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里有只猫 在北京 人们不知道 胡同里还有它们的故事

深度报道

今年气候异常,立春后北京又下雪了。

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早春,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看着漫天飘雪,思绪的另一端让我想起了老北京,想起了胡同深巷,想起了曾经在我镜头里的老房子和杂草,想起了像精灵一样孤独的猫。

一座百年建筑和一只勇敢的猫

这是北京前门附近老房子里的一只白猫。我印象最深的是它。它坚定而平静,从未输给我身后的老房子和老街。

清末民初,西河街曾是老北京著名的“金融街”。当时西方资本传入中国,金融业发展迅速。在上海、天津和北京,新的金融机构逐渐取代了旧的银行和银行。著名的交通银行和盐业银行在清末曾在这条街上,它们以前的遗址至今仍保留着。

走在街上,我被老街上一座枯萎的老建筑吸引了,北京西河街196号,华中证券交易所旧址。它的出现是民国的典型。它的壁柱和檐口线条都是西式的,顶部还有漂亮的女儿墙。中西合璧如此优雅,以至于在前门西河街上脱颖而出。

白猫是这座老建筑的“主人”,有勇气是神秘的。

进了楼一切都是旧的,顶灯又暗又怪。进门的天井上盖着一圈小房子,积着厚厚的一层灰尘。很难想象这是华中证券营业厅的一楼。

这栋楼破旧不堪,老住户都搬走了,留下几个房间出租给外人。然而这片凋零的,并不是全部,我拍到角落里精致的欧式环形走廊,还有象征吉祥富贵的万字纹木雕,是不是?这一点一滴都是旧日奢华和时光的痕迹。

轻轻地,我踏上了木楼梯。没想到二楼有一双警惕的眼睛盯着我。它似乎吓坏了,准备逃跑,似乎有充分的信心看到我在做什么。

楼上明亮多了。以前有大型交易所的贵宾室,一个接一个。恍惚间,似乎旧证券交易的繁荣指日可待,富商们忙忙碌碌,喧嚣进进出出...感叹时光匆匆,但现在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寂静无声,在这座百年老宅里,我们匆匆相遇,我没有和白猫发出一点声音,仿佛我们对老北京厚厚的瓦砾和杂草达成了协议。

老屋与猫和此刻来访的我之间有着怎样的神秘缘分?

旧宫殿里有一个猫天堂

在北京的平安大街上开车,很难不被路北侧一栋杰出的建筑所吸引。它有宫殿级别的大红门,但里面是高大威武的西式洋楼。

张自忠路3号——北京段分管政府。很多年前,段父能够随意出入。我有幸进去拍照无数次,熟悉了里面古老而浪漫的建筑,院子里有十几只慵懒的流浪猫。从长远来看,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

最早的时候,平安街被称为“铁狮子胡同”。清朝有三个王子。当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王,五院七宅,其中铁石子胡同东出口两院,路北、路南,房子520多间。清朝末年,王爷的后代被迫搬出皇宫。清政府拆除了原来的建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走进王宓的大门,却看不到四合院的原因。晚清末年,这里成为北洋政府海军和陆军部所在地。辛亥革命后,袁世凯迁都总统府,北洋三杰之一的段接管政府。

一系列过去的事件给这个院子增添了无数的谜团。但伟大的历史阻挡不了热爱享乐的“精灵”。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这里的猫只知道岁月静了。

端府流浪猫每天都有好心人喂,每只都有圆圆的身材。我示意猫过来。他们完全是每个人的风格,他们很懒,完全不理我。阳光好的时候,会有十几只肥猫沿着院子里的假山晒太阳。

夏天,他们经常在主楼总统府的门廊下乘凉。当时是清史研究所。主楼很旧,阳台顶上的石灰掉了,露出里面古老的木条。窗户被没有玻璃的木板挡住,蜘蛛们做了一层层的大网。一边走,一边拍照,但旧窗户上只有一个绿色的铜把手,上面还有精美的图案。圆形的黑木柄、铜帽头和铜钉都保存完好。似乎历史在很久之后又回到了这里。

主楼北面有一排古老的西式洋楼,两个尖尖的屋顶,红白相间,非常浪漫。这是后面的附属楼,今天变成了人民大学的教职工宿舍。也是流浪猫的大本营。冬天下雪后,他们来到走廊取暖睡觉。很多次拍照的时候,被后面楼里的食物味道吸引,想起了家的味道。

但事实上,这一切都是幻觉。曾经,大楼的半地下有一个水牢,阴森恐怖。日军在这里囚禁和杀害了许多爱国人士。如今,在熙熙攘攘的平安大街上,一座“三·一八惨案发生地”的纪念碑静静地立在端府府门口,仿佛在默默缅怀和缅怀。

在繁华的街道上,在明媚的阳光下,我只能在拿着相机来到这些老房子时,才能体会到时间的力量和内心的宁静。

现在段府已经装修,进不去了。翻看照片,常常会想起端午那些躺在“历史的花园”里,过着美好生活的流浪猫,以及那些历经无数岁月,直到今天依然神秘而美丽的老建筑。现在都好了吗?

一座城市的魅力是否刚好够它有多高端、多时尚?或者有多少美食和著名景点?

在我心中,一座城市的美好和温暖,应该是它的包容和记录,承载了多少时间和历史的演变,为未来留下怎样的记忆。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保护北京数百年的旧城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拆除。那是梁思成极力挽留却流泪的历史。古寺古塔众多,消失已成为后人永久的遗憾。

拿起相机,拍下现在是杂院的老房子,看到藏在玄关下的彩画,破旧的木雕,甚至褪色的吊门,依然充满贵气,一种悠闲的美,从容而微妙,令人难忘。流浪时有那么多猫,也让我难忘。他们像武术大师一样敏捷,轻盈而神秘。有时它们直视我的镜头,仿佛有无数秘密要诉说,有时它们像精灵一样闪烁,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我喜欢的老味道里,我总担心曾经拍到的老房子有一天会突然消失,就像我养不了一只想要逃跑的猫一样。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永远保存下来?留住它们,让时间沉淀的美与自然之美和谐共存,我们未来也不会停止行走。

感谢您阅读这一集。所有原创图片和文字都有版权。

标签: 北京