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沿着新丝绸之路一路向西

   VICE   2019-06-02

打开地图,看向亚洲的中部,这一片的辽阔地域肯定能勾起你的好奇。这里好似空无一物,但在青藏高原的山,新疆的沙漠,还有哈萨克斯坦起伏的草原之上,有着纵横交错的道路和繁荣兴旺的城市 —— 这里远非一片荒芜。

这里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中心地带,孕育了众多古老而迷人的文化,当你来到这片土地,在其中穿梭时,你可能会觉得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但曾经,这些地方是人们心中世界的中心。

最近,英国摄影师 Marc Sethi 开始了一场从北京到莫斯科的史诗之旅,途径西藏,新疆,哈萨克斯坦等地,跟他同行的还有《80列火车环游世界》(Around the World in 80 Trains)的作者,作家 Monisha Rajesh。沿着新的丝绸之路,Sethi 一路上拍摄了大量的作品,让我们至少从影像层面了解一下这片地域。

在拉萨市郊一座隐秘的佛教寺庙中,一名藏族女性面戴口罩,抵御蜡烛的热量。她要经常待在这里,保证这一片烛海长明不熄。

我们乘坐的这辆火车从乌鲁木齐出发进入哈萨克斯坦,行至边境,从最后一节车厢向外看去,苍茫天山从云海之底刺入苍穹。

在经青藏铁路前往拉萨的火车上,窗边桌板上,一个插着塑料花的玻璃瓶。

在列车向拉萨一路爬升的路途中,多彩的经幡是最常见的景物,装点着游牧民的帐篷。

凌晨5点,这辆从乌鲁木齐驶来的列车停靠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站。上下车旅客在几分钟之内消散,突然的喧闹之后,是黑暗与寂静。

这是一名厨师,维吾尔族人,他刚忙完中午的生意 —— 在新疆吐鲁番的一个市场里,给南来北往的人们做最受欢迎的当地美食:羊肉炒面和洋葱羊肉饺子。

吐鲁番街头的年长者,一般情况下,他们会喝喝茶,吃完街边的烧烤,再开始一天的工作生活。

人们在吃炒面,这里弥散着羊肉、西红柿和孜然的香味。

刚入夜,当地女性聚集在理发店里,做时髦头型。

正午烈阳当空,阿拉木图站的一位哈萨克斯坦的列车警卫在工作。

从哈萨克斯坦的首都阿斯塔纳到莫斯科的这趟列车一共要行驶55个小时,千里迢迢,长途跋涉。度过时间的最好方式就是吃饱饭,然后躺在卧铺炎热的车厢中装睡。

在阿斯塔纳到莫斯科的火车上,旅客们能看到周边的农村景色,零零星星的小屋涂满各色鲜艳的墙漆,到处存放着木材和旧农机,每家每户都挂着卫星信号接收器。

在紫禁城的护城河边,一个男子停下自行车,倚靠城墙看向护城河。

在从北京前往八达岭的S2号线上,一位年轻的女性入神地观察着窗外的景色。她将前往最容易到达,当然也是游人最多的长城景区。

八达岭长城依山势而蜿蜒起伏,好似巨龙之尾。

这种粘贴复制般的住宅小区构成了中国城市景色的一大部分。

夜晚,一对夫妇在软卧车厢。相比硬卧,这里空间更开阔,床品更高级,桌上还有插花,当然也更贵。

在从上海到新疆的火车上,一个奶奶带着孙子刚吃完早饭,早饭是咸菜配粥,还有茉莉花茶提供。

一座清真寺坐落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区域里的山谷中。有着中式的牌坊庙门和一座塔。

积雪好似糖霜,覆盖着青海高原延绵不绝的群山,“衣衫褴褛” 的牦牛们散布在干黄的草原上吃草,一条公路从中间穿过,卡车轰鸣而过。

色拉寺是拉萨三大寺之一,这里祥和安静,明亮的色彩在藏区的阳光下美丽非凡。

拉萨市场里的屠户正在收拾牦牛肉,这种肉纤维粗、油脂大,但吃起来很香。

在去布达拉宫朝圣之后,藏族牧民一家坐在路边吃香蕉。红脸蛋,高颧骨,还有传统着装都让他们显得很好辨认

布达拉宫墙边的朝圣者们。古老和现代在这里相遇,左边的老人撑着拐杖,拿着转经筒,脚上却穿着耐克运动鞋。

年轻喇嘛们在布达拉宫前方的合影。

早市上,有一群来自广州的买家大量购入冬虫夏草,这种十分昂贵的昆虫/真菌被认为可治疗多种疾病。时间一过,人们坐在街边休息,回味早上的销售奇迹。

背着小孩的藏族阿姨好奇地打量着化妆品店里的货物。

// 作者:摩尼沙·拉杰什(Monisha Rajesh)

// Photographer: 马克·塞谛(Marc Sethi)

// 编辑:胡琛浩(Arvin Hu)

大家都在看换一换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