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厌恶”女人的这些声音,尤其是第二种

   两分钟教你扎头发   2019-07-05


第1章 生子

夜,深如海。

房内,每一个角落都奢华,每一件摆设都价值连城。

半掩的窗子,初夏微凉的夜风吹了进来。

叶清歌眉心,紧闭着双眼。只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酸痛不已。深吸了一口气,她小心翼翼地离开。

叶清歌来到电梯门口,按了电梯键,门打开,她走进去。她没有z-i 格后悔。

只要能够救妈妈,她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医生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妈妈就只剩下一年的生命了。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也不能失去妈妈,所以,她找到了在医院做高级护士的朋友,拿到了资料库里跟妈妈骨髓匹配的人的资料。

就是他,席墨枭。

人人都认识席墨枭。

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给妈妈捐赠骨髓的。

所以,她来到这座⑨店上班,在男人的⑨水里,放了东西。

她要有上男人的孩子,用宝宝的命,来换妈妈的命。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丧心病狂。

可是,她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个世界上,她只有妈妈这一个亲人了。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妈妈离开。

只要能让妈妈痊愈,她什么都愿意做,就算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妈妈的命,她也愿意。

电梯门在这时打开。

叶清歌出了电梯,全程低着头,大步离开。

希望刚才那么多次,她能够有上席墨枭的宝宝。

八个月后。

Govern帝都分公司总才办。

席墨枭垂眸翻看着手中的文件,没有一丝表情。

邢凡,张了张嘴,磕磕绊绊地说道,“总裁……人……还是没……”

没找到。

后面的话,邢凡终是没敢说出来。

席墨枭闻言,俊颜之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八个月,连个人都找不到。”

他连忙说道,“总裁,您……再给我一周的时间,我一定将那个大胆的人给揪出来!”

“否则?”

“否则……”邢凡吞了口口水,“否则,我给总裁您白干一年……不,两年!”

“一周。”席墨枭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便再没了下文。

可这两个字,却带给了邢凡无限的压力。

他连忙点头,“是。

然后,邢凡又向席墨枭点了点头,出去了。

……

与此同时。

帝都西区一个老旧的小区内,叶清歌小心翼翼地蹲下,捡起落在地上的画稿。

有八个月了,她没办法出去工作,只能在家里画漫画,靠这点收入,供妈妈的住院费,还有孩子生下来后,妈妈的手术费。

日子虽然辛苦,但她却充满了希望。

只要把宝宝生下来,找到席墨枭,妈妈的骨髓,就有希望了。

一阵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叶清歌捡起画稿放到桌子上,然后拿起一边的手机。

见是妈妈的主治医生打来的电话,她立刻接通。

手机放在耳边,里面的人说了什么……

电话的人还在说些什么,叶清歌却一点都听不进去了。

“妈妈……妈妈……”她呼喊着,手一松,手机掉落在地,她猛地冲了出去。

到了医院。

叶清歌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妈妈的病房。

当看到妈妈被白布盖得严严实实的,那一刻,叶清歌的呼吸都没有了。

“妈妈!”叶清歌喊了一声,大步冲了上去,大哭了出来。

妈妈,你不要离开我……

妈妈……

忽的,肚子一痛。

耳边响起了医生震惊的声音。

“羊水破了,清歌,你的羊水破了!”

第2章 小哥哥,我有一个东西送你


当叶清歌抱着自己宝宝的时候,看着这个小生命,她的心情复杂极了。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可是……

一想到妈妈离开了,她的心,就揪痛。

她甚至没能看妈妈最后一眼,也没能跟妈妈说句话。

妈妈,一定是您,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个世上,所以,将我的宝宝带来了,是吗?

……

十四天之后。

邢凡当时跟总才保证,一周就能揪出那个大胆的女。

可这都已经两周过去了,他还是没找到。

白给总才干两年他愿意,可是那个害人的女人,真是让他颜面扫地。

他是总才的特助,却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邢凡烦躁极了,看着面前老旧的小区“给我仔细找,凡是跟那个女人身形相像的,都给我抓起来!”

“是!”属下齐刷刷地应道,继续地毯式搜索。

这个地方要是再找不到,他们的饭碗,估计是保不住了。

叶清歌抱着自己的宝宝站在那里,看着那个有些熟悉的背影,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那个人,好像是席墨枭身边的人,她每次在新闻上看到席墨枭,都能在席墨枭的身后看到那个人。

难不成……

叶清歌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点一点白了下来。

当初她选择有上席墨枭的孩子,是想要以此来让席墨枭捐骨。

可妈妈走了,如今这世上,她只有这个孩子了。

她绝对,不能失去这个宝宝。

叶清歌咬了咬下唇,又看了眼邢凡。

见男人要转身,她立刻躲到一边,然后毫不犹豫地抱着宝宝躲了起来。

一直到晚上,叶清歌才回来。

邢凡已经收队了。

叶清歌松了一口气,抱着宝宝回到家。

她喂了宝宝,然后看着熟睡的宝宝,一颗心渐渐下沉。

今天看到席墨枭的人,让她的心彻底慌乱起来。

那是一个危险的男人,如果她继续留在帝都,总有一天,男人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夺走她的宝宝的。

不可以!

她绝对不能跟自己的宝宝分开。

想到这里,叶清歌的眼神坚定了下来。

她要带着宝宝离开,去一个席墨枭找不到的地方。

帝都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了,只要有宝宝在身边,她到哪里,都可以重新生活。

叶清歌深吸了一口气,又看了眼自己的宝宝,拿出手机,还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又坚定地订了机票。

第二天。

当第一缕晨曦打破了天边的黑暗,叶清歌便起床了。

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又给房东发了短信,就带着宝宝,来到了机场。

飞机在湛蓝的空中,划过一道弧度。

叶清歌看着刚满十五天的宝宝,又看向窗外……

未知的生活,即将到来。

她一定会努力,给宝宝最好的生活,也不让妈妈失望。

五年后。

帝都机场。

“真的假的,他们不是要解散了吗?”

“我估计是快了吧,合体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

“才不是呢!”

两个八卦的女生正在聊天,忽的,打断了那两个小女生的的谈话。

女生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公主裙的小可爱仰着小脑袋看着她们。

小可爱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着,看上去才四五岁的样子,已经出落成一个小女神了。

两个小女生心下喜欢,笑了出来。

“澄海不会暗,我啵不会散!”

闻言,两个女生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么可笑的小孩子,是谁家的呀?

四下看了一圈,只见一个身穿白色T恤,水洗牛仔裤戴着墨镜的女人拉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女人停下,摘掉了墨镜,露出一双漂亮到惊心动魄的水眸,歉意地看着那两个小女生,“不好意思啊,千玺是我女儿的爱豆,我平时说一下都不行的,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两个小女生笑着异口同声,然后向小可爱摆了摆手,“再见啦小可爱。”

“再见,漂亮的小姐姐。”小可爱的嘴甜甜哒,向那两个小女生挥挥。

耳边,响起了妈咪的声音,“果果,以后再不许这样了,你这样会给你爱豆招黑的。”

“才不是呢,我这是在维护我的爱豆。”果果白嫩嫩的小手拍着自己的胸脯,大义凛然地说道,随即又挥了挥小手,“妈咪,你不会懂啦,心爱的人被说一句,我的心都会痛呢。”

叶清歌:“……”

叶清歌无奈地笑了笑,“好啦好啦,妈咪是单身狗,不理解你的感受行不行?快走啦,你干妈的钥匙就放在门口毯子下,可别丢了。”

果果笑弯了眼睛,就跟着叶清歌往机场外面走,一边走还一边唱着爱豆的歌曲。

“Im steady making these moves,I got nothing nothing nothing to lose……”

叶清歌忍不住轻笑了出来,低头看着小家伙,母女两人已经来到了机场门口。

外面就停着一排的计程车,叶清歌看了眼自己的行李箱,又看了看另一边的小家伙,还是忍着心痛想要做招手拦计程车。

虽然贵,但是比坐公交车安全。

她这边刚抬起手,“哦,天哪,我觉得我恋爱了!”

叶清歌:“……”

她到底生个了什么闺女?

那边,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正欲上车,却忽的听到……

“小哥哥,小哥哥,我有一个东西送你,你要吗?”

席墨枭闻言一顿,原本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理会的,可这次,就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脚下的小可爱。

第3章 被一个小鬼撩了


席墨枭就看着面前的小可爱,眸底原本的凉意,一点一点融化。

果果见他不说话,开启教学模式,“小哥哥,你应该问我送什么呀?”

席墨枭,“什么?”

果果眉眼弯弯地笑了出来,“你把手伸出来。”

破天荒的,席墨枭很听话,伸出了自己的大掌,还很贴心地往下。

果果开心极了,立刻将自己的小手放到了席墨枭的掌心上,“我你要吗?”

席墨枭:“……”

被一个小鬼撩了,怎么办?

话说,这个鬼机灵到底是谁家的?

家长这么不负责?

席墨枭的视线锁定人群,搜寻着什么。

一阵手机的声音却忽的响起。

一边的邢凡立刻将手机递给席墨枭。

席墨枭接过手机接通,还在一直搜寻着小鬼的家长。

可是下一刻,他的眉心便紧紧蹙了起来。

“什么?我马上回去。”话落,他便转身上车。

可是忽的想到了什么,他又立刻看出去,却发现小鬼已经被一个女抱起,往旁边走了。

那个女人边走还边教训小鬼,“果果,下次你再敢乱跑,妈咪就……就不理你了!”

小鬼立刻回嘴,“妈咪你不懂啦,遇到命定的缘分,就要抓紧机会的,像你这样,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叶清歌:“……”

席墨枭:“……”

不过看到小鬼找到自己妈咪了,他也就放心了。

只是……

那个女的背影,好像在哪里见过。

来不及多想,席墨枭便立刻吩咐司机,快点开车,赶回老宅。

……

第二天,叶清歌早早就起来了。

甄美美今天早班,天还没亮就去医院了,早餐都是在路上吃的。

叶清歌看了眼睡得正香的闺女,笑了笑,去厨房准备早餐。

等早餐好了,叶清歌才叫醒果果,然后母女俩吃完早餐,叶清歌说道,“等一下吃完早餐,妈咪送你去幼儿园。”

入园手续,是提前让甄美美办好的,直接去就可以了。

然后,叶清歌拿出了一袋中药,递到果果面前,“把她喝了。”

果果点点头,咬住吸管一口气喝下。

喝完之后,果果的眼圈都是红的,却是笑嘻嘻地看着叶清歌,“再来一袋!”

叶清歌的心揪着痛,咬住了下唇才没让自己哭出来。

她忍不住抬手摸了摸果果的小脑袋,“乖,妈咪送你去上学。”

离开甄美美的家,叶清歌直接将果果送到了新的幼儿园,看到果果懂事地跟自己摆手,叶清歌深吸了一口气,一直到果果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转身离开。

然后,她来到地铁站,坐了五站之后出来,这才抬手拦了一辆计程车,来到了一座位于半山的别墅前面。

看着面前豪华的别墅,叶清歌心底的恨意,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

眼前,浮现出了五年前的那一幕。

“大伯,求求你了,你就把钱给我吧,我妈妈的病,真的很需要钱。”当年的自己,差点就跪在了叶博康,也就是自己的大伯面前。

可是,叶博康却一直冷着脸,眼睛里没有一点温度。

一边的大伯母,李艳玲,看上去很心疼叶清歌,说话的声音却阴阳怪气的,“清歌啊,不是我们不给你钱,公司是你爸爸留给你的,我们只是先替你看管而已,但二弟也说了呀,要等你结婚了,才能将公司给你,我们要按照二弟的遗言办事啊,不然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爸爸?”

叶清歌很想问他们还是不是人了,可是,她不能。

“大伯母,你就先给我二十万,好不好?求求你了。”

李艳玲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那怎么行?二弟的遗嘱上,可没有这一条,清歌啊,你就不要为难我们了。”

叶清歌紧紧攥起了双眼,无助的泪水,在这一刻停下。

她深知,就算自己跪下来,他们也不会给自己一分钱的。

叶清歌站直了身子,恨恨地瞪着面前的两个人,寒声说道,“我再问你们最后一遍,这钱,你们是拿,还是不拿?”

李艳玲闻言,冷冷一笑,“清歌啊,你也别吓唬我们,我们是按照遗嘱办事的,除非你结婚,有了孩子,钱和公司的股份才能给你,你要是非要钱的话……实在不行,就让你爸爸改遗嘱喽。”

叶清歌:“……”

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越发冷得彻骨,“好,那二十万,我不要了。”

李艳玲闻言,满意地笑了出来,然后又假惺惺地说道,“其实弟妹的病,我们也很担心……”

“我要的……”叶清歌沉声打断李艳玲的话。

她盯着李艳玲的眼睛,一字一句,“我要的,是我爸爸的公司,你们记着,早晚有一天,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早晚有一天……

这一天,终于来了。

其实,她早就应该回来的。

可是,果果之前不适合坐飞机。

如今,她回来了,就要让那一家人,将她的东西,还回来!

叶清歌眸色越发的坚定了,迈步走了进去。

她直接打开门,走进了别墅内,一眼,便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电话的中年女人……李艳玲。

李艳玲已经年逾四十了,却一点也看不出来。

李艳玲,你们一家的好日子,到头了。

她迈着不卑不亢的步伐,走了过去。

然后,正跟电话那边有说有笑的李艳玲,看到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叶清歌,如遭雷劈,手一松,手机就掉了下去,就连唇边的笑容也消失了。

她震惊地看着叶清歌,“清……清歌?你……你怎么回来了?”

叶清歌听到这话,就笑了出来,笑得很冷,却又带着一抹毒。

“大伯母,我回来了,你不开心吗?”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或【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


同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