个书,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赵勇一愣,哼声说道:“为什么?就因为你喜欢小彤!我CNM,你也配喜欢别人?”

说完,他又抬脚狠狠地踹在了秦平的肚子上,“听说你他妈的写过情书?”

“你是怎么知道的?”秦平脸色有些难看。

“当然是她告诉我的啊。”赵勇冷笑道,“你连学费都交不起,你也配喜欢别人?”

“穷人就不配喜欢别人了吗...”秦平倔强的抬着头。

赵勇再次一愣,又是一脚踹在了秦平的肚子上,破口大骂道:“你TM的还敢顶嘴?你喜欢尼玛!”

“别打了....”秦雨抓着赵勇的胳膊祈求道。

“你给我滚开!”赵勇一脚踹向了秦雨,尔后冷笑道:“你不是想交学费吗?要不你叫我一声爸爸,学费给你免了怎么样?”

班里的人顿时哄堂大笑了起来。

秦平没有说话,他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扶起秦雨,在嘲笑与谩骂中往外走去。

这时候,有个女生从秦平身边走了过去,看到这个女孩,秦平顿时有些激动,他抓着小彤的胳膊,有几分痛苦的说道:“你为什么要告诉赵勇?现在我连学都上不了了...”

看着秦平脏兮兮的样子,小彤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你放开我,你神经病啊!我愿意告诉谁,你的管得着吗!”小彤狠狠地推开了秦平,急忙跑到了几米以外。

秦平死死地咬着牙,一言不发。

他拉着自己的妹妹,艰难的往外走去。

“真是个神经病,他又不是我男朋友,管得着我吗?”身后传来了小彤嫌弃的声音,这些话犹如一把把利刃,狠狠地插进了秦平的心窝。

“没事,宝贝,咱们很快就见不到他了,哈哈哈!”赵勇仰头大笑了起来。

秦平和秦雨离开了学校,临走之前,秦平站在校门口看了许久。

“以后就再也不能踏进这个校门了。”秦平嘴角苦涩,甚至流出了一滴滴的泪水。

“哥,你别难过,我....我不读了,我去打工给你交学费!”秦雨咬牙说道。

听到这话,秦平转过身来揉了揉秦雨的脑袋,笑道:“你才读高一,出去打工谁要你啊,听哥的话,好好读书,我去赚钱。”

“可是...”秦雨低下了头,“学校说了,我今下午要是交不上学费,就不用再来了...”

秦平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为什么这个世界对穷人这么残忍?为什么赵勇的一句话,就能决定两个人的命运?

“我...我想办法。”秦平咬了咬牙,艰难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想好了,下午就去求赵勇。

而秦雨也想好了,大不了就真如赵勇所说,去卖掉自己的第一次。

两兄妹各怀鬼胎,却都想着为对方付出。

回到家里,刚走到门口,秦平便看见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秦平眉头一皱,自己家住在城乡结合部,平时哪有这种车?而且还是停在自己家门口....

“哥,这是什么车,好漂亮。”秦雨抓着秦平的胳膊小声说道。

秦平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喜欢吗,等哥将来赚了大钱,给你也买一辆!”

“好,那我可记住啦,不许反悔。”秦雨捂着嘴笑了起来。

说话间,两个人便已经走进了家里。

刚一进家门,便看到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和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正在与自己的母亲攀谈着什么。

见秦平回来了,这男人眼睛里顿时闪过了一抹复杂,他呆呆的看着秦平,神情激动的说道:“平平,你...你都长这么大了!”

说完,他不顾秦平反对,一把就将他拥入了怀里。

秦平皱了皱眉,出于礼貌,他小声问道:“这位大叔,我...我认识您吗?”

这大叔松开了秦平,然后擦了擦眼泪,说道:“我是你爸啊!”

“大叔您别闹了,我爸早死了。”秦平摇了摇头。

这大叔急忙解释道:“不是,我是你亲爸!”

话音刚落,他身旁的那个俊俏女郎便淡笑道:“周少爷,当年周总创业失败,被高利贷追债,而在这个时候有了你。”

“迫不得已之下,只好将你送给了秦氏夫妇,也就是你现在的父母亲。”这女子继续说道。

“如今周总功成名就,所以想把你接回去。”

说完,她拿出了一大摞文件摆在了秦平面前。

秦平摇了摇头,似乎不敢相信。

“妈,他...他说的是真的吗...”秦平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

她母亲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当年我检查出不孕不育,便想领养个孩子,这时候刚好遇上了周先生,也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不可能...”秦平还是不愿意相信,养了自己十几年的父母,居然不是亲生的?

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她们一直把自己当成亲儿子一样对待啊....

“以后的事情我会慢慢的和你解释。”这时候,周先生开口了,“现在还是跟我走吧。”

“去哪?”秦平呆呆的问道。

“去省城,我会在那里为你安排好一切。”这周先生继续道。

秦平急忙摇头,说道:“我...我不想去。”

周先生刚要说话,这时候那俊俏女郎笑道:“周总,周少爷最近正面临高考,我看不如等他高考完后再说吧。”

这周先生想了想,点头道:“也好。”

他看向了秦平,一脸慈祥的说道:“爸爸这些年对不起你,将来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你要是不想读书了,就不读了,我养得起你。”

“不...不用了。”秦平摇头,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小声问道:“你...你能不能借给我点钱?”

周先生一愣,接着哈哈大笑道:“当然没问题!”

说完,他手一挥,身旁的俊俏女郎便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一笔钱,本来是想投资江北的,但考察后我改了主意,刚好就留给你吧。”

投资江北?

自己的亲生父亲,这到底是多有钱啊?

“不要那么多,我只是想交给学费...”秦平连忙挥手。

听到这话,周先生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许多。

他轻轻拍了拍秦平的肩膀,说道:“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但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他把卡递给了那位俊俏女郎,说道:“小张,这笔钱就先由你保管吧,这段时间,你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照顾好平平,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是,周总。”她微微笑道。

“恩,我在省城还有要事,今天必须赶回去。”周先生恋恋不舍的看了秦平一眼,尔后叹息道:“想要什么,就告诉小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秦平没有说话,他整个人还处在懵逼的状态。

很快,周先生便乘车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小张一个人。

“哥,那个周先生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时候秦雨小声说道。

经过秦雨这么一提醒,秦平也顿时想了起来。

不久以前电视上似乎采访过这个周先生,说他是浙东省新的首富,身价超过百亿.....

前后巨大的差异,让秦平一时间无法接受,甚至觉得有些梦幻。

“哥,我们是不是不用退学了.....”这时候,秦雨小声问秦平道。

秦平有些热泪盈眶,他深吸了一口气,捏了捏秦雨的小脸,平复心情道:“不用了,哥以后天天带你吃好吃的,再也不让人欺负你了,好吗?”

秦雨捏了捏衣角,嗫嚅道:“那你会不会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秦平擦了擦掉出的泪水,揉了揉秦雨的头发道:“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妹妹。”

说完,秦平深吸了一口气,对张姐说道:“张姐,你能给我点钱吗?”

张姐听到这话,当即轻笑道:“周少爷,这钱是你的,我只是替你保管而已,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拿走。”

秦平摇头道:“我不知道那卡里到底有多少钱,但肯定不是个小数目,我不需要那么多,你...你有零钱吗?”

张姐张了张嘴,摇头说道:“我出来的着急,身上没带现金,只有一张卡。”

说完,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秦平,笑道:“这张卡里有一百万,你先用着,不够了我再给你转过去。”

一百万!

屋子里的几个人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笔钱,对于秦平一家来说,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啊。

“谢谢张姐。”秦平没有再犹豫,他当即把卡握在了手里。

有了这一百万,便再也不用担心学费的问题了。

中午吃过饭后,两兄妹便一同离开了家。

接着秦平去了银行自动取款机。

输入密码后,秦平便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数字:1000560.25!

一百多万!

秦平长舒了一口气,他思索再三,最终取出了五万块钱,放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走,我们去学校。”秦平走出银行后,笑着说道。

到了学校后,秦平先带着秦雨去了教务处,准备把欠的学费交上。

刚到教务处的门口,秦平就听见了赵勇说话的声音。

“文叔啊,这次多谢你了哈。”赵勇笑嘻嘻的说道。

校长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只是在按规矩办事而已,秦平欠学费这么久不交,本来就该开除。”

“就是就是,那个穷逼早就该滚蛋了。”赵勇嬉皮笑脸的说道。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对校长说道:“搞不好今下午秦平会来求情,文叔,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能留情啊!”

他这话刚说完,秦平便带着秦雨推开了门。

一进屋,便看见赵勇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妈的,我就知道你他妈的得来求校长!”赵勇从沙发上蹦起来,瞪着秦平说道。

一旁的校长也不耐烦的说道:“秦平,进办公室知不知道敲门?我看你不仅缺钱,还缺教养!”

秦平眉头不禁一皱,他走向前说道:“我....”

“你什么你,赶紧出去!我告诉你,今天求情也没用,交不上学费,谁来也不好使!”校长打断了秦平,不耐烦的说道。

“对!你最好赶紧滚出去,不然别怪老子揍你!”赵勇撸着袖子说道。

秦平冷笑道:“谁说我是来求情的?我是来交学费的。”

说完,秦平从包里一把拿出来了三万块钱摆在了桌子上,说道:“够不够?不够我这里还有。”

接着,他又从包里拿出来了两万,说道:“要是还不够,我再去取。”

“我草!”那赵勇张大了嘴巴,就算他是富二代,但毕竟是个高中生,一次性也绝对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不可能吧,你妹妹那么值钱?”赵勇皱着眉头嘀咕道。

第二章 一百万

秦平冷笑道:“我让你妈去卖了,卖了个好价钱。”

“我草!”赵勇听到这话,抬脚就踹在了秦平的屁股上,骂道:“你想找死不是?”

秦平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不知道为啥,今天赵勇打自己,自己居然一点都不生气,难道是因为心里有底气了?

“嘿嘿,反正我有钱了,到时候咱们慢慢玩。”秦平在心里说不出来的兴奋。

一旁的校长咳嗽了一声,装模作样的说道:“赵勇,不准打架!”

赵勇哼了一声,看的出来,他心里很不爽。

“行了,学费用不了这么多,你收起来吧。”那校长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接着他抽了几张一百的,便把钱推了回去。

秦平冷笑连连,他把这一摞钱拿回了包里,扭头就回了教室。

整整一下午,秦平都没有离开教室过,虽说现在已经高三,但班里的学习气氛还是很差。

尤其是赵勇几个人,坐在后面大说大笑。

“我爸说了,等高考完,直接送我出国留学!”赵勇一脸的得意之色,“到时候回来,咱可就是海归了!”

“勇哥威武!”他的几个狗腿子连忙附和道。

“呵呵,那是自然。”赵勇看起来颇为得意,“我可不像有些人,连他妈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为了交个学费,还指不定干了啥肮脏的事儿,真他妈可怜!”

“有的人就是一辈子穷命,跟我们勇哥当然没法比了。”那几个狗腿子连忙拍马屁道。

秦平心想,大家都害怕这个赵勇,不就是因为他是个富二代吗?自己现在比他有钱多了,要是告诉他们自己现在更有钱,这帮人会不会转头帮自己?

还有,小彤要是知道自己是富二代,又会不会后悔那样对待自己呢?

八成不会。

秦平摇了摇头,全班的人都知道他很穷,现在要是忽然冒出来,说自己是富二代,搞不好会被当成神经病。

下午放学后,秦平便带着秦雨回了家。

刚一到家,就看见自己家的墙上喷了一个大大的“拆”字。

这要是以前,秦平肯定得高兴疯了,但现在不一样了,自己家里有钱了,拆不拆的,心里都没有多大的感觉。

“张姐,我们家这是要拆迁了吗?”秦平问道。

张姐笑道:“市里早就在这里下达了文件,这一片区马上要建成风景区,而负责投资的,就是你父亲周总。”

“原来是自己家开发的啊。”秦平心里暗想。

“那我们家会赔多少钱啊?”秦平问道。

张姐哑然失笑,她揉了揉秦平的头发,说道:“现在你还缺钱吗?”

“不是,我就是随口问问。”秦平摇头道。

张姐说道:“定下来的赔偿规则有两种,要么赔附近的两套楼房,要么赔现金五十万,看自己怎么选择吧。”

江北是一个小城市,市区最好的地脚,房价估计在五千块钱一平左右,所以说这两个赔偿方式都差不多。

秦平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心里做好了打算。

这样一来,自己的钱也就有了合理的来源了。

第二天刚到学校,就听到赵勇正在大说大笑。

“你们知道吗,最近市里要在咱们江北打造一个旅游村!地点就在秦家村!”赵勇一脸得意说道,“那一块的房价,铁定得飙升啊!”

“秦家村?我记得秦平不就是秦家村的嘛!”看到秦平走了进来,赵勇的几个狗腿子说道。

听到这话后,赵勇也转身看向了秦平。

“我说你咋忽然有钱了,原来是你家拆迁了啊?”赵勇瞬间恍然大悟。

同时,他在心里禁不住对秦平的鄙视。

真是穷人诈富,区区五十万,就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花钱?

“你家签字了没?要的哪种赔偿方式啊?”赵勇继续问道。

秦平说道:“签了,我家要的钱,五十万。”

“五十万,这么多!”秦平的几个狗腿子都张大了嘴巴,秦家村不是江北第一个被开发的地方了,但从来没有过这么高的赔偿款,因为赔钱的数额通常不会太高。

像前不久开发的李家村,赔偿款才不到三十万。

赵勇嗤笑道:“你们恐怕不知道秦家村是谁开发,周惠民你们听说过吧?”

“周惠民?就是前不久新闻上说的那个浙东省新首富?”几个人都吃惊的说道。

“没错!秦家村就是周惠民的公司开发的!你觉得那种大老板,会在乎这点赔偿款?简直是笑话!”赵勇冷笑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秦平不禁在心里笑出了声。

他们要是知道周惠民是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第三章 请客吃饭

“秦平,你知道你们为什么穷吗?就是没有远见!将来秦家村建成了旅游村,周围的房价肯定飙升!可远比五十万多多了。”赵勇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

“勇哥,你就别说人家了,秦平连学费都交不上,见到五十万,不得乐疯了啊?”班里的人纷纷打趣道。

秦平没有理他们,他从包里拿出昨天刚刚取出来的几万块钱,然后抽出来了几张,给了前排正在闷头学习的班长面前。

“班长,你之前陆陆续续借给我不少钱,应该有个几百块了。”秦平说道。

班长挪了挪眼镜,说道:“秦平,你先拿着用吧,你家情况特殊,将来再还我就行。”

“人家秦平现在是拆迁户了,有的是钱,班长你就拿着吧。”赵勇在身后嘲讽道。

班长听到这话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把钱给收了起来。

见到秦平这么大方,赵勇的那几个狗腿子也有些坐不住了。

“秦平,之前我还借给你一支笔呢,你不打算还给我啊。”李峰在身后喊道。

“你还用过我一张纸呢,虽说钱不多,但这也是情分吧?”孙天佑在后面大叫。

秦平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从包里掏出来两张一百的扔了过去。

李峰和孙天佑顿时一喜,急匆匆的把那钱捡起来揣进了口袋里。

“平哥真大方啊!”李峰和孙天佑兴奋的说道。

赵勇哼声道:“穷汉得了三文钱,五十万就敢这么瞎嘚瑟,活该你穷。”

李峰和孙天佑是赵勇的狗腿子,他们夸秦平,赵勇自然心里不爽。

班里的其他同学也忍不住出言嘲讽,但实际上他们大多都是在嫉妒,嫉妒自己不能坑点钱罢了。

“平哥这么大方,不如等会放下请大家吃顿饭咋样啊?”这时候赵勇又起了坏主意。

“请啥吃饭啊,马上就要高考了,这个时候不应该好好学习吗?”班长孟阳看出来赵勇在使坏,所以站出来帮秦平说话。

“班长,你不想去你不去呗,我们可是想放松放松。”李峰连忙跟着附和道。

“就是,你爱学习你回家学去呗。”赵勇哼声说道。

秦平知道这个赵勇是在坑自己的钱呢,但吃顿饭也花不了多少钱,更何况,是人就有虚荣心,秦平也不例外。

于是,秦平说道:“明天刚好周末,大家学习一个星期也累了,晚上一起放松放松也行。”

“秦平,你...”孟阳有些生气,“你家什么情况,你心里不清楚吗!”

“人家秦平愿意,你少比比。”赵勇有些不高兴的呵斥道。

秦平对孟阳笑了笑,说道:“班长,没事,吃顿饭也花不了多少钱。”

班里顿时一阵阵欢呼声,但依然没有人瞧得起秦平,反而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番。

这要真是富二代,花钱大手大脚没人说啥。

但你秦平几斤几两,心里没数?自己的母亲还躺在病床上,好不容易拆迁有了点钱,就这么大手大脚的花了?

“勇哥,到时候我们狠狠地坑他一把!”李峰小声对赵勇说道。

赵勇冷笑道:“用得着你提醒?他这几万块钱,我不给他造出来,我就不姓赵!”

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赵勇早早的就在门口等着了,生怕秦平跑了一样。

这时候,小彤和几个女同学从隔壁班来找赵勇。

“勇哥,明天放假,晚上带我们出去玩玩呗?”这几个女生学习都不怎么样,所以高考对她们来说根本不算回事儿。

“对啊,勇哥,我听说在城西边刚开了一家西餐厅,味道特别好!就是贵点。”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说道。

这个女生叫沈蓉蓉,三年以来不知道谈过多少次恋爱,而跟她谈恋爱的男生,往往都要大出血,甚至生活费都被她坑的一毛不剩。

“行啊,就是不知道那家西餐厅消费水平高不高,你勇哥我只去贵的地方。”赵勇笑眯眯道。

沈蓉蓉眼睛一亮,说道:“勇哥就是有钱,那家西餐厅刚好符合你的要求,人均消费在五百左右呢!”

“那太好了。”赵勇哈哈大笑道,“今天晚上我们班里聚餐,你们几个人跟着一起吧,就去你说的那家西餐厅!”

小彤张大了嘴巴,说道:“勇哥,你们班里可有近五十个学生啊,全去的话,这可得花两万多!”

“就是,有那个钱,还不如给我买个包换个新手机呢。”沈蓉蓉嘟囔道。

赵勇摆手道:“有人请客,你们不用管了。”

“哇,你们班里新出了土豪啊?”沈蓉蓉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既然有人请客,那我们就不担心了,不过不准让那个秦平跟着。”小彤哼声说道,“我想起来他那副寒酸样就恶心。”

“秦平?”沈蓉蓉捂着嘴笑了起来,“就是那个追你的穷小子?嘻嘻,我看人家挺不错的嘛。”

“不错你咋不跟他谈恋爱?”小彤白了她一眼,“要不我把她介绍给你吧?省得她天天缠着我,烦都烦死了。”

“你别恶心我了,我可不要。”沈蓉蓉打了个哆嗦,那副表情就好像“秦平”这个名字是在侮辱自己似的。

正在这时候,秦平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